qg777唯一官网_钱柜qg777手机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qg777唯一官网 > 故事寓言 > 他真的老去,守护绝望中的希望

原标题:他真的老去,守护绝望中的希望

浏览次数:51 时间:2020-04-16

去一个农场采访一对因输血感染艾滋病毒的母子。 艾滋母子家居住的是三间砖瓦结构的房子。从外面看进去,是因为冬季的缘故吧,死气沉沉。我刚走进院子,一位面容枯槁、三十几岁模样的女人打开房门迎了出来。没等我开口,女人已经先说话了:你就是昨天打电话来的那位记者吧?我点头,将记者证拿给女人看。女人瞥了一眼我手中的证件,并没接过去,说道:进屋坐吧。 女人叫韩梅,29岁,正是我要采访的艾滋母子中的母亲。 我以为,被艾滋病毒宣判死刑的人应该是满眼的凄伤和绝望,但韩梅的眼睛里却十分淡然和平静。采访在一问一答中进行得十分顺利,韩梅仿佛在讲述着别人的不幸,一直十分平静地回答着我的问题。终于,在我让韩梅回忆一下,当她刚刚知道自己感染了艾滋病毒时的情景时,她的嘴角悄然地抽搐了一下。 韩梅是因为临产到所在农场的职工医院做剖腹产手术时,因输入艾滋血而感染上艾滋病毒的。韩梅当时并不知情,剖腹产生下儿子肖阳波一周后,发着低烧的她就出院回到了家中。此后,她虽然经常发烧、头晕,并时常莫名的呕吐,但她和丈夫都没有太在意,都理解成她是生产后没有调养好,而对于也经常莫名发烧的儿子,夫妻俩也理解成是孩子体质不好引起的。 4年后的9月,农场的一名女子生病到省城医院治疗时,被发现感染了艾滋病毒。省疾控中心经过排查,确定其是因在农场职工医院输血感染的艾滋病毒。由有关专家组成的治疗组立刻对过去几年在农场职工医院输过血的患者进行逐一排查,很快,韩梅和肖阳波被确定感染了艾滋病毒。当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将这个消息告诉韩梅时,她难以相信,她紧紧地搂抱着4岁的儿子,歇斯底里地哭嚎着,整整一夜。第二天,韩梅抱着4岁的儿子,在丈夫的陪同下赶往省城进行封闭治疗。车启动,看着渐行渐远的家,韩梅心如刀绞,她知道,这一走,她和儿子或许就难以再活着回家,而这个叫做家和家乡的一切或者就将都成为最后的张望。她疯痴般地盯看着车窗外的一切,房屋、街道、树木恨不能不错过哪怕是一根小草。看着看着,泪水就模糊了她的双眼。正沉浸在去大城市欣喜中的肖阳波见了,好奇地问韩梅:妈妈,你为什么哭啊?你不是说城市里有好多高楼大厦、有好多的汽车,可漂亮了吗?你怎么还不开心啊? 韩梅对我讲述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空气一下沉静凝重起来。我能够感觉到韩梅心中的悲痛,我以为她会哭、会落泪。但是,稍顷的沉静后,她轻轻一笑,说道: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 如此悲痛的时刻,还牵挂了陌生的我的感受,我的心丝丝地疼起来,无言以对。 这时候,一个四五岁模样的小男孩从外面推门进来,见到我,先是一愣,然后走到韩梅身前,将手里的一对碗盘递给韩梅,说道:妈妈,我冯姨说这碗和盘子她家不要了,送给咱家用了。韩梅接过碗和盘子,眼睛里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悲凉和无奈,喃喃地说道:这碗和盘子是邻居冯嫂来给我送吃的时候端来的,唉!我家用过的东西,人家都不敢再用了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看着眼前的小男孩,问道:你是不是叫肖阳波啊?叔叔给你带了几本动画书,你看喜欢不。说着,我从包里翻出事先买给肖阳波的动画书,肖阳波接过书,立刻兴奋地翻看起来。韩梅看了看儿子,一脸安详地笑了,随即,她讲述起关于儿子的艾滋生活。 韩梅和肖阳波到了省城的医院后,就开始进行药物治疗。第一天,韩梅打上静点,轮到肖阳波打。4岁的肖阳波说什么都不肯扎针,他拼命地挣扎着、哭号着。几名医生护士按手的按手,按脚的按脚,用了5分钟,才将静点给肖阳波打上。终于安静下来的肖阳波问韩梅:妈妈,我们为什么要打点滴啊?韩梅回答着:我们生病了。肖阳波又问道:我们生的什么病啊?我们能不能死啊?韩梅的心仿佛被万支利箭穿扎着,嘴唇嚅动了几次,没能再说出话来。 只有4岁的肖阳波安静了没多久,就开始尝试挣脱胳膊上的针头和输液管,结果,滚针了,需要重新扎针。又是一番杀猪般的哭号与挣扎。最后,医生给肖阳波注射了安眠药,才顺利静点上。此后,每一天为肖阳波静点都成为韩梅无法面对的痛苦,一天,当肖阳波又一次被强制注射了安眠药才静点上之后,她对一旁的丈夫说道:我唯一的希望是自己能死在儿子前面。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我看不了儿子受的这种罪啊共2页12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我要送给我妈妈的,9月22日是她的生日。我妈妈今年40岁,她能活100岁的,所以,我就要订60年的。以后,每年的9月22日,你们都要代我送一束康乃馨给我妈妈,这样,妈妈就会幸福了。小男孩一连串地说。我笑了,为这孩子的纯真。可是,我哪能开60年的花店呀!

在我心里,我和他一直处于敌对状态,语言是话不投机半句多,模样么?迥然不同,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去。事实上我不是他的亲生儿子,我高瘦,弱不禁风;他矮而结实。小时候随他去应酬亲朋的酒席,我默不作声地跟在他身后,抑或是跑到他前面很远去,不过待到我们同坐一桌酒席的时候,总会惹人用异样的语言发问:诶!孩子,你是管他叫爹呢?还是伯伯呢?每当这时,我端起小碗就跑到屋外去,任由他在酒桌上推杯换盏,嘻嘻哈哈地喝得满面红光。 我时常为眼前有这么一个人在晃悠而怒不可遏,因为人们怪异讥讽的眼神让我脊背针扎一般难受。从孩童开始,我暗下决心有朝一日要远离他,摆脱他带给我噩梦般的感觉。产生离开他的想法,更多的是来自于他对我和大哥、大姐的打骂。他对我们的打骂比及那些牛鬼蛇神还要可恨。他打人时候很是狠毒,毫不留情,原形败露,让我想起了蛇蝎心肠这样的词语。 就说我五岁那年夏天吧,因为村里的孩子相邀去村后山玩打野战,我们玩到天黑才回家。我回家的时候,满脸污垢,还不小心被荆棘划破了衣衫。我前脚刚跨入家门,他就举起拳头那么粗的竹棍抽在我的腿上,火辣辣的耳光扇得我小脸红肿,头嗡嗡作响,还罚我跪在堂屋里反省,不许吃晚饭。母亲几次抹着眼泪为我求情,他都没有理会。顺着屋里幽暗的煤油灯光,我看到里屋的他,端起酒杯自斟自饮,酒足饭饱的样子,我就恨不得冲上去,给他一锤子,然后绝尘而去。但这时候的我,毫无反抗的能力,只能跪在堂屋里,任眼里充满委屈的泪却不能哭出声来,只有咬咬嘴唇,让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滑入我饥肠辘辘的肠胃。 当然,我也有和他和睦相处的时候。偶尔他兴趣高涨,在某一个节日里,趁着西边的晚霞通红,在晒谷坪里教我和大哥舞板凳龙。我和大哥举着家里的条凳跟着他飞一般的脚跟,时而变换着我们的姿势,时而看到他回头用严厉的眼神看我一眼。母亲在一般乐哈哈地端茶送水,早早地燃起家里的炊烟。或许,唯有这时候,人们从远处观望才可以发现这里还有嬉戏的父和子。 但是,欢乐远远没有打骂那么多。偶尔的欢乐无法取缔我对他的仇视,无法逾越我和他之间那道伤痕累累的鸿沟。一直到我初中毕业,我心里都弥漫着忧郁和恨,只要想起他,我就很自然地紧锁了眉头,怒目圆瞪。我想鼓起勇气和他大干一场,战胜他一次,搓搓他的威风,但我想想自己弱不禁风的身子,我只有一忍再忍,不得不在他面前像泄了气的皮球,任由他打骂。 我初中毕业了,考取了地方中等专业学校,在计划经济末年,这意味着走向有计划的学习、工作、生活。我以为,把这样的好消息告诉他,他会高兴,会给予我一丁点鼓励。可是,他不仅没有露出一丝笑容,反而和母亲为了我读书的费用而大打出手。他心情糟透了,一边怒骂我是没有良心的孩子,一边数落着哭泣的母亲。后来,母亲东拼西借地为我凑齐了学费,我才得以登上去学校的长途汽车。直到我离开家的那一刻,他依然没有自责的意思,没有想要和我说一句道别的话。 那一回,我和他之间的关系坏到了极点。我几乎不再和他说话,更不要说喊他爹!每次放假回家,他看着我逐渐长成大人的模样,也不再对着我咆哮怒吼,但也不搭不理。我们就这样形同陌路。 当我完成学业后,因为预期的工作有变,我选择了远离家乡,极少回家和家人团圆,就是一个问候的电话,如果是母亲接听的话,我还会多聊几句,如果我听到他的声音,我会啪的一声毫不犹豫地挂断。这时候,我和他说一句话都是多余的! 离家闯荡的日子,虽然我很少回家,但有关他的消息时不时的传到我的耳中。他学会了一些粗糙的木工技艺,经常到附近的村庄去做活,和母亲的关系也稍微融洽了一些,也时常叨念出门在外的继子女们,虽然都不是他亲生的孩子,但毕竟跟随了好些年,看着一个个长大离开,他也有割舍不下的情感。还有,他的父母相继过世,他只身前往,没有他的孩子去给他的父母披麻戴孝。他的一个哥哥和一个弟弟也先他而去,他时常在我母亲面前叨念孤独和遗憾,感觉连个说话唠嗑的地也没有。 不过,我依然是我,一个和他互不相干的我。我知道,他和母亲在一起,生活可以自理,经常赚点小钱,日子一定可以过得如意一些。我常常想,孤独相对于酗酒、暴躁的人来讲又算得了什么呢?孤独相对于他那些毒辣的打骂又算得了什么呢?他孤独,他叨念儿女,他也有割舍不了的情感?这些和我有关系吗?我能够算是他的儿子吗?共2页12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小男孩把钱交给我,然后写下一个地址给我:这是我家的地址,一定要送到我家。我接过来,他的字写得歪歪扭扭的。我说:你还要告诉我你妈妈的名字呀。他晃晃小脑袋,笑着说:我妈的名字很好听的,她叫凯丝琳。对了,还有我,我叫卢比。我边记边说:对了,现在是7月,你妈妈再有两个月就要过生日了,到那时,我们一定会送花去你家的。谢谢阿姨!今年送,明年要送,后年也要送,要送60年呢!卢比得意地说。

你给我算算,要多少钱。小男孩认真地说。

不,我一定要订60年的。如果你们的花店没了,你可以让别的花店接着送呀。小男孩想得还挺周到。

本文由qg777唯一官网发布于故事寓言,转载请注明出处:他真的老去,守护绝望中的希望

关键词:

上一篇:妈妈的眼泪,只因多看了你一眼

下一篇:陪我到最后,谢谢你们收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