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唯一官网_钱柜qg777手机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qg777唯一官网 > 故事寓言 > 带有血迹的婚纱,为一场车祸来买单

原标题:带有血迹的婚纱,为一场车祸来买单

浏览次数:190 时间:2020-04-23

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有很多的事情会让我们枯骨铭心.当你回过头来想想的时候.或许你已经泪流满面 当这栋五层的楼房倒塌时,霜正在一楼的办公室加班,吃着石给她送来的夜宵。 他俩是一对新婚数月的小夫妻,恩爱非常。石比霜大八岁,从三年前认识起便对霜如珠似宝地宠爱着。由于两人不在一个城市,几经努力仍无法调动到一个城市。直到半年前,石才辞去了工作,只身到霜所在的城市。 霜有一份报表必须在明天上交,但因为搞错了一个数据,使得总数一直对不上。不得不在晚上继续加班,到了10点半却还没找出问题出在哪,于是打了个电话向丈夫诉苦撒娇。于是石带了夜宵来陪她的妻子,并和她一起查对着文件中的数据.见丈夫走进办公室里,霜满肚的烦乱立刻烟消云散.石,一直是她的支柱,在外人看来,她是位很能干的女孩子,但在石面前,她永远是个小女人.看着丈夫英俊的脸庞,心情就象窗外的星空一般,灿烂无比.石怜爱的摸着她的头发,命令着说:乖,去吃东西.我来查.于是霜乖乖的端着夜宵坐到石的对面,一边吃着一边满含柔情地盯着他,他的脸,他的一切,是她永远都看不厌的.她相信,只要丈夫出马,便没什么办不到的事。果然,不到一刻钟,石便找出了那个错误,正微笑着想调侃他的妻子几句。而就在此时,这栋早在一年前便说要拆而勉强使用至今的办公楼,似乎在此时再也承受不起负荷,竟毫无征兆的轰然一声倒塌了。几秒钟之内,两人便被埋在了废墟之中。不知过了多久,当霜从昏迷中醒来时,眼前一片漆黑,一时竟不知身在何处。身上压着一条空心水泥板,但运气不错,这条水泥板的另一端却被另一条水泥板支撑着,只是压在她的身上令她无法动弹,却不会令她受伤。刚才的的昏迷是因为有东西砸在了她的头上,另外腿部不知道是被什么砸到,骨头似乎断了,并好象在流血,但因为板压着她摸不到自己的小腿.肩背处也有痛感,一摸也在流血。 石!石!你在哪?霜猛然想起了她的丈夫,叫着。没有反应,她怕极了,嘤嘤哭泣起来。 霜,我在这。你怎。。。怎么样?有.....有没有......受伤?石微弱的声音从她边上传了过来。她记起来了,在倒塌的一瞬间,石是扑过来一下压在她的身上的,但现在怎么会分开,她已经想不起来了。 老公!你。。。你怎么样?!霜听着丈夫的声音大异平时,惊恐地叫着。 我没事。只是被压着动不了。石忽然平静一如平时,说着:宝贝,别怕,我在这,你别怕! 霜感觉石的手伸过来碰到了她的臂,急忙用手紧紧地抓着。石握着霜的手,有些颤抖,但有力,令她的恐惧顿时减轻了许多。 我的小腿好象在流血。。。霜继续说着:一条石板压在我的大腿上。老公,我们是不是要死在这了? 怎么会呢?一会儿就会有人来救我们了。石紧紧握着妻子的手:用我的领带绑大腿,越紧越好。说完抽回手,将领带递了过来。霜照丈夫的话,把流血的腿给绑柱,但由于力气不够,并不能有效的止住血流。如果没人来救他们的话,岂不是流血都会流死了吗?霜恐惧的想着。 再伸过手紧紧的拉着石的手,只有这样,她才能不那么害怕。她突然觉得丈夫的手在抖,难道石也在害怕吗?这时,不知道从哪传来一声老鼠的叫声,霜尖叫了一声。她生平最怕的就是老鼠,现在这情形,老鼠就算爬到她头上,都无力抗拒。 老婆,别怕。有我在呢,老鼠不敢过来的。过来我就砸死它!石知道霜在怕什么,故意轻松地说着老天故意找个机会让我们患难与共呢。你的血止住了吗? 没有,还在流。在石的玩笑话中,霜也轻松了不少:唉,死就死吧。反正你跟我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 霜想起了三年前和石认识的情景,那是她大学最后一年的实习期,在石所在的城市的一个公司里工作。有一日,两人在一部电梯里偶遇,石的脸上充满着惊艳的神色,霜仿佛视而不见。只有两种男人能引起她的关注,一种是聪明的,另一种是英俊的。而在电梯里呆望着她的男人,霜在她英俊的面庞里明显地看出了智慧。似乎很玄妙,但后来的了解也证明了她看人的眼光,石无疑是一位极其聪明的男人。但只有对着她时,才会显出些傻样来。共4页1234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磨难重重,他们最终还能走到一起吗? 丈夫车祸身亡, 她用柔弱的肩膀扛起塌陷的天 今年30岁的陶仕苹出生在陕西汉中乡下。因家境贫困,陶仕苹高中未毕业就来到四川江油市打工。2002年3月,陶仕苹与开米粉店的王德才结婚了,2003年初他们有了自己的孩子王欣。一家三口,虽然日子过得不富有,但也其乐融融。 2006年11月的一天晚上,王德才用三轮车拖着一件生米粉过涪江大桥头的斑马线时,被迎面急驶而来的一辆宝马撞倒,当场气绝身亡!幸好肇事司机没有逃避,主动报了警,交待了自己的情况。 肇事司机叫李凯,宝马车不是他的,他是帮一个醉酒的朋友驾驶的。由于雾很大,他没看清楚桥头的斑马线突然横过一辆三轮车来。 警方通过三轮车的牌照,很快查清了死者身份。陶仕苹接到警方的通知赶来,嚎啕着像母兽一般扑向李凯又抓又打。尽管李凯被打得浑身是伤,可他毫不避让。 愤恨难平的陶仕苹将李凯告上了法庭,提出了50万元的索赔。一个星期后,江油市人民法院判决肇事方承担20万元作为死亡赔偿金、丧葬费和被抚养人生活费。李凯只好竭尽所能为陶仕苹凑来了20万元。陶仕苹拿着钱,又哭叫着德才,昏厥了过去。 大树倒了,陶仕苹收获的是无尽的悲凉。 王德才的老家远在河南,儿子王欣尚小,无人给陶仕苹帮忙,她只好将米粉店低价转让出去。别人看见她拉着个孩子找工作,没有人愿意收留她。有一家酒厂招洗瓶工,不给底薪,计件制,才勉强同意陶仕苹去上班。陶仕苹背着王欣干了10天,实在撑不下去了,只好把他放下来自己玩,一不留神,王欣跌到了碎玻璃渣里,被划得满脸是伤。 陶仕苹只好将王欣全托给幼儿园。为了支付高昂的学费,她白天在酒厂上班,晚上还要到郊区的一家建筑工地帮人守夜。 为了保证财产安全,陶仕苹在眯眼时精神也是高度紧张的,稍有响动就得一跃而起,半醒半睡地打着手电巡逻。有一次,她真的遇上了贼,趁她不备,将她推到了水沟里。虽然她的呼救声惊动了四周的居民吓跑了贼,但她却被刺骨的寒冰冻得全身僵硬,在医院里治疗各种并发症就花了半个月时间。陶仕苹想到了放弃,可是为了孩子,她又不得不咬牙坚持。只是一想到丈夫,她就会躲在屋子里大哭一场。 李凯赔给丈夫的钱她不敢动,自己像浮萍一样漂在这个城市里,没有稳定收入,那钱要为孩子存着。办理完丈夫的后事,她把以前租的大房换成了小房,经常喝稀饭吃泡菜。一年多时间里,除去一切开销,她还攒下了七千多块钱,陶仕苹结痂的心里终于得到了舒展,对未来重新树立了信心 危难中向你走来, 爱意蹒跚伴随阴影盘旋 2008年6月的一天早晨,陶仕苹从工地骑着自行车回家,刚到小巷放自行车时,一辆急驶而来的摩托车将她碰倒在地,摩托车主见四下无人,连忙旋风般地离开了现场。陶仕苹大叫一声跌坐在地上,痛得几乎要昏厥过去。 这时,有人跑到她面前,双手扶起她说:来,我背你去诊所吧。陶仕苹定睛一看,竟是李凯!火辣辣的疼痛,让陶仕苹没有勇气拒绝,李凯把她背到诊所上了药,又背她回家休息。 半个小时后,他又为陶仕苹带来了米粉和牛奶,并把自己的电话号码写在一张纸上,说:有什么需要就打我电话,对了,回头我帮你请假,晚上守夜我可以替你去。说完,他就要出门。陶仕苹惊异地问:你怎么对我的事这么清楚,难道你也住在这条巷里?是的,这儿房租最便宜。 李凯告诉她,车祸之后,为了筹集赔偿款,他将仅有的45平方米的房子卖了,换回12万元,另借了8万元的债,一家人搬到了这个城中村租房子住,出了事,他再也找不到车开了,一直在火车货站当搬运工。妻子忍受不了这样的日子,不仅做掉了已经5个月的孩子,还跟他离了婚。说到这里,李凯突然有了欲哭的冲动。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是这样的情况,当时,我正在气头上,我太自私了!陶仕苹内疚地说。不,这都是我一手造成的,连我都这么艰辛,你们孤儿寡母的生活就可想而知了,所以,我就把房子租到了这里,还打着两份工,我再次向你们母子赔罪了!李凯向陶仕苹鞠了一躬,才转身离去。共4页1234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你突然打电话说要来我家,电话里,你轻描淡写地说:听你二伯说,巩义有家医院治腿疼,我想去看看。先到你那里,再坐车去。你不用管,我自己去 你腿疼,很长时间了。事实上你全身都疼,虽然你从来不说,但我无意中看见,你的两条腿上贴满了止痛膏,腰上也是。你脾气急,年轻时干活不惜力,老了就落下一身的毛病,高血压、糖尿病,心脏也不好,老年人的常见病你一样都不少。年轻时强健壮实的身体,如今就像被风抽干的果实,只剩下一副空架子,弱不禁风。 第二天,我还没起床你就来了。打开门后我看见你蹲在门口,一只手在膝盖上不停地揉着。你眉头紧锁,脸上聚满了密集的汗珠。我埋怨你不应疼成这样才去看医生,你却说没啥大事。 你坚决不同意我陪你去医院,你那么忙,这一耽误,晚上又得熬夜,总这样,对身体不好你的固执让我气恼。正争执间,电话响了,挂断电话,却不见了你。我慌忙跑出去,你并没有走出多远,你走得那么慢,弓着身子,一只手扶着膝盖,一步一步往前移。 看你艰难挪移的样子,我的心猛地疼了一下,泪凝于睫。我紧追过去,在你前面弯下腰,我说:爸,我背你到外面打车。你半天都没动,我扭过头催你,才发现你正用衣袖擦眼,你的眼睛潮红湿润,有点儿不好意思地说:风迷了眼。又说:背啥背?我自己能走。 纠缠了半天,你拗不过我,终于乖乖地趴在我背上,像个听话的孩子。我攒了满身的劲背起你,却没有想象中那样沉,那一瞬,我有些怀疑:这个人,真的是我曾经健壮威武的父亲吗?你双手搂着我的脖子,在我的背上不安地扭动着,身子使劲弓起来,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出。 到小区门口,不过二十几米的距离。你数次要求下来,都被我拒绝。爸爸,难道你忘了,你曾经也这样背着我,走过多少路啊? 18岁那年,原本成绩优异的我,居然只考取了一个普通的职业大专。我无脸去读那个职专,也无法面对你失望愤怒的眼睛,便毅然进了一家小厂打工。那天,我正背着一袋原料往车间送,刚走到起重机下面,起重机上吊着的钢板突然落了下来。猝不及防的我,被厚重的钢板压在下面,巨大的疼痛,让我在瞬间昏迷过去。 醒过来时我已经躺在医院里,守在我床边的你,着实被吓坏了。你脸上的肌肉不停地跳,人一夜之间便憔悴得不像样子。 后来我才知道,那块钢板砸下来时,所幸被旁边的一辆车挡了一下,但即便是这样,我的右腿也险些被砸断,腰椎也被挫伤。 治疗过程漫长而繁杂,你背着我,去五楼做脊椎穿刺,去三楼做电疗,上上下下好几趟。那年,你50岁,日夜的焦虑使你身心憔悴;我18岁,在营养和药物的刺激下迅速肥胖起来。50岁的你背着18岁的我,一趟下来累得气都喘不过来。 就是这时候,你端来排骨汤给我喝,你殷勤地一边吹着热气一边把一勺热汤往我嘴里送,说:都炖了几个小时了,骨头汤补钙,你多喝点儿我突然烦躁地一掌推过去,嘴里嚷着:喝喝喝,我都成这样了,喝这还有什么用啊?! 汤碗啪地一声碎落一地,排骨海带滚得满地都是,热汤洒在你的脚上,迅速起了明亮的泡。我呆住,看你疼得龇牙咧嘴,心里无比恐惧。我想起来你的脾气其实很暴烈,上三年级时我拿了同桌的计算器,你把我的裤子扒了,用皮带蘸了水抽我。要不是妈死命拦住,你一定能把我揍得皮开肉绽。 然而这一次,你并没有训我,更没有揍我。你疼得嘴角抽搐着,眼睛却笑着对我说:没事儿,爸爸没事儿!然后,一瘸一拐地出去了。 你完全像换了一个人,那么粗糙暴烈的人,居然每天侍候我吃喝拉撒,帮我洗澡按摩,比妈还耐心细致。我开始在你的监督和扶持下进行恢复锻练,每天早上五点起床,你陪着我一起用双拐走路。我在前面蹒跚而行,你紧随着我亦步亦趋,我们成了那条街上的一道独特的风景。共2页12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本文由qg777唯一官网发布于故事寓言,转载请注明出处:带有血迹的婚纱,为一场车祸来买单

关键词:

上一篇:陪我到最后,谢谢你们收养我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