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唯一官网_钱柜qg777手机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qg777唯一官网 > 励志美文 > 最经典微小说,存在于尽头

原标题:最经典微小说,存在于尽头

浏览次数:65 时间:2020-04-08

三个好友去参加考试,害怕考不上,就去庙里烧香拜佛。庙里有大师替人算卦消灾,他们灵机一动,就想让大师替自己算一下会怎么样。于是,其中一个人掏出手机,对着功德箱上的二维码一扫,50元钱就进入了庙里的微信钱包。

海边,有个年轻人,捡了一条遗弃的漏船,补了又补,可以出海打鱼了。

几个月前,我因为上大学的原因来到这座城市,因为家里还算富裕,且父母也希望我能住得好些,所以我没有选择住在学校宿舍,而是在外租房住。

谁知道大师听闻他们的事迹和要求后,没开口,只用笔写了100分。

每天唱着歌出海,即使空网而归,下了船,躺在沙滩上,晒着太阳,唱着歌,非常快乐。

因为我是初次来外地,对于租房什么的相关事物也不了解,所以就着离学校近随便找了一间公寓租下了。

根据以往的经验,150分的试卷,考100分或许可以入围,但很不保险。于是,其中一个人就问:大师,会不会搞错啊?然后,再从口袋里掏出20元递给大师旁边的功德箱。

有个鱼贩,住在岸边的别墅,每天早出晚归,回到家后,总是忙着算今天赚了多少、失了多少,整天愁眉苦脸。

而对于我随便租的房间,我基本还是满意的,该有的家具应有尽有,房间的采光也好,而且因为我住的楼层较高,窗外的风景不说有多好,但至少也是能让人慢慢的观赏上几个小时的。但让我不满的事还是有的,其一就是这个房间的结构设计。

大师耳闻目睹这一切后,闭眼掐指算了算,再自我嘟哝了一阵子佛经还是什么的,最后终于睁开慧眼看了看他们,说:120分。120分当然谈不上特别好,但也是不错的成绩,肯定可以入围。于是,他们三人高高兴兴地再行打赏。

每天看着大海和天气,担心鱼价的涨跌,根本没有一时一刻的快乐。

房间是一室带一间厕所,但卧室到正门之间有一条狭隘的走廊,长度据我目测应该在三米左右,更重要的是,这条走廊上居然没有照明系统!而且跟物业反应了几次也只是得到诸如在做了你这里住得偏,需要点时间之类的敷衍回答。虽然我自认胆子不小,但在室内的我时常有个内急问题就必须穿过这个瘆人的走廊,因为厕所门就在正门的旁边。

考试完后不久公布了成绩,他们三人又一起烧了一炷香,再上网查成绩。得,三个人的分数加在一起超过了100分,没有超过120分。

鱼贩的老婆,听见年轻渔夫的歌声,羡慕年轻人,怎么这么开心。

当然,这些都只是小问题,住久了也就习惯了。而且我个人是十分内向的人,差不多就是身边的陌生人一多起来就会紧张得喘不过气来的程度。所以我都是尽量不与人交际,直到现在也没有一个关系好到可以带回来玩的朋友。真正令我头疼的是,住在我旁边的邻居,他们一到深夜就会开始争吵起来,打扰我的睡眠。

鱼贩看见渔夫每天早上出去打鱼,唱着歌回家,自己却每天担忧,一点也不开心。

我的隔壁住着一位父亲加一位母亲以及一个只有几岁的女儿组成的家庭,是一个无论在哪里都不罕见的一个普通的家庭。不过由于我性格的原因,与他之间的关系也仅限于见面打个招呼的程度。也只是和他们的孩子还算熟。

鱼贩非常困惑,心想,我拥有这么多鱼,可这么不快乐;他一条鱼都没捞着,怎么这么快乐。

这家人似乎是因为工作的原因,时常很晚回家,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点也不在乎自己的孩子。因此,他们家的女儿会经常过来找我解闷,虽然因为身高的原因,她按不到门铃,只能敲门,而我的房间又刚好离正门隔着一道长且幽暗的走廊,而她力气又小,敲门也敲不出多大的声音,所以她经常要敲很久我才会听到,且只有我靠近门口时,才能听见好似蚊鸣的呼喊声,大哥哥,开下门。但就算是这样,也挡不住她想来找我解闷的热情。我想,一定是她那悲哀的家庭给了她如此的动力吧。

鱼贩觉得要好好找出原因,找个方法让渔夫也不要太高兴。

几乎是每天晚上,我的隔壁都会爆发巨大的争吵声,其中还夹杂着摔碎什么物品的声音以及小女孩哭泣的声音,而且这时常持续到凌晨一两点。这时常令我感到气愤,但又因为害怕和对方争吵而压下这份冲动,并在心中安慰自己忍忍就过去了,而且肯定会有其他住户去投诉的,虽然到目前为止似乎并没有人去投诉,隔壁的吵闹声就像是每晚的闹钟一样准时响起。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戴上耳机,加大音量的放着音乐和视频,期望着能在凌晨十二点前睡着,因为只有在十二点前睡着,我才不会头疼欲裂的去上明天的早课。

鱼贩对老婆说,我有办法试试他,是不是老天真的厚待他。

某天晚上,我像往常一样戴着耳机听着音乐睡觉。但在两首音乐之间的切换的无声期,我察觉到隔壁的声音已经没有了,意识到还早的我打开手机看时间以求证,时间显示十点半。虽然当时我很好奇时间的改变,但困意明显要更强一些。想着终于能早点睡的我才躺下不多时就又听到声音响起,不过这次声音要小很多,而且并不是吵架的声音,似乎是另一种声音。不过我并未在意,而是烦闷地继续戴上耳机,隔绝这道声音。

趁渔夫在岸上唱歌,鱼贩偷偷在渔夫的小船上,放了一大块金子。

第二天,我隔壁的房间围了一大堆人,还有警察在不断的出入那个房间。在众人的七嘴八舌中,我才知道,我隔壁发生了杀人案。

太阳落山,渔夫回到小船上,一眼看见这块金子,喜出望外,这是老天给的礼物吗?

昨晚,xx和xxx吵到最后持刀杀掉了对方,并且,好似发疯了一般,又将其女儿杀害后,也自行了断了。这些事还是我初次体验到从警察口中听到,而且告诉我情况的那位警察还说我马上要去录口供。

渔夫手里掂着这块金子。

不久,一位年轻的警察就到我房间内找我单独问话。当然,我实话实说,毕竟我昨晚戴着耳机睡觉,确实是不知情。警察也没为难我,录完口供后就准备离开。不过我对着准备离开的警察问了一个问题。

这块金子,可以换掉这条补了又补的漏船,换一条大船。

ldquo;请问,那个小女孩怎么样了?

这样他每天都可以打上一船鱼,然后再买更大的船,雇几个渔夫,为他去打鱼。

那警察眉头皱了一下,又往四周环绕了一下,似乎是确认在房间内只有我们两人。

船,越换越大,整个大海的鱼,都可以属于他了。

ldquo;找不到了。他说道房间内没有留下任何的线索,而且调查监控也一无所获,毕竟刚好那家人门外的那条走廊上的监视器出了问题。只有一摊属于那位女孩的足以致死的血量。

他在岸上做最大的鱼贩,把鱼价垄断了,他就可以是岸上最富有的人了。

然后,那位年轻的警察似乎是在自言自语的说道:有大概率是被分尸了吧,毕竟,只有粉碎成小份的尸块再冲入下水道才能做到像这样不留痕迹。说罢,他似乎也觉得有些说过头了,便有礼貌的离开了。

渔夫想了整整一夜,那一晚他忘了唱歌。

之后,我的生活照常进行,那件事的风头过得很快,毕竟大家也要过自己的生活。而且,像这种类型的案件早就已经泛滥到了连一些小型新闻社都懒得去报导的程度了。

鱼贩在外面一直观察,他明白了让渔夫不再唱歌的原因是什么。

小女孩的尸体最终还是没有找到,在警察彻底放弃搜查后,我恢复了往日的日常生活。

从那夜起,渔夫就有了烦恼心,再也听不见他唱歌了。

hellip;本该是这样的。

他卖了漏船,用那块金子,负上高利贷,买了一条大船。

之后的几天,我注意到,每到深夜时刻,就必定会响起某种声音。

扛了一大笔债务,每天活在压力下,他再也快乐不起来了。

声音本身很微小,是不仔细听就很容易听不见的那种微小。

鱼贩的老婆再也没听见渔夫的歌声。

我一开始也没有多想,只当是风吹动什么的声音。虽然这声音总让我有种熟悉的感觉,但我更加贪恋这好不容易的安眠夜。

她从窗口看见渔夫下了船,面有忧色,心事重重。

那声音每晚十二点都会准时出现。正好,某天夜里,我失眠了。

她问老公:你是怎么做到的,让他也像我们一样,不知快乐为何物。

失眠的原因是因为那声音虽小却让神经备受折磨。想听而不闻地戴上耳机却还是听得见那声音,就好像那声音是从我的身体里传出来似的。

鱼贩说:我只不过是让他拥有比他需要的更多而已,这样就引发了他的贪欲。贪多一点,就是贫,他就再也没有了快乐。

咚、咚咚。

很多年以后,渔夫也成了鱼贩,住在岸边的别墅,忙着算钱,整天愁眉苦脸。

声音持续响起,不得已听着这声音的我发觉声音的来源是正门,为了自己能安然入睡,我穿过长走廊,向门口前进,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在干扰我的睡眠。

他每天看着大海和天气,担忧鱼价的涨跌。他有太多的忧。内心没有一时一刻的安静,没有一时一刻的快乐。

ldquo;哪位?当我抵达正门时下意识地问到。但没有人回应,与之相对的,那微弱的声音在我靠近正门时突然增强。

本文由qg777唯一官网发布于励志美文,转载请注明出处:最经典微小说,存在于尽头

关键词:

上一篇:正月里剃头死舅舅,是一种人品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