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唯一官网_钱柜qg777手机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qg777唯一官网 > 小说 > 海青拿天鹅

原标题:海青拿天鹅

浏览次数:67 时间:2019-11-02

杨伯 车子继续驶向辟雍的深处,在沙石路上曲曲折折地奔走过一段以后,在一个屋宅前将我放下。 我下车后,在宅前望了望,只见四处都不见灯火,竟比上次王姬和宗姬们住的地方还要僻静。这个去处选得倒是别有心思,我心想。 “入内吧。”觪走过来对我说。 我望着他,点点头:“好。”心情不觉地松弛了许多,跟觪在一起,半日来一直吊着的心终于有了些踏实感,而且毕竟是重逢,原本以为要十天半个月以后才能见到他的。 两人入内,只见里面灯火明亮,早已收拾妥当,侍从也都是觪从杞国带来的人。 “姮,”在堂上坐定,觪随即打发旁人退下,开门见山地问我:“太后与你说甚?” 我撇撇嘴,瞅着他:“还可说甚?” 觪看着我,片刻,眉间似缓了缓,却道:“姮,太后既已知晓,自有其当为之处。今晨她将为兄召入宫中,见面就问你可是来了宗周。为兄知她已得消息,也不好遮掩,便索性告知以原委。当时太后也并无甚话语,只说即刻遣人将你送入辟雍,不想,中途还将你召入了王城……”他叹下口气,拍拍我的肩:“幸无为难。” 我也笑笑,忽然想起王姒在我临走前说的话,沉吟片刻,问觪:“阿兄,如今太后与王后,孰盛?” “嗯?”觪讶然,想了想,道:“如今与昔日不同,依为兄看来,王后略盛于太后。” “哦……”我思索着,微微点头。 觪的唇边浮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姮,孰消孰长本无绝对,不过权衡耳。” 我瞥他一眼,说这么玄,觪也跟我玩哑谜。不过他的意思自己还是明白的,我点头:“如此。” 觪不再说下去,他转头,将堂屋的四周望了望,道:“此处虽偏僻,却不至窘迫。为兄归国之前,姮安心住在这宅中便是。” 我颔首,干脆地答应:“诺。” 觪似乎稍稍宽心了些,勾勾唇角。稍倾,他击掌召来侍从,吩咐呈膳。 一阵香气飘来,这住宅虽简单,饭食却不马虎。我并不十分饿,左看看右看看,从豆中夹了几片肉,又夹了些青菜,就着黍米吃下,没多久就放下了筷子。 觪似乎很意外:“饱了?” 我颔首:“路上用了浆食。” 觪看着我,像想到了什么似的,继续把饭吃完,打发侍从们拾掇食器下去。 “子熙待姮如何?”他问。 我的脸不由隐隐一热,两三天前寺人衿也问过我这个问题。 “甚好。”我含糊地回答。 “哦?”觪声音低低。他看着我,目光微微凝住,却铄铄的似能洞悉入心,我与他对视着,竟不由地收回视线。 “姮,”稍倾,只听觪开口道:“子熙前日致书与我,说要将婚期提前。” 我大窘地抬眼,觪脸上仍浅笑,神采中却多了些别具的意味。 “嗯,不必……”我支吾地说,被觪一语揭穿,竟觉得特别不自在,脸倏地腾腾滚热起来。 “不必?”觪的眉梢扬起:“你七月随子熙返国之后,我便有意如此,奈何正逢战事,教为兄牵挂了两月,如今岂可再拖?” 我懵然,七月? 想好一会,我才反应过来,血液腾地窜上脸。 觪斜睨着我,脸上也微微发红,眼中却是贼光闪闪,慢条斯理地说:“还不承认?我问你,‘蚊豸’何意?” 又是一个什么都懂的。 我睁大眼睛看着他,哭笑不得:“是寺人衿说的?阿兄何时问的她?” 觪轻哼一声:“姮莫管,宫中之事,为兄若想知晓,何须亲自去问。”他坐直了身体,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姮,为兄岂不知改期繁琐,还要引人猜测。只是为妇者,声名周全为好,你可明白?” 话语暧昧又点到即止,我瞅瞅他,索性挑明:“阿兄可是恐我将有身?” 觪“啧”瞪我一眼,似乎责怪我粗鲁。 我苦笑,似乎所有人都很关心这个问题,而最想得开的只有我。 深吸口气,我想了想,嗫嚅地小声道:“阿兄,此事须一月后才可分晓……嗯,若要改期也不必心急,可暂且议下,到时再定不迟。” 觪看着我,沉吟片刻,眉头稍稍缓下,似自言自语:“倒未尝不可……”说着,他忽而斜我一眼:“你倒是不急,可知如今子熙拒媵之事王畿皆知,众人议论不已?” 我笑笑,不以为意:“若是说我擅专,便由他们说去好了。” 觪摇摇头:“你一介妇人,说你做甚,此事若怪也只能怪到子熙头上。” 我怔了怔。 他看看我,叹口气:“姮当知晓,子熙一宗自伯邑考,三世单传,正须他广开嗣源,贵族之中欲送媵者不在少数。” 我默然。其实,从那天盂说话的神气我便已经感觉到旁人的不满,但今天看来,说这话的并不只有丰人。 “如今众人议论正盛,子熙负担不小,你也该明白为何太后要将你接走。” 我微微颔首,忽而想起一事:“我正要问阿兄,太后怎知我在丰?” 觪的唇边浮起一丝苦笑:“为兄也不晓。” “如此。”我说。 觪现在已经算入朝了,自然不能留在辟雍陪我,第二天鸡鸣时分便赶回镐京了。我则悠哉游哉,一直睡到太阳晒门边了才醒。 在白天里看来,这宅院更显得小。 从宅门穿过中庭上堂,不出十步,包括□的主室在内,所有房间加起来也不超过五个指头。阶上还留着些青褐的痕迹,看上一眼就能猜到,这里不久前还是个多年无人踏足的地方,以致生出了厚厚的苔藓。不过,这宅院的样式却一点也不简陋。细看之下,梁柱庑顶造得无不秀雅,颇有宫殿的样子,只是老旧了,看着并不起眼。或许是专门为谁建的小型宫室吧……我望着宅门外满目的劲柏古松,还有那条弯曲隐入草木中的道路,心中有些佩服王姒竟能找到这样的地方。 辟雍中不必担心守卫,太多的从人反而麻烦,觪只给我留下寺人衿和另两名侍从,这宅中再无他人。日头在空中挂了半个时辰,又给厚厚的云层遮到底下去了,望望灰蒙蒙的天色,我也没什么出去游玩的兴致,只在空荡荡的院子里转了转,便回堂上去了。 昨夜跟觪聊天的情景仍盘桓在脑海中。他的言下之意,王姒派人将我接走是因为姬舆拒媵引起了贵族们的议论。 心中不禁深思,王姒这是帮我吗?再想想之前王姒在镐京见我时说的那些话,只觉愈发耐人寻味,她教训我不顾礼法,提到了我来宗周,提到了我入住未婚夫的宅中,却只字未提拒媵…… “有的事,除我外再无他人与你理会,你可知晓?”那淡淡的话音似仍在耳旁…… 正思索间,忽然,我听到宅门外有些纷扰的声音,似乎侍从们正同什么人说话。我望了望,起身离席,朝门外走去。 “……尔等何人?”待走近,只听一个声音带着质问的语气道:“此地乃先太后独居之所,尔等怎敢擅入?” 侍从毫不退让:“小人奉命守卫在此,请公子勿扰……” “何事吵闹?”我走到门前。 阶下两人打住话头,齐齐望来。 我突然怔住。 一个年青男子站在面前,素冠青衣,面庞与燮有着几分相似——竟是杼! 他杼看到我,也睁大眼睛,表情中满是惊疑,言语无措:“公……公女?” “公子。”我看着他,稍倾,努力敛起面上的不自在,略略行礼。心中却止不住地吃惊,怎么会在这里遇到他? 杼怔忡片刻,也匆忙还礼。毕了,他抬头看我,不等我开口便出声问道:“公女怎会到此?” 我看着他,淡淡一笑:“公子又怎会在此?” 杼愣了愣。 我看看旁边的侍从,对杼说:“公子可正欲入内,不妨往堂上稍坐。” “君主,”侍从为难地看着我:“这……” 我莞尔:“无事,公子与我相识多年。” 杼往宅内看看,又看向我,片刻,点头道:“有劳公女。” 我弯弯唇角,转身往堂上走去。 两人似各怀心事,在席上坐定,谁也没有立刻说话。杼正襟危坐,颊边微红,不时地瞅向我,仍隐有异色。 我看着他的装束,笑笑,打破沉默地开口道:“两载未见,公子已冠礼。” 杼望向我,唇边稍稍舒开,道:“公女也已及笄。” 我漾起笑意,说:“姮闻公子冠礼后,天子即封公子为杨伯,现下当称公子国君。” 杼微微一笑,依旧带着腼腆,没有说话。 “可定下了婚事?”我又问。 杼的目光似微微凝起,片刻,道:“年初已定。” “如此。”我想起燮与齐国的关系,停了会,问:“不知将娶于何方?” “有莘姒氏。”杼抬眸看着我,答道。 有莘姒氏?我怔了怔,稍倾,笑笑:“如此说来,杨伯将来与姮也算沾亲。” 杼淡淡地笑,却将话头一转:“吾闻公女与虎臣婚期定在来年。” 我颔首:“然。” 杼的目光落在我的衣服上,又问:“不知公女现下来宗周可有要紧之事?” “然。”我噙起一丝苦笑:“可现下已过去了,姮单等兄长一道返国。” 杼微有诧色,他的目光在屋中稍稍环视:“公女如何住在了此处?” 我整理一下思路,说:“姮身份有所不便,太后体恤,将姮安排在此处暂住。“ “如此。”杼点头。 “公子来辟雍又是为何?”我问:“如今季秋,当时戎狄频动之时。” 杼笑笑:“无妨,戎人遭去年重创,已收敛许多,且国中诸事齐备,上卿皆堪用之人。吾弟公明将满二十,天子嘉其学业出众,赐其辟雍及冠。” “哦?”我怔了怔。心里忽而升起一阵猜狐疑,公明在辟雍及冠,杼来了,那燮…… “公女。”未等我再问,杼已经开口。他看着我,稍倾,轻声道:“兄长与长嫂也在辟雍。”

天色在云层的遮蔽下愈发灰暗。 午睡后,我在榻上醒来,却发现被褥上黏黏湿湿的,小腹阵阵疼痛——月事来了。 这次时间比平常早了一两日,却还在预期之内。我不慌不忙,请寺人衿帮我准备一应用物。 寺人衿却似乎有些紧张,一边张罗一边嘀咕,说我这两年都挺准时的,怎么会突然提早了?她一脸狐疑地看着我说,会不会是什么征兆? 我笑笑,安慰她说两日而已,没什么好担心的。 寺人衿仍满脸忧色,没过多久,我听到她又自言自语,说头一日入住这宅中便来了秽事,该去庙里好好祷祝才是。 跟往常一样,我的头一天会有经痛,但并不严重,只是提不起精神。来月事的几天,我没有踏出房门一步。听寺人衿说,觪来过两次,知道了我的事,很是关心,虽男子避秽不能入室,他仍然每天来向她询问,还送来红枣生姜等物。 我哂然,自己可不会当真认为觪是在关心我的月事。听着寺人衿一脸感动的描述,我心里首先想到的却是觪那天问我“蚊豸何意”时的八卦眼神。再回忆寺人衿为我月事早来两天而大惊小怪的样子,不难猜到觪在想什么…… 令我意外而欣慰的是,寺人衿抱来了许多简牍。我翻了翻,发现大多是些自己爱看的叙事典籍,顿时喜不自胜。 “何处得来的?”我问。 寺人衿道:“辟雍藏室。” “藏室?”我想了想,看向她:“何人取来?” 寺人衿的目光似闪了闪,转过身去摆正席角的一块木瑱:“嗯,是太子。” “哦。”我满意地点头,果真知我者莫过觪。 “太子已入朝,怎得这许多空闲?”我问。 寺人衿奇怪地看我:“君主前两日未听到周庙钟鸣?” “钟鸣?”我讶然。 寺人衿颔首,说:“天子已至辟雍,太子自然同来。” “哦……”我点头。辟雍离镐京不远,周王重视子弟教习是出了名的,现在又适逢大捷,他自然该来与贵族子弟会射一番。想到这里,我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一道亮光。周王来了,那……希翼刚隐隐地冒出来,又觉得不大可能。若在平时,姬舆兴许会同来,可现在他还要留在丰处理事务吧…… 心情慢慢回落到原位,我深深地叹了口气,合眼躺在床上。 辟雍现在真算热闹,除了姬舆,几乎人人都来了,比如燮和齐萤。 那天在堂上,杼问我当初为何拒了燮。 他面上仍有犹豫,却语气执着。 到底还是要问。我看看杼,浮起一丝苦笑,道:“此事已成过往,国君再问又有何益?” 杼的脸上微红,却一字一句的告诉我,燮那时返国之后,忽而变得沉默寡言,日日埋首国务,似不知疲倦,两月下来竟消瘦得染恙一般。人人都道他反常,杼和公明也常询问,他却什么也不肯告知。 公明说燮变成这般定是因为我的缘故。 杼说:“那时不少臣子忧虑兄长身体将垮,直至长嫂嫁来,兄长才回复从前的模样。” 杼说:“杼两年来一直欲问公女,公女那时与兄长情意甚笃,因何事而突然撤去婚约,竟使得兄长伤神至此?” 最后,他疑惑地看着我,道:“公女那时同杼说各有坚持。如今跟了虎臣,公女可仍有坚持?” …… 我默默地听他说完,却到底没有给他解释,杼离开的时候,依旧满脸疑问。 几天来,这些话时不时地会浮上脑海,随之而来的便是一阵怅然。不过,我心里总会有声音明白地告诉自己,他们怎么样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了,我有我的日子要过,还想它做什么? 我晃晃脑袋,像要将里面的思绪赶跑一样,不再去想。 月事平稳地过去,焚香草辟秽之后,觪终于光明正大地来看我了。 “姮无恙否?”他在堂上坐下,满面春风地看着我。 我直觉他心情似乎好的不得了,笑着答道:“无恙。” 觪唇上不掩笑意,将两眼仔细地打量我我,片刻,忽而一声长叹:“可惜兴许过了下月为兄便再见姮不到了。” 我愕然。 觪表情得意,道:“为兄已同子熙卜过,仲冬之初有吉日。” “仲冬?”我反应过来,他是说婚期的事。这么快就定下了?我睁大眼睛:“阿兄特地去了丰?” “嗯?”觪却似乎一愣,稍倾,似颇觉有趣地凑过来,道:“先不说此事。这几日可有人来探姮?” 我看着他,心中一阵疑惑,他难道是问杼?想了想,我说:“姮卧床这几日不是只有阿兄来探?” 觪看着我,目中似有意味,笑而不语。 我窘然不解:“阿兄笑甚?” “无。”觪说。过了会,他却稍稍收起笑意,缓缓地对我说:“姮,猃狁异动又起,为兄后日须往豳。” 我猛然一惊,望着他。 觪注视着我,一点开玩笑的意思也没有。 “又是君父之意?”心骤然沉下,我盯着他问。 “姮,”觪似看穿了我的心思,叹了口气,伸手抚抚我的肩膀:“此次乃太后亲自在天子面前举荐。” 我皱眉:“阿兄之前已去过一次,且母亲期年在即,阿兄还须早日与姮返国。”我压着火气,忿忿地说:“太后自诩守礼,却安得做出这等事来?” “礼?”觪勾勾唇角,低声道:“姮有所不知,此次伐猃狁实乃以石击卵,众臣皆以为必胜。而天子如今命吕伯帅邦冢君出征,又将歧周交与旬伯,太后怎会甘心?” 我问:“旬伯何人?” 觪停了停,看看我,道:“旬伯便是子熙舅家。” 我一怔。 “姮,”觪的手上微微用力:“太后族中之人,天子早有所疏离,为兄却因此得意入朝。此事君父还未知晓,他若知晓,却必定赞成,你可明白?” 我望着他,心中仍然不能平静,良久,才出声问他:“那母亲呢?” 觪沉默了会,道:“姮过两日先返国,猃狁不足为虑,待其退后,为兄即星夜返杞。” 我深深吸口气,看着外面沉沉的天色不语。 觪说还有事,与我用过些饭后便离开了。 我有些意兴阑珊,直接回到了室中。案上仍堆着简书,最上面的一卷仍翻着不久前看到的那行。我坐到榻上,理理情绪,想继续往下看,过了两行,心思却又回到了刚才的谈话上。 对于觪出征的事,我担心他出意外,自然是舍不得的。而在众人的权衡之下,他去就成了一个定数。 王姒自不必说,没有人会甘心权势旁落。父亲呢?他虽被尊为公,却无奈杞国弱小,正如他年轻时的境遇,有名无实的大禹后人,必定是过得很不如意的。觪是继任的国君,父亲对他的期望不会只是守成那么简单。而对于周王的心思,或许我能猜到的不过是冰山一角,但觪的价值于他而言,无论是重用还是利用,父亲无疑都乐见其成…… 太阳穴有些酸痛,我用指尖揉了揉,忽而觉得有些累,俯下身去,将额头抵在冰凉的竹简面上,闭起眼睛。 还有那个旬伯。 之前,对于姬舆这个舅舅,我过去只知道住在丰,印象中,他不过是个送媵未遂心怀不满的亲戚罢了。而现在,我了解到他有封地、有爵位,并且似乎还很得周王看重。这样一个人,不知道会在我和姬舆将来的生活里扮作什么角色? 正闭目沉思,我听到门轻“吱”一声打开了。 似乎是寺人衿,我犹自埋着头,没去理睬。 未几,室内的草席上传来脚步的窸窣声,一声声,沉而稳健,似乎又不像寺人衿……那声音越来越近,有人正走过来。 我睁开眼睛,抬起头。 姬舆的脸出现在正上方。 我定定地看着他,眨眨眼。看到幻象了吗? “姮?”熟悉的嗓音响起,那面容俯近前来,清亮的双眸正对着我,似喜悦似惑然。 温热的气息拂过鼻间,似乎能将心中所有的思虑统统消去,我不敢相信地坐直起身,又惊又喜,嗓子却涩涩的:“……舆?” 那唇边深深弯起,一双臂膀忽而将我用力地搂住,领边厚实的布料贴住我的颊边,只听笑声在他的胸腔中低低回荡。 心头涌起一阵甘甜,我紧抓着他的双臂抬起头,贪婪地注视着眼前的面孔,却仍旧意外不已:“舆怎会在此?” 姬舆莞尔,低头与我的前额相触,道:“天子来辟雍,我一向须跟随在侧。” “哦……”我说,却有些失望,心想他要是大大方方地说“我知道你来了辟雍,故特地跟来”该多好。姬舆这个人,就是嘴不甜……不过他来了比什么都好,我嫣然一笑。 姬舆拉着我的手,在榻上挨着我坐下。他将目光在室中稍稍环视,道:“此处乃邑姜太后晚年独居之所,姮何以入住?” 我讶然,又一个这么问的。答道:“此乃太后之意。” 姬舆微微颔首。 “住在此处又如何?”我问。 姬舆笑笑:“不如何,我幼时常来此见邑姜太后。” 是这样,我点点头:“如此。” 两人没有再言语,我看着姬舆,微笑地靠在他的肩膀上。他将一只手臂环着我,额角传来些微粗砺的抚摸,只觉发丝被撩拨着,我舒服地闭上眼睛。 “我前两日曾来此,你那寺人说你正有秽事,不许我踏足。”过了会,只听姬舆轻轻地说。 我睁开眼睛,抬头看着他:“前两日?” “然。”姬舆说,他看看案上的简牍,微笑道:“我听她说你须闭门几日,便往藏室中带了简牍给你。” 我愣了愣。 “……嗯,是太子。”想起那时寺人衿回答我的话,心里有些忿然,小妮子居然骗人。 “怎么了?”姬舆看着我。 “无事。”我笑笑,望着他的脸,只觉心里软软的,像塞了棉花糖一般。 耳边传来起伏的热气,姬舆凝视着我,低下头来,将鼻梁和唇在我的鬓边轻蹭。我伸手回抱着他腰间,两人静静地相拥,室中只余未平的心跳声高低相和。 “姮,”片刻,只听他似迟疑地低声问:“可是要淌许多血?” 我点点头。 他又问:“可会疼痛?” “我不常疼痛,可腹中着了凉便会如此。” 姬舆微微颔首,没有说话。侧腹上忽而感到他的手掌轻轻贴了过来,隔着衣衫,只觉温热融融。 我微笑着,调整一下位置,享受地眯起眼睛。 “每日在这宅中可觉烦闷?”他问。 “有些烦闷。”我答道,片刻,问他:“舆在辟雍留多久?” “我也不晓,天子似意欲多留几日。”姬舆道。 “如此。”我满意地说,长吁一口气,周王偶尔也有不为难他人的时候。 “舆,”稍倾,我想起觪的事,轻轻地说:“可又要起征伐?” 颊边的呼吸似有片刻停顿,过了会,姬舆低低地说:“猃狁不足为惧,且彀父只守豳,必无忧患。” 这话与觪说的别无二致,我将头靠在姬舆宽阔的肩上,默然不语。 天色渐渐暗了,姬舆没有逗留多久,对我说他还要去周王那里,稍后再来看我。我点头,起身送他出去。 “舆,”宅门前,我犹豫了一下,终于忍不住问:“我听兄长说,旬伯是舆舅父。” 姬舆正从侍从手中接过缰绳,听到我的话,似愣了愣,回过头来。“然。”他说,片刻,补充道:“此番旬伯与彀父分守歧周豳都。” “如此。”我微微地笑,却没再问下去。 姬舆看着我,也没说什么,继而嘱咐了两句好好待在这里的话,转身上马,沿着道路疾驰而去。 再回到宅中,一直不见人影的寺人衿却终于出现了。 她看着我,似在小心翼翼地察言观色,语气恭顺地问我小食想吃什么。我想了想,淡淡地说没什么特别想吃的,寻常饭食就好。 “诺。”寺人衿点头,目光却仍不住地瞅我。我没再交代,径自回到室中,重新在榻上坐。 案上,藏室的竹简仍摆在原处,淡淡的光线下,仍是刚才泛黄的颜色,却似乎多了些温润的光泽。 心中暖暖的,想起姬舆,我却不禁有些后悔。这样一个细心的人,刚才提到旬伯时,又怎么会察不出我心里在想什么,他没有回答太多,可是因为自己刚才的话让他觉得我不信任他? 我长叹口气,两人之间总有些微妙的东西,虽已有立场,但一触及却仍是尴尬…… “君主……”身边传来寺人衿嗫嚅的声音。 我抬头,只见她站在面前,面色犹疑地看着我。 “何事?”我问。 寺人衿咬咬唇,似下了大决心,开口道:“君主可是怪小人未将虎臣来探之事报知君主?” 我一讶,心里好笑,这个寺人衿倒是性急。 刚要开口,却被她急急地抢先道:“小人妄为,却也是无奈,君主若得知虎臣来探,必定是坐不住的。” 我哭笑不得:“我为何坐不住?” 寺人衿一脸笃定:“君主不承认也罢,却瞒不得小人。小人知君主不舍虎臣,那日离丰,君主整日都闷闷的,一语不发。”说罢,她认真地看着我:“君主莫怪小人多嘴,小人以为,君主现下少与虎臣相见也是好的。” “嗯?”我想了想,颇觉有趣,问:“此话怎讲?” 寺人衿认真地说:“君主如今与虎臣尚未成礼,却已有夫妇之实,小人恐虎臣得之过易,将来慢待君主。小人母亲曾语于我众姊妹,男子不可一下相与太甚……” 我愣了愣,突然笑了起来。 她的母亲倒是个哲人,没想到寺人衿一个未嫁女子,平日以为她对情事恪醍懂,肚子里竟藏有这般见解。 “君主!”寺人衿的脸窘得发红,跺脚急道。 我收起笑,坐直身体,看着她,问:“寺人衿,你如今可有二十五了?” 寺人衿一怔,答道:“小人入冬便二十六。” 我点点头,想了想,问:“你今后有何打算?与其一世为婢,可曾想出宫?” 寺人衿脸上一白:“出宫?” “然。”我笑道:“我返杞后便同宫伯说,待我出嫁后便放你出宫如何?” 杞国的宫人同别处一样,大致可分三类。一类来自鬲人,挑选来从事繁重的力役;一类来自民间,负责打理宫中的日常杂务;还有一类则是来自贵族女眷,在后宫充任世妇。寺人衿属于第二类,以她的身份不可能成为世妇,将来极可能会随我去梓。毕竟背井离乡,我觉得改让她对自己的去向做个选择。 寺人衿却摇头:“小人不愿出宫。” 我愕然:“为何?” 寺人衿叹道:“小人父母早亡,十岁便入了宫,虽兄姊,却是各有家室,小人出去,却已然无处安身。”说着,她看向我:“小人知道君主一心为小人打算,只是小人在宫中惯了,若出去,却不知该如何生活,还不如跟随君主,可图安身不说,将来做个侍母也好。” “侍母?”我再度失笑,这寺人衿倒是想得远。 “寺人衿,”稍倾,我收敛起笑意,看着她,道:“你我皆为女子,若说要图安身,我何尝不是一样。你母亲所言固然有理,只是世事如何,本也不随我一厢情愿,不若顺其自然。” 寺人衿愣愣地看着我,半晌,道:“君主真怪哉,我比君主多了许多岁,却不像君主般想得这般曲折。” 说我世故吗?我像觪一般扬扬眉,不可置否地扬起嘴角。 “小人不管,”寺人衿转过头去:“夫人要小人照顾君主,君主将来去何处小人也要跟着。” 到夜里,月亮升上了半空之后,姬舆再次来了。 “欲出去否?”他一进门便问我,似兴致勃勃。 我讶然,看看天色:“如今已是漆黑,可往何处?” 姬舆笑笑:“辟雍也有尚明之处。” 我想了想,有姬舆在,晚上有什么大不了的?莞尔道:“去。” 姬舆弯弯嘴角,转头叫寺人衿去给我拿件裘衣来。 寺人衿面有犹豫,却不敢阻拦,依言拿来皮裘给我穿上。她一边给我系衣带一边望着我使眼色,似在提醒我不要忘了白天里她说的话。 我安慰地拍拍她的肩膀,又笑盈盈地由姬舆拉着出了门。走到马前,他先上去,俯身一手环住我的腰,稳稳地把我捞起放在身前。 只听他一声低叱,骊驹扬起四蹄,向前奔跑起来。 光线微弱,夜风带着浓浓的秋凉,呼呼地掠在耳边。姬舆控住缰绳,不让马跑得太快,又伸手拢紧我身上的裘衣。 “可觉寒冷?”脑后响起他的声音,我摇摇头,将双眼盯着前方。从来没在这样的夜里骑过马,黑暗像一块巨大的幕布,不断在眼前铺展开,只觉危险而刺激;身后,姬舆的胸膛宽阔,手臂牢牢地环着我,心跳有力地传来,却又那样踏实。 世界在此时构成一个奇异的对比。我将身体依偎向后面,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似乎什么都不愿放在心上。 如果可以一直这样下去该多好…… 密林如泼墨般的轮廓在前方变换,马蹄踏在厚厚的落叶上,绵绵沙响。忽然,我看到远处似有些火光,高高的,似悬在树冠上一样。 没多久,一阵凉风迎面而来,两旁的树木似乎一下撤去了,眼前豁然开朗。月亮静静地挂在夜空上,皎洁的晖光洒下,在辟池开阔的水面上曳下长长的身姿。岸边,阙台高耸,四周烛燎正亮,将庑檐映得飞舞欲举。 “天子傍晚时曾登台,现已离去。”姬舆轻声道。 我了然,怪不得今夜会燃起的松明。 骊驹沿着水边一路奔去,在阙台下停住。姬舆先下马,又将我接落地。 我仰头,望着阙台巍峨的轮廓,虽然跟白日里看大有不同,却仍不禁忆起两年前登台的情境。那时,我好像是从另一条小道寻来,在这阙台上,姬舆跟我表白,却让我拒绝了,还被熊勇和盂一顿搅局……过往的片段像电影般,犹历历在目。 “现下台上必定无人。”姬舆拴好马走过来说,拉起我的手便往台阶上走。 我望着他,不由地微笑。 姬舆似乎发觉了我的目光,侧头看我:“怎么了?” “无事。”我说,跟着他登上阶去。 这阙台并不算太高,阶梯却筑了许多层,我们的脚步不快,一边欣赏台下的夜色一边登台。走到最后一个平台的时候,视野已经很宽敞,我们停下来歇息。 我四处望望,这阙台占地很广,殿阁延绵,在夜色和烛燎的衬托下尤为清晰,想起我上次去的也不过其中一角,却匆匆走了……我看向身旁,姬舆正望着前方的辟池,侧脸在熠熠光影的描绘中尤为深刻。记得那天在这阙台上,他也曾这样拿侧脸对着我,似乎不到说话的时候绝不肯转头…… 姬舆又看过来。 我笑笑:“舆,我赠你的绢帕何在?” 姬舆怔了怔,低头,从怀中取出一方折好的帕子:“在此。” 我接过来,淡光下,颜色不甚清晰,几朵桃花和那个“姮”字却完好地映入眼中。笑意再也止不住,在脸上越来越深。 “舆可记得你我两年前在此相遇?”我将绢帕还给他,轻声问。 姬舆凝视着我,似在回忆,片刻,唇角微微扬起。 我有些不好意思:“那时舆可恨我?” 姬舆看看绢帕,稍倾,道:“我那时心中甚气恼,却恨不起来。” 心中涌起千万丝感慨,又酸又甜。我望着他,伸手搂住他的腰身,将头靠在他的胸膛上。 “舆是稚子。”我听着他沉稳而热烈的心跳,闷闷地说:“还有那孟夏之射,彼时若天子怪罪,你当如何是好?” 颈边传来大手的轻抚,过了会,只听姬舆说:“天子不会怪罪。” “嗯?”我抬头。 姬舆注视着我:“姮可还记得孟夏前日,我等与天子王后在太后宫中用膳?” 我疑惑地点点头:“记得。” “当夜里,我曾往见天子,说要娶你。” 我吃惊的看着他。 姬舆笑笑:“天子却道他也甚喜你,且太后已决意要你入宫。”他说着,伸手捋起我鬓边的几丝散发:“天子说给我三日,若三日后我未将你娶到,你便是王宫中人。” 我愕然,言语不能。 回想起来,那时的一切已是让我感到力不从心,不料这背后竟还藏着许多事。当时的片段一点一点地在脑海中联系起来,我忍不住问:“王后可曾参与其中?” 姬舆颔首:“我见过天子之后,心中计较下来,翌晨便去见王后。她甚赞同,枝节之事全由她一人安排。” “如此。”我缓缓点头。那时的猜测如今都被一一证实了,太子瑕骑驹赶来,召公毕公不语,宗伯努力为姬舆开脱……所有的这些都出自王姜之手。 孟夏之射的校场上,姬舆看似一时冲动,连丰的女子们都说他是被我蛊惑了才做出这些悖礼之事,谁又想到他其实垫下了许多功夫? 我看着姬舆,不禁想,他到底是长在王宫的人,权术心机或许是与生俱来的吧?不过现在时过境迁,当时发生了什么早已无所谓了,我却感谢命运将这样一个优秀的人推到了我的身边…… “登台吧。”姬舆没再多做解释,转头平静地望望上方,拉起我的手便要往前走。 我却站着不动。 姬舆回头看我。 “舆,”我望着他,带嗔地笑:“我走不动了。” 姬舆一讶,稍倾,似了然般,唇角渐渐扬起。他展开双臂,阙台的光照在眼前一阵旋转,自己已经被他打横抱起。姬舆迈动脚步,踏着阶梯,稳稳地朝阙台的殿宇走去。 我双手紧紧地搂住他的脖子,将脸贴着他的颈窝,心满满的,只觉什么也不及他宝贵。 飞檐的长角在头顶渐渐放大,殿宇高大的木柱已近在咫尺。 “……国君……” 我正想同姬舆说放我下来,忽然,一阵隐约话语声传入耳中,不甚清晰。 有人?我怔住。 姬舆似乎也听到了,脚病趼,两人对视,皆写满讶色。 过了会,那声音近了,只听是一个温婉的女声:“……国君,夜色已深,还盼国君早歇。” “不妨,我还欲再留片刻。”片刻,一个低缓的男声答道。 音量不大,却如子弹般,砰然击入我的心里。 我蓦地定住。 未及回神,一人的身影已出现在殿前。 檐角长长,明月半挑,映得那人的脸清俊如昔。

松明 视线正正相遇。 夑一身素色衣冠立在殿前,看着我们止住步子,清冷而微弱的月光中,表情不辨。 呼吸似在顷刻间停滞,我望着他,笑意凝固在唇边。 “国君?”正在这时,一名身裹曳地狐皮大氅的女子由侍婢缠着,在他身后款款走了出来,声音轻柔。下一瞬,她看到了我们,也停下步履。烛爎明灭的光照中,只见她眉目明丽,细看之下,竟与齐央有几分相似。 我的视线落在女子微微隆起的腰腹上。 手臂微微发僵,心不受控制地蹦起,脖子上却散着凉意。我看着那女子,她也看着我,目光在流转,似有诧色。 周围的声音像被瞬间抽去般,一片寂静。 臂上忽而一疼,我几欲叫出声,转头,姬舆的双眸深黯无底。他望着殿上,表情淡淡,抱着我的手却握得紧紧的。 “原来是虎臣。”只听燮开口道,率先行礼。 “国君。”姬舆道,略一欠身,仍未松手。 心中不免局促,我稍稍偏过头去,看着姬舆,低低地张口道:“舆……” 未等我说完,身上忽而一松,姬舆的手臂放了放,我稳稳落地。尴尬消去,正当我心底长长地舒下一口气,手忽而又被他牢牢握住。我抬眼,姬舆脊背挺得直直的,目不斜视,面色沉静。 我由他拉着,感到那边两人投来的目光,只觉四周一阵奇异的静谧。 “未知虎臣也登临至此。”稍倾,夑移步下阶,语声从容无波。 姬舆看向他,唇角微微扬起:“今夜月色正好,舆携妇登台赏景。” “如此。”夑从阶上下来。我看着他,那面庞在光照中渐渐清晰,许是月光的缘故,他的鬓边似泛着丝丝霜白的颜色,我不觉一怔。 他的目光像是朝我扫了扫,却又不着痕迹地收了回去。 “告辞。”燮淡淡地说。 素白的身形从我们旁边经过,微风带起,似有某种记忆中的熟悉气息,却又瞬间不见了。窸窣的脚步声被姬舆的身体挡住,我没有往后看,却正对上一双翦瞳妙目。她看着我,始终未发一语,顾盼中却满是探究。 那眼神一闪而过,她搀着侍婢的手,垂眸向前,空气中只余环佩琳琅的轻撞。 所有响动尽皆远去,我犹自愣怔。 刚才的一切如堕梦境般,突如其来又稍纵即逝,脑海中只剩下夑的身影和陌生女子的面容……辟池上的风带着寒意吹来,我深吸一口,想涤清心中杂乱的思绪。 手上突然一紧,姬舆拉着我,迈步踏阶向上。 台顶宽敞的殿阁终于呈现在眼前,四周松明的火光仍旧熊熊,池上的寒风无遮无拦,竟不能消减其半分,火焰顽强地挣扎狂舞。 姬舆的步子很快,我的手被箍得生疼,只觉力道中透着隐隐的逼怒。 “舆。”我唤了声,试图缓下脚步。 姬舆不为所动,手却抓得更紧。 手骨疼得像要被捏碎了一样,我大声道:“舆!”拖着步子,伸手用力去掰。 姬舆突然停下,却没有放开我,转过身来一把将我的双臂用力握住,目中满是灼人的怒气:“你要我如何才不去想他人?!“ 我喘着气,睁大眼睛看着他。 姬舆声音激动,双眸明亮,却带着压抑的痛苦:“我不在乎你过往如何,亦不在乎有无媵侍,只要你一心待我,何以艰难至此?” 我又惊又气,臂上被他箍得生疼。他的话如凉水浇下,方才的丝丝蜜意脆弱得瞬间化作烟云,只觉憋屈翻涌着充溢胸中,撞得心痛。 “你松手。”万千的情绪搅动在喉头,我一动不动地望着他,唇似有千斤重量,声音轻得发颤。 姬舆盯着我,脸绷得紧紧。 “松手。”我一字一字地重复。 双臂的束缚依旧纹丝未动。 我突然挣扎起来,不顾一切,使尽浑身力气。姬舆仍然将我紧抓不放,我手脚并用,更加使劲地推开他。 “姮!”姬舆大喝一声,弓身反剪住我的双手。 “松手!”我怒极,奋力反抗,脚下却一时站立不稳,连带着姬舆一个趔趄侧着跌倒在地上,身体一阵钝痛。 “姮……”姬舆的声音带着惊慌,松开我,迅速伸手过来查看。心头的酸涩忽而再也控制不住,奔涌上眼眶,我抓住他的手,一把挥开:“竖子!” 姬舆怔住。 泪水模糊了视线,我一拳捶在他的肩上:“你要我如何?!你明知我与晋侯已无往来!你明知我已要嫁你!你……” 哽咽将话语卡住,喉头发疼,我说不下去,却仍不停地用力捶打他。 姬舆没有说话,似默默地承受,待我的力道弱了些,却突然伸手过来,把我拥在怀里。 我蜷起身不想看他,将头埋在袖间,任凭泪水滚滚地打湿衣襟…… 一场秋雨在深夜里袭来,哗哗地下了几个时辰。 光线暗淡,我靠着抱枕坐在榻上,望着门外络绎的雨水出神。 昨夜像梦一样。 我们相携登台时,何其心满意足,却在遇见燮的一瞬转折开去。我知道自己遇到他该怎样,我该大方地行礼,对他自然地微笑,将过去永远埋在心底。可当我看到他和他身边的齐萤,心情都变得那样的不同,而这一切落在姬舆的眼里,又成了另一番意味…… 游台的兴致烟消云散,姬舆仍旧拉着我,走下阙台回到马上。夜色比来时更浓,骊驹的速度却快得让人心慌,颠簸中,姬舆的手臂硬硬的,硌得我肋下生疼。 泪水早已在风中干去,头脑也渐渐地冷静,情绪却依然纠结。谁也没有再说话,到了宅门前,姬舆将我放下马,两人对视着,似要言语,却一阵默然。 “我明日再来。”姬舆低低地说。 我看着他要转身上马,心中忽而一阵虚空,伸手扯住他的衣袂:“舆……”声音出来,干涩不已。 他回头看我。 我低下头,看着紧攥的手指,稍倾,一字一句地说:“舆,有的事,我从未与你说过,可那皆已过往,我自决意跟你便已无二意。” 时间似静止了般,姬舆仍不言语。我想再补充些什么,张张口,却再说不出来。 一双手臂环来,将我牢牢拥起。 “姮……”大手附上我的发间,温热的气息和着低沉的嗓音在耳边轻喟。鼻子忽而又是一阵酸楚,我反抱着他,手指紧紧抓着他的衣衫,将头埋在领间…… 姬舆一向知道我和燮的过往,却从不在我面前问起,我也不曾跟他交代过什么,虽然谁也没有说,但燮似乎已经成了两人之间不可触及的话题。现在,我们的关系已经不再青涩,燮却始终横亘在两人之间,可以忽视却不可抹去,一旦浮现,便是一道狰狞的鸿沟。 阙台上,两人都有过激之处,却何尝不是在各自发泄。而冷静下来,又觉得相对无言。 我闭起眼睛,长长地叹了口气。 不禁想起两年前的孟夏会射之后,我在醴宫的树林里对他说,自己无可担保太多。那时,我对姬舆怀着愧疚,知道自己心里还装着夑,说这话未尝不是为将来开脱。而现在,我会为姬舆脸上的不快而心虚解释,一切又都不一样了…… 觪遵守诺言,果然来看我了。 他精神不错,脸色却有些疲惫,像是没休息好。 “阿兄这两日可甚疲惫?”我看着他问。 觪活动了一下脖子,叹了口气:“战事临近,卿事寮如煮沸了般,偏偏天子还在辟雍。” 我想了想,问他:“姮也觉怪哉,这等大事,天子为何不在王城?” 觪笑笑:“也并非大事,此次征伐乃诸侯之师,王师不过留守,天子无须过多参与。” 我点头:“如此。” 觪瞅瞅我,突然问:“姮可见着了子熙?” 我一怔,片刻,颔首:“嗯。” 觪唇角弯弯,笑得揶揄:“姮,教为兄说你什么好?子熙待你可谓殷勤,你却总这般后知后觉。” 我听着有些莫名,却看着他:“阿兄今日见到了舆?” “然。”觪说。 心忽而一动,想起昨晚的别扭,我又问:“他说甚?” “未说甚,”觪不急不缓地说:“子熙要为兄转告与你,他今日须返王城。” 我愣了愣,就是说姬舆今天也许不来了?心微微沉下,忍不住揣测,还是是因为昨晚…… “稚子。”觪的表情忽而忿忿不已,叹道:“你二人倒无虑,可知为兄在卿事寮须时时同那旬伯比眼色。” 我讶然看他,这才猛然记起觪跟我说过旬伯这次和他一样要守城。“旬伯有甚言语?”我问。 觪一笑:“不过与为兄说起送媵之事,备言子熙族支单薄,见为兄未加回应,似不喜。”他看着我,神色稍稍敛起:“姮,为兄倒不惧旬伯,只恐你将来为人言所伤,你心中可有主张?” “阿兄,”我沉吟一会,说:“舆有今日之荣,所恃为何?” 觪道:“子熙双亲早逝,几无人依托,乃勇力征伐方有今日。” 我看着他:“阿兄,送媵之意岂单为嗣源?舆虽出身贵胄,名下一田一土却是出生入死搏来,今日尊荣所依仗者,却不是那些姻亲家世之利。” “嗯?”觪调侃地看看我,目光狡黠,却颔首:“话虽自私了些,姮以此为借口却也在理。” 我笑笑,他说得不错,我反正是在为自己找不妥协的理由。 话题打开,我们却没有再继续说这个,转而谈起出征的事。 “阿兄万事须当心。”我仍有不安,嘱咐道。 觪一脸自信:“姮勿虑便是,为兄何尝教人担心过?” “何时?”我瞪他一眼:“阿兄若不教人担心,我何以至此?” 觪却不以为意:“为兄不是到底无事?”他狡笑地拍拍我的头:“姮,下次不可再听人讹言。” 我拍掉他的手,继续指责:“还有上月,陈国欲扶益,阿兄却无只字表示,害我与长嫂在宫中苦等。” “稚子,”觪没脸没皮地笑起来:“为兄做事何曾大意,你以为国中上卿大夫是好相与的?为兄那时不是教尔等不必担忧?” 我反驳:“阿兄要我等不担忧,也该在信上说出个所以然。” 觪勾勾唇角:“妇人家,安心内务才是,为兄虽在宗周,杞国之事却分毫瞒不住我。” “哦?”我仍是不服,睨着他:“如此,阿兄告知我,现下公子益在做甚?” “在成周为甲士。” 我愣住。 觪得意地笑。 “姮,”少顷,他收起嬉色,认真地跟我说:“益曾跟随我两载,其人尚算质朴,只有些许不甘罢了。” 我看着他,咀嚼着他的话,脑海中却忽然想起了另一个毫不相干的人——姝。她就是一个何其不甘的人,高台上凌厉的言辞,滨邑的设计,即便与我当面对质也绝无愧意。益如果有她那样的心思,不知事情会发展到什么程度…… “阿兄,”良久,我轻轻地说:“但愿你我的儿女将来不必再应付不甘之人。” “嗯?”觪看着我,片刻,淡笑:“稚子。” 觪说明天就要率师从镐京出发,还要回去准备。 我想了想,说我明天去送他。 觪起初不同意,说我还是不要露面为好。我不以为然,说我坐在车里看看就好,明天送行的人那么多,谁会留意车里的人?况且,自从我住到辟雍,王宫那边就再没消息,可见王姒他们也并没有要多管我的意思。 他听了我的话,思考了一会,点头同意了。 “我明朝遣人来接你便是。”觪似乎心情不错,出门时,微笑地对我说。 我应下,送他登车,看着马车轧着雨后的道路辚辚离开。想着明天有事做,我就闲不下来了,考虑着要给觪做些干粮,便径自去了庖中。 正当我跟庖人说着浆食的事,寺人衿却匆匆跑了来,对我说外面来了寺人,说要见我。 寺人?我不解:“何处的寺人?” “小人也不知,”寺人衿道,神色狐疑,补充道:“君主还是去去为好,小人见他言语有些架势,却似有些来头。” 我看着她,心下诧异,交代了庖人几句,随寺人衿到宅门处。 只见一名寺人模样的人正等候在那里,见我来,他躬身一礼,宏声道:“小人见过公女。” 我颔首,打量着他,只见这寺人衣着不似普通仆从,却有些上等宫侍的模样。“尔见我何事?”我问。 寺人答道:“主人欲见公女,遣小人来请。” 我微微皱起眉头,这话说得没头没尾,问:“不知你主人是谁?” 寺人仍旧神态从容,却不正面回答,只说:“主人让小人谓于公女,醴宫琴音犹在耳否?” 醴宫?我思索着,电石火花间,心中忽而一突。 手心沁出丝丝凉意,我盯着那寺人,好一会,问道:“你主人现在何处。” 寺人垂目回答:“正在前方水畔。”

本文由qg777唯一官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海青拿天鹅

关键词:

上一篇:你有淡淡的哀愁吗,心灵体操

下一篇:海青拿天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