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唯一官网_钱柜qg777手机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qg777唯一官网 > 小说 > 铁骑幻想夜,劳工生活

原标题:铁骑幻想夜,劳工生活

浏览次数:172 时间:2019-11-02

从堆积如山的鸡蛋里找出两个仅有的三黄蛋,这比连中十注五百万彩票的机率还要低吧。 所以林零在找了一个小时后就放弃了。 她一边揉着脆弱的腰,一边望着鸡蛋山发呆。 在犹豫了一阵子之后,林零非常果断的啪啪啪敲破了六个鸡蛋,一股脑儿地倒入了碗里。 两个三黄蛋=六个普通鸡蛋。 在她的脑袋里诡异地出现了这个算式。反正凑够六个蛋黄不就好了! 哈,自己真是越来越聪明啦! 不一会儿,香喷喷的煎鸡蛋就被端上了桌。 不知是不是经常被这个家伙奴役的结果,她的手艺好像越来越不错了,不过,唯一让林零郁闷的就是为什么享用的对象偏偏是他。 要是能做给自己喜欢的人吃,那才会令她觉得更有成就感吧。 喜欢的人。 想到这个词,她的眼前突然变得暗淡起来。 那一片朦胧的混沌里,只有那双灿若星辰的紫色眼眸,明亮,美丽,风华绝代,却又总是带着漫不经心的嘲笑和与生俱来的高傲。 “这真的是三黄蛋?”齐文瑜一到餐桌旁就露出十分怀疑的表情。 林零立刻小鸡啄米似的点头:“看到了没,有六个蛋黄哦!” “六个蛋黄是没错,”他换上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可是,垃圾箱里为什么会有六个鸡蛋壳呢?” 林零的额上流下了一滴冷汗。 这到底是个什么人嘛,居然还去查看垃圾桶! “这次就算了,林零同学,下次要记得毁灭罪证哦。”他抿了抿嘴,“不过,不是三黄蛋我是不吃的,这样吧,干脆你吃了它。” 林零一愣,连忙摆了摆手:“我,我从来不吃鸡蛋的!” 哇,这个时候她哪里敢吃什么鸡蛋,虽然有可能发生和上次一样的“请稍后重新登陆”的状况,但是万一不小心又回到游戏世界的话…… 一想到那个阴森恐怖的刑具室,她就失去了那些好不容易鼓足的勇气。 他轻轻笑了起来:“不吃就不吃好了,怎么你看起来好像很怕鸡蛋似的,难道你和鸡蛋有仇?” 林零好像被说中心事一样猛地抬起头看向齐文瑜。 只见他的脸上还是挂着那种淡淡笑容,就好像笑或哭,喜或悲,怒或哀,全部的全部都隐在了那个淡淡的面具一样的笑意下面。 有一个瞬间,她忽然有种十分诡异而奇怪的感觉。 这个家伙似乎——不像是和她属于同一个世界的人。 “别在这里发愣了,虽然你今天的工作很轻松,可是不加油的话恐怕到了天黑都做不完。”他用手指关节敲了敲桌面。 轻松? 林零机械地牵动了一下嘴角。 这位公子还真是“仁慈”呐,看来,她只好先去做那件把地板擦得像镜子一样可以照出人影的“轻松”工作了。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假象。 有些人看上去光鲜亮丽,完美无缺,可事实却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自从和齐三公子“近距离亲密接触”以来,林零同学就深刻地体会到了这一点。 尤其是每次看到公子大人那间已经不能用杂乱来形容的房间,她甚至怀疑有一天会不会因为自己知道了这个惊天大秘密而被三公子灭口。 除了这个秘密,三公子的另外一个秘密似乎是对书的热爱。 所以他的书桌上,床上,地上,总是摊满了随意翻开的书本。 不过奇怪的是,这些书都有着不同的语言版本,甚至有些文字,林零连看都没看到过。特曾经因为好奇而翻过几本中文版本的,似乎都和世界历史有关,其中还有不少是关于欧洲中世纪历史的。 这个家伙能看懂这里所有的文字吗? 林零对这一点抱以嗤之以鼻的态度,他多半也是像其他的爆发户那样,只是把书买来做摆设罢了。 像往常一样,林零把四下散落的书一本一本捡了起来放在书架上,无意中一瞥眼,正好看到床底下居然也露出了书的一角。从那若隐若现的书脊上,她看到了一个中文的外国名字:托马斯。马洛礼。 不知是被什么所驱使着,它蹲下了身子往床底那里探去,小心翼翼地抽出了那本书。目光在这本书的名字上扫了一眼,只是那么一眼,她的全身忽然感到一种彻骨的寒意,眼前好像出现了无尽的黑暗,以至于她的手抖得差点握不住这本书。 可就算闭上眼睛,那书名还是在她的脑海里不停放大,以至于她根本不能忽视这越来越清晰的几个字——亚瑟王之死。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伸出手迅速地将书翻到最后一页,目光匆匆扫过了其中一段话:在亚瑟王的故事中,阿瓦隆象征来世与身后之地。亚瑟王因伤重不治后,他的同父异母的姐姐用小船将他的遗体运来并埋葬于此。 一瞬间,无边的黑暗蔓延过来,无法呼吸的伤感排天倒海。 她手忙脚乱啪地一声将书合上,再次深呼吸,一遍又一遍地安慰自己,不会的,不会的,她喜欢的那个亚瑟是游戏里的人物,并不会是历史上真正的亚瑟,所以一定,一定不会和他在历史上的命运重合的。 在第N次自我催眠后,她纷乱不堪的心情终于慢慢平静下来了。 只是她再也不敢多看这本书一眼,慌里慌张将书放到了书架上的时候,书页哗啦啦地又被风吹了开来,从中间的夹页里晃晃悠悠地飘下了一张纸。 林零捡起了那张纸,只见上面勾勒着一副小狗的素描画,笔法熟练,栩栩如生。看着画中的那只小狗,它隐隐有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 这只小狗的样子,它好像在哪里见到过。 到底在哪里呢? 如果齐文瑜此刻进来,就会看见林零那一系列不正常的动作。 皱眉,挠头,蹲下来,继续挠头,站起来,再皱眉,再蹲下来,再挠头,再站起来……如此这般周而复始。 蓦地,林零猛拍自己的脑门,对了,这不就是游戏里出现过的那条小猎犬吗?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她疑惑地又仔细地看了看画稿,发现在右下方还签着一个潦草又陌生的名字:洛林。 一种诡异的感觉悄然袭来,她的心里顿时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没有玩过游戏的齐文瑜为什会有小猎犬的画稿?难道,只是巧合? 这个洛林,又是什么人呢? “林零同学,随便翻看别人的东西可不是一个好习惯哦。” 门外忽然传来了齐文瑜的声音。 林零被吓了一跳,急忙将那张纸又夹回了书里,没好气地应了一句:“谁翻看你的东西了。你的东西都摆放的这么乱,想不看到也难!” 齐文瑜微微一笑,走了进来从她的手里将书拿走:“这本《亚瑟王之死》是我最喜欢的书了。对了,听游戏店老板说,上次我给了你的那个亚瑟王游戏好像还参考了不少这里的内容。” 林零的心里一沉,脱口道:“难道连结局也会参考吗?” 齐文瑜的眉梢间挑起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神色:“或许吧,我也没玩过,等你玩到结局的时候不就知道了。” 说完,他垂下头,盯视着这本书的眸子呈现出一种奇异的色彩,这种不同寻常的神情让林零突然感到一阵恐惧和不安。 如果,像他所说,游戏的结局也参考那本书的话…… 她的浑身打了一个寒颤,不敢再想下去,心里更是一片纠结,难道自己,真的因为害怕而不再回去了吗? 就这样,再也不进入那个游戏,再也见不到默林,见不到温柔的兰斯洛特,见不到那些自己的伙伴,见不到——他。 休息天总是过的特别快,上学的日子很快就到了。 虽然学校里一切都照旧,但林零觉得自己好像放了一个长长的假期,所以再次走进班级的时候,心里有几分说不出的怀念。 “小零,快过来过来!”郭婷一见到她就赶紧将她拉到了角落,一脸担心地低声问道,“听说前几天陈恶女找你麻烦?” “前几天?那好像是几个月前。”林零随口说了办句,蓦地想起了那几个月是游戏世界里的时间,赶紧收回了后半句话,改口道,“是,还好已经没事了。” “以后她再欺负你,你一定要告诉我,我给你出头!”郭婷豪气万丈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露出了一抹真挚的笑容。 “恩,谢谢你。” 林零的心里涌起了一丝温暖的感觉,在某一个瞬间,它觉得自己其实也有着幸运的一面。 因为,她不但在游戏世界里拥有很多真心相待的同伴,在现实世界里,她也能得到这样珍贵的友情。 “对了,听说这次是三公子帮你解的围哦。” 郭婷调皮地眨了眨眼,眉宇间露出了一种林零似曾相识的神色。 那是凯脸上经常高频率出现的神色,如果用一个专有名词来解释的话,那就是八卦色。 “恩,这次倒真的多亏了他。”虽然对腹黑公子颇多怨言,但不可否认,他的确也帮了她的忙。 郭婷眼神明显一亮:“那看来三公子还真是个好人呢!怎么办,林零,我越来越喜欢他了!” 林零扑哧一下笑出了声,这个家伙还真不是一般的坦率,不过,也有点让人羡慕,像她一样敢作敢为,像她一样…… 就在她对此陷入纠结时,身旁忽然传来了同学们的聊天声—— “咦?刘琪今天怎么没来?我还等着她交作业呢” “她爷爷今天来请假了,说她好像住了院。” “她好像经常生病的……” 郭婷显然也听到了,她立刻抬起头来,冲着班长说道:“那不如我们去买点东西,今天放了学一起去看她吧。” 班长犹豫了一下:“好是好,可是明天还有一门重要的考试……” “那就等考试结束后一起去好了。刘琪的爸爸妈妈都在外地,平时都和爷爷奶奶住,她生病在医院一定很孤单,要是我们大家一起去看她的话,她一定很高兴。这个时候,我们应该要给她一些鼓励才对。” 郭婷笑眯眯地鼓动着大家,而且看起来也还蛮有成效,不少同学纷纷愿意一起去医院去探望刘琪。 “那我们今天要先买好礼物,你们谁愿意和我一起放学后去买礼物的?也不用很长时间的。” 她继续鼓动着,但肯能由于是明天考试的缘故,愿意今天一起去买礼物的同学却是寥寥无几,可以说是没有。 “郭婷,我和你一起去。”林零在一旁开了口。 郭婷侧头看了看她,挽起了一个超级灿烂的笑容:“恩!那等会我们一起去!不过现在我好像喝太多水了,哈!上课开始前我还想去趟厕所,小零,你去不去?” “恩,我也去。”林零笑着点了点头,跟着郭婷的脚步走了上去。 在游戏世界里,她努力地在成为能和亚瑟王并肩战斗的人,追逐着他的脚步。 在现实世界里,她也想跟上朋友的脚步。

雨,昨晚下了一夜,今晨还没有停。 雨水不停地从玻璃窗上流下来,落在水泥地上,激起一柱柱水花。水花汇成一股细流,缓缓向低处流去。 林零知道自己还身处某个梦境,只是有着无法醒来的疲倦…… 尽管还没有睁开眼睛,但她隐约地认识到,自己,已经回来了。 一睁开眼睛,她就立刻侧头望向了墙上的挂钟,那里的指针还停留在当初她离开时的时间上。 一切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可为什么她觉得已经在那个游戏世界里过了很久,很久。 久到她都以为自己已经开始适应那个虚幻的世界了。 躺在软绵绵的床上盯着天花板,她的心里却是前所未有的失落。 默林的话还在她的耳边回响着:“如果当你被敌人包围,危在旦夕的时候,正好有鸡蛋让你回去,那么你当然可以回到现实世界。但是和风平浪静时的游戏世界会自动进行下去不同,此时被设定为必须过关的游戏场景就会停滞不前,也就是说,当你想再度回到游戏世界的时候,开始的场景还是你被敌人包围的那一幕,明白了吗?你必须过了这一关,游戏才会进行下去。你不能逃避,除非你决定再也不回到这个游戏世界。” 不回游戏世界? 那就是说她再也看不到兰斯洛特的笑容,再也听不到凯的连环八卦,再也不能幸灾乐祸地欣赏到特里司的抓狂表情,再也见不到默林,再也见不到——心里的那个人。 她居然就这么逃出来了,用一个鸡蛋打开了现实与虚幻的交界之门。 虽说这次是侥幸逃脱了,可是以后呢? 如果她再次吃下鸡蛋的话,就算回到游戏,还是会回到受刑前的那一幕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难道,难道,真的再也不玩这个游戏了吗? “滴滴滴……” 一声急促的铃声将她从胡思乱想中扯了回来。 林零愣了两秒钟,才反应过来是床头柜边的电话在响。 她顺手抓起了电话,刚放到耳边就听到里面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林零同学,今天是周六,别忘了来我家干活哦。” 她的嘴角一抽,唉,怎么忘了在现实社会也有一个恶魔般的家伙呢! 为了偿还那碗天价的牛肉面,命比黄连苦的她还是要继续担任着十全小女佣的工作,不知道这算不算也是酷刑的一种呢? “你怎么打我家电话?被我老妈知道不得了了!”她紧张地低声回答道。 “因为我打你手机一直打不通啊,所以只好打你家里电话了。不是有句话叫作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好了,好了,我马上就到。” 林零赶紧摞下了电话,随随便便洗漱了一下,换了一身衣服就冲向了门外。 出门的时候正好撞到买菜回来的妈妈,林零只好又编了一个学校需要临时补习的借口,匆匆离开了。 林妈妈望着女儿的背影,心里不由泛起了一丝疑惑。这段时间怎么经常要补习? 在赶往三公子家的路上,林零将全身上下都找了个遍,还是没有找到自己的手机。 她的心里蓦的一个激灵,不会是掉在游戏世界了吧? 糟了,那个手机还有电呢,要是谁不小心凑巧开了手机,八成会被吓的半死吧。 到了三公子的家的时候,林零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摁响了门铃,过了好久,房间内居然没有任何反应。 直到她双脚开始站到发酸,穿着一袭睡衣的俊美少年才慢吞吞地打开了房间。 林零进了门郁闷地瞪了他一眼:“齐文瑜同学,我都按半天门铃了,你开门也太慢了吧!” 齐文瑜不愧被大家叫作三公子,即使只是穿着睡衣,举止风度还是那么优雅,唇边的笑容还是那么温柔:“我换衣服耽搁了一下,让你久等了不好意思。不过,”他眨了眨眼,“如果直接出来的话,我怕吓到你。” “我才没那么容易被吓到”她不服气地回了一句。 他唇边的弧度勾得更深:“既然你不会被吓到就太好了,因为,我有裸睡的习惯哦。” 林零先是一愣,等反应过来后脸一下子涨得通红,愣了老半天才结结巴巴迸出一句:“变态……” 齐文瑜立刻露出了一副超级无辜的表情:“难道喜欢裸睡就是变态?” “好了,好了,到底叫我来要做什么?买早饭吗?”林零连忙转移了话题,以免和他继续在这个奇怪的话题上纠缠不清。 “今天就随便煎两个蛋给我好了。”他漫不经心地说道。 林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只要煎两个蛋?” 自从女佣生活开始以来,他每天都会提出一大堆稀奇古怪要求,不把她折磨到翻白眼绝不罢休。 所以今天他居然要求这么简单的食物,简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一定有什么阴谋吧。 “对,早餐就煎两个蛋就好了。”他的笑容在她的眼中似乎有点奸诈的意味,还没等她想到更多,他又不慌不忙地开了口,“不过……” “不过什么?”林零的眼角又开始跳了,为什么她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一种——绝对会倒霉的预感。 “不过,这两个蛋都必须是三黄蛋哦,那样才比较有营养。” “三黄蛋?那我怎么看的出来?”她觉得自己的预感越来越准了。 “你只要把鸡蛋对着透光的地方照着看,就能看出是不是三黄蛋了。”他指了一下厨房的储藏室,“昨天正好有人送了一点鸡蛋过来,里面就带着三黄蛋,你去挑两个出来就好。” 林零转了转眼珠,拖着脚步地走向了储藏室,看来是自己的预感出错了,不过是从一点鸡蛋里挑出两个三黄蛋,听上去也不是那么难的事嘛。 怀着没什么大不了的轻松心情,林零轻轻推开了储藏室的门。 当看到眼前的情景时,她定格石化。 第一次看到这个比她家房子还大好几倍的 储藏室时,她已经石化过一次,可这次,令她再度石化的却是,储藏室里居然摆放整整半屋子的鸡蛋! 一排一排的鸡蛋叠得整整齐齐的,让人有种好象走进了一个仓库式超市里的一角的荒谬错觉。 “这,这也叫一点鸡蛋吗?”她咬牙切齿地加重了一点这个词。 齐文瑜又露出了那种隐藏着奸诈狡猾的无辜表情:“这难道不叫一点吗?以前别人还送来过更多的呢。” “齐文瑜同学,这些鸡蛋已经多得可以吃到拉肚子了。”她对他的态度气不打一处来,“真怀疑你们吃不吃的完这些鸡蛋!” “哦,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们每次都会让佣人只将三黄蛋挑出来,其他的都全部不要了,一般都会送掉。” 他不以为意地耸耸肩。 这个略带点痞气的动作由他做出来,却说不出的优雅潇洒。 “既然有佣人,为什么还要来剥削我可怜的劳动力!” 林零立刻忿忿地表达了不满。 “原因很简单啊。”他偏头微笑,“因为你的劳动力不用花钱啊。” 林零更是气恼:“你们家这么有钱,难道还在乎省这些?” “恩。因为有的快乐是用钱买不到的。”他笑得更加灿烂,“比如,剥削你的免费劳动力,就能让我感到格外愉快啊。” 不等林零给出一个鄙视他的表情,他的眼中飞扬起一种跳跃的笑意:“好了,快去挑鸡蛋吧。我看这得费好一阵子时间。” “对了,忘记告诉你了,这次的鸡蛋里有很多是双黄蛋。但很可惜,送来的人告诉我,三黄蛋的数量只有,”他微微扬起了嘴角,“两个。” 林零再次感到脑袋瞬间当机,从这像仓库一样的房间里找出两个三黄蛋? 不可能吧!这个不可能任务难度系数太高了吧? “等找到了鸡蛋做完了早饭,你就顺便把厨房的餐具擦一遍,也不用太认真,随随便便擦得它们看起来像新的一样闪闪发光就可以了。对了房间的地板也都要擦一遍,马马虎虎能照出人影就行了,还有花园也要收拾一下,不过除草机坏了,所以只能让你亲手去拔草了,随便拔一下就好,差不多就和除草机除过一样整齐也就凑合了……” 某人继续石化……风化……又氧化……

放学后,林零就和郭婷一起去选购送给刘琪的礼物。 位于市区热闹地段的几家礼品店,因其物美价廉,是学生们经常光顾的地方。 “林零”,你说买个什么送给刘琪比较好呢? 面对着琳琅满目的货架,郭婷露出不知该买什么的为难表情。 林零扫一眼货架,目光忽然被玻璃橱窗里的一样东西所吸引住了。 也是在同时,郭婷也惊喜地指住了这样东西说道:“林零,你看,这条琥珀项链真漂亮!” 林零一眨不眨地盯着那条项链,心里有些微微的惊。 这条琥珀项链真的很像很像亚瑟的父亲送给她的那条,无论是样式,还是大小,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在惊讶过后,涌上心头的却是那个金发少年亲手为她戴上项链时的情景。 少年那略带凉意的手指,好似山间淌出的小溪,清清透透,凉凉甜甜地划过心底。 此刻,黄昏时的夕色的光照晒的人懒懒地不想动弹。若有若无的风拂过窗外的树枝叶梢,带来一阵细微如波浪的轻摇,晚照衬出一片金黄晕开。 时间仿佛停顿下来,沉静的空间里好像远远地同这个世界离开,安详不受打扰。 记忆中的往事就仿佛樱花一片一片地漫天掠过,连着当日那一丝令人心醉的暗香浮动,在这光影浮动中慢慢清晰。 在独眼巨人的住处,他紧握住她的手,那一边为了抵御黑暗而打磨出的勇气,是再温暖的光明也无法赐予的。 漫天星光下,他拥着她共舞,那样的美丽夜晚,是她永远也忘不了的。 将变成小黑猫的他安全带到凯米洛特,是她一生中第一次拼尽全力的去做一件事。 王宫的池塘边,当他抱起她时,那种暖柔的感觉,绵绵的呼吸,那样温柔的表情,仿佛让她飘浮在流动的温暖春水中。 当她为了他出战而受伤时,她看到了他眼中一闪而逝的担心:“如果要成为与我并肩而行的人,你就……快点好起来吧,林零……” 当变成丑陋又肮脏的癞蛤蟆时,他却对她说:“从现在开始,你就待在我身边,哪里也不许乱跑了,知道吗?” 店里忽然响起了史密斯飞船乐队的歌曲,那些英文唱词此时在她听来竟是格外的清晰…… I don’t wanna miss one smile(我不想错过你的一个微笑) I don't wanna miss one hug(我不想错过你温暖的怀抱) Well,I just wanna be with you , Righ there with you just like this’(就这样与你一直在一起) I just wanna hold you close . Feel your heart so close to mine ,(感觉你的心贴我如此的近) And just stay here in this moment, For all the rest of time.(无时无刻永远在一起) Don’t wanna close my eyes. Don’t wanna fall asleep, Don”t wanna miss a thing . 她的心底仿佛有什么东西蔓延着扫过所有的一切,耳边只能够听的到充满着节奏感的歌声,记忆在沉淀和浮现间摇曳个不停。 这种奇特的感觉像一根细线拉扯着她的内心,带来一阵阵的隐痛,点点堆积再渐渐覆灭,充斥在某些特定的时间,或是什么能引起她念想的地点。 她忽然觉得,不能忍受。 她想看着他如何成长,她想和他一起经历所有的点点滴滴,她想看着他怎样成为罗马的皇帝,她想为他找到传说中的圣杯,她想分享他的所有的快乐和悲伤. 他的每一分,每一秒的人生,她都不想再错过. 不想闭上眼睛,不想睡着,不想错过任何事情. 终于明白,即使是有超乎恐怖的事情等待着她,她也想回到他的身边. 如果能和他在一起,即使没有明天也不要紧. 亚瑟亚瑟 碍于以往出现过在短暂的时间内不可以重新登陆的先例林零只好等通过了考试和探望了刘琪之后,再次回到游戏里. 虽然知道会有恐怖的后果等着她,可她不会再害怕,不会再要逃避. 因为,那是有亚瑟的世界. 不管未来会变得怎样,只要想着他在身边,就会觉得非常非常安心,即使只有自己一个人面对那些困难,有这种力量就一定没问题. 她要回去,回到他的身边. 为了贪图方便,这次林零别出心裁地买了一盒蛋黄派. 当那浓郁香甜的味道在唇齿间蔓延开来时,她的心里涌起了一丝小小的侥幸,说不定,这次回去的地方正好在亚瑟身边也说不定. 总之不管怎么样,很快又能和他在同一片天空下呼吸了. 不过,当她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这一丝侥幸立刻被现实无情地击溃了. 出现在她面前的还是那黑暗阴森的房间,冰冷的风正从敞开的窗子那里吹进来,合着仿若人的哭泣声的风声,一起回荡着. 一屋子形形色色的刑具,仿佛都张牙舞爪地等待着她的归来. 一时冲动,是会害死人的. 就在这时,从不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偏偏在门外停下. 接着,门内那把生锈的门柄忽然渐渐转动起来,还发出难听的吱嘎声,在寂静的夜间听起来更是多了几分诡异.林零的心里顿时一阵发毛,慌忙吞了一口口水,一脸紧张地看着那道门被慢慢推开. 这个时候进来的人,不是黑公爵就是卡米洛吧。从某个角度来说,或许还是前者会更安全一点。 皎洁的月光也随着门的敞开一起漏了进来,照得一地明净,借着还算明亮的月光,林零看清了来者是何人。 在看到那双星光逆转的银色眼眸时,她居然还稍稍松了口气。 他静静地站在那里,脸上竟也没有惊讶的神色,只是说了一句:“你不是逃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林零动了动嘴唇,却不知该怎么解释,心里却又对他超乎寻常的冷静很是疑惑。 她可是凭空消失了几天呐,是消失,不是毫无技术可言的逃走哦。 他的反应也太镇静了吧。 “不知你用了什么魔法从这里逃走,卡米洛也说不清楚。”他像是意味不明地挑起眉,“只是,既然逃脱了,为什么还要回来自投罗网呢?” 她咬咬嘴唇,低声道:“总之不关你的事。你也不会明白的。” “没有人会来救你的,也没有人能救出你。难道你不害怕吗?” 他的银色眼眸波光微转,漾开了一片邪美的华彩。 林零低下了头,脑海里却浮现出那些零碎的记忆片段,在高汶面前,亚瑟第一次承认了她是他的同伴;寒冷的冰海下,兰斯洛特坚定地说着她是我的同伴…… 渐渐的,一种名为感动的情绪在四肢百骸里蔓延开来,无形中为她注入了更多更多的勇气,她不会再害怕,不会再退缩,她会更勇敢的面临一切。 “怕,我当然害怕。可是他们都是我的同伴,我相信他们。我不会放弃他们,他们也一定不会放弃我。” 杜阿格斯似乎微微一愣,露出了一抹复杂的笑容:“看来我对你的了解的确还是太少了。” 他出乎意料的温和态度令林零微侧首看向他。 沉沉夜色里,杜阿格斯的侧脸轮廓显得罕见的温柔,那双时时光彩闪耀的眼中缭绕着丝丝缕缕的倦意,遥遥望着远方虚无的黑暗。苍白如夜空落寞的明月,遥远又虚幻得叫人难以捉摸。 林零好像第一次看清他的脸,在这之前她总是不敢这样直视他的面容。 但当他转过头来时,那种温柔的神色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本文由qg777唯一官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铁骑幻想夜,劳工生活

关键词:

上一篇:海青拿天鹅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