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唯一官网_钱柜qg777手机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qg777唯一官网 > 小说 > 骑士幻想夜,并肩而战的人

原标题:骑士幻想夜,并肩而战的人

浏览次数:102 时间:2019-11-02

“公爵阁下,亚瑟他——” 一个冷冷的声音忽然打破了这片沉静,在看到林零的一瞬间,那声音似乎因为惊讶而微微走了调:“123,你怎么在这里?” 而林零在看到那个人出现时,也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从喉咙里发出了难以置信的声音:“小~小帕,你怎么在这里?” 那少年,不正是一日作恶,一日行善的帕西法尔吗? 那现在他到底是善,还是恶? 意想不到的见面 帕西法尔迅速敛去了脸上的惊讶之色,不以为然地说:“只要谁出了钱,我就为谁办事,公爵给了我一笔可观的酬劳,所以我加入他的阵营有什么奇怪的。” “不对,不对,小帕,你应该是亚瑟的骑士才对” 林零忍不住摇了摇头,亚瑟的圆桌上可清清楚楚地写着帕尔法西的名字呢,他怎么可以成为黑公爵的骑士呢? “什么亚瑟的骑士?”帕西法尔一脸的莫名,“我只为钱工作。” 林零瞪大了眼睛大量着他,此时此刻,还真难判断出帕西法尔究竟是善还是恶?因为无论这个家伙处于哪一种状态,爱财的性格是不会变的。 杜阿格斯用意味深长的目光瞥了林零一眼,又望住了帕西法尔说道:“你先把刚才的话说完。” 帕西法尔点了点头:“公爵阁下,亚瑟的军队明天会再向我们发起攻击,这几天我们一方的折损很严重,已经支持不下去了。再这样下去的话,城堡恐怕就会失守了。” “支持不下去了吗?那倒也不一定。”杜阿格斯似笑非笑地盯着林零,“有她在,也许会有奇迹出现呢。” 林零只觉得一股透心的凉意直冲头顶,冻得她浑身僵硬,连声音也变得结结巴巴:“你、你什么意思?” 他伸出修长美丽的手指,轻轻触碰了一下她的面颊:“你不是说他们都不会放弃你吗?那么到时就让我们看看他们究竟会不会为了你放弃胜利。” 林零心里一个激灵,猛地抬起头,一眨不眨地盯着那张恶魔般的脸:“你是说,用我来威胁他们?” 杜阿格斯只是微笑不语,但脸上诡秘的表情却已经肯定了他的猜想。 “你这样也太卑鄙了吧,要取胜就该堂堂正正地取胜,用这样的方法也太不光彩了!亚瑟也一定不会受你的威胁的!”她的声音忽然低了下去,“一定不会的……” 她相信他不会放弃他,可是和最重要的胜利相比,她自己也不敢确定。 她也根本不明白,自己在他的心里,到底是怎样的位置。 “那么就让我们拭目以待。”杜阿格斯轻而有力的抬起她的下巴,月光般的银眸里泛起比爱琴海更深邃的波光。 林零愣了愣,立刻伸手去掰他的手,想要摆脱他的控制。 “对了,我差点忘了上次还有只小猫咬了我一口。” 他像是故意戏弄他一样,反而更用力的控制住她,在看到她涨红了脸时才满意地松开手,漫不经心的说道:“可是你知道吗?有时,越是无法掌握的事物,就越是让人无法不去追逐。” 林零一脸恼怒的等着他:“不管你用什么乌七八糟的办法,总之亚瑟才是最后的胜利者!” “是吗?” 他高深莫测地笑了起来,转身走到了门口,又低低地开口吩咐道:“帕西法尔,你好好看着他,明天或许她会派上大用场。无论你是善是恶,都该懂得拿人钱财,替人办事的道理吧。还有,记住不要让她吃任何和鸡蛋有关的食物。” 在沉沉的夜色的中,他那随风飘动的黑色长发就像纷扬的黑色绸缎般肆意释放着它决绝的冰凉,尽情享受着黑暗的洗涤。 林零呆呆望着他的背影,一时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为什么,为什么他会知道鸡蛋的秘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果他知道这个秘密的话,那么之前又为什么没有同样的吩咐卡米洛? 难道是他猜到的? 林零只觉得脑袋里好像被塞入一团乱麻,怎么也整理不出个头绪来。 想起黑公爵明天的计划,她的心里更是乱作一团。 如果知道那个黑公爵会这样做的话,那还不如不要回来。 她只知道自己很矛盾很害怕,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自己会被用来威胁亚瑟,还是害怕亚瑟根本就不会在乎她。 “123,你在哭吗?” 帕尔法西带着疑惑的声音忽然响起,被猛地惊回神的林零这才发现自己的眼角居然湿湿的。 “我,我才没有,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哭?”她故作嘴硬地回了一句。 他的脸上露出一抹好笑的神情:我两只眼睛都看见你在哭。 “我没有!”她恼羞成怒地将脑袋埋到了曲起的膝盖之间,竟自己像鸵鸟一样埋了起来。一低下头,原本在眼眶里打转的液体就滑落下来。 周围忽然没了声音,过了几分钟,林零忽然看到一只灰色的袖子伸到自己的眼皮底下,还伴随着一个听起来有点无奈的声音:“我没带手帕,借我的袖子给你擦擦好了。” 林零一愣,不敢相信地抬起头来,只见帕西法尔扑闪着那双灰色眼睛,同情地望着她。 她的心里不由一喜,不由心里涌起了一丝萧萧的希望,看起来现在的帕西法尔是善的一面呢,那么会不会有可能让他—— “只是我既然收了别人的钱财,就不能违背自己的原则。所以今天我也必须一直看管着你,唯一能做的也只有这个了。” 他接下来的话很快打破了林零残存的一点希望,她心里一恼,赌气地扯过了他的袖子,将鼻涕眼泪都擦在了上面。 帕西法尔看着被她蹂躏的袖子,不由双目望天,眨了几下眼睛,露出了一个更加无奈的表情,顺便哀悼一下自己的袖子。 她胡乱擦了几下,低低又说了一句:“算了算了,让你看管我,总比卡米洛好点。” “听说你忽然在卡米洛的面前消失,他似乎已经把你当作妖怪了。”帕西法尔弯弯嘴角。 “你也知道这件事?” 她蓦地抬起头来。 帕西法尔耸耸肩,露出一个地球人都知道的表情。 “现在舒服点没?肚子饿的话,我可以让人去给你准备一些食物。”他侧过头看着她。 “我不饿。” 她的心里有些小小的感动,善良时的小帕还真是体贴人呢,如果在现代,根本就是一个完美的男朋友嘛。 “小帕,其实你不觉得你也许会有能力控制自己的善恶吗?”她忽然说道。 “什么?” 帕西法尔不明所以地看着她。 “有人和我说过,天堂和地狱仅一墙之隔,天师与魔鬼只在一念之间。人都有着多面性,天使与魔鬼不过只是人不同层面表现出的不同状态而已。天使状态的人未必真善良,魔鬼状态的人未必真堕落。也许有一天,你完全可以不受这个诅咒的困扰……为什么不努力尝试一下呢?” 帕西法尔没有说话。 他的身体仿佛隐在了不透光的黑暗中,只有月色草草地勾画出少年人单薄的轮廓。他背脊下意识地挺得笔直,好似一株修长的白杨,头微微地下垂出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看不清所有的表情。 在静默了一会之后,她又忍不住开口道:“其实,小帕你——” “我不觉得需要改变什么。” 帕西法尔忽然冷冷打断了林零的话,再次抬起头的时候,眼眸中的灰色已经沉淀下来,唇边泛起的笑容让人不寒而栗。 林零心里一惊,看来已经过了当天的十二点了,帕西法尔又回到了邪恶的一面。 他嫌恶地瞥了她一眼,猛地拽回了自己的袖子,用冷的冻死人的语气对着她说道:“还敢用我的袖子乱擦,想找死吗?” “喂,明明是你自己送上门让我擦的,现在就翻脸不认人?” 林零也有点郁闷,这个家伙还真是翻脸比翻书快。 可她的肚子偏偏又在这个时候不争气地响起来,在脑袋里做了几秒钟的斗争之后,她还是嗫嚅着开口:“我有点饿了,刚才你不是说可以让人给我准备些食物吗?” 帕西法尔冷笑一声:“反正明天你也是生死未卜,那就不要浪费粮食了!” 林零额角上的青筋突突跳动着,忽然觉得一点也不饿了。 因为,已经被气饱啦! 第二天的黎明很快就到来了。 雪后的天空终于散开层层叠叠泼墨一般凝重厚实的云层,露出了一碧如洗的蔚蓝颜色。 清冷的空气里,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风呼啸着吹过,所有的温度似乎被风给吹走了,冰凉的空气钻进来,让人不自禁打起寒战。 那些繁华落尽的灌木光秃秃地在冷风中呜咽着,僵硬的枝条露出比竹签还锋利无情的浅白色断茬,一丛丛刺向天空,就像一排排白森森的牙齿啃噬着寒冷的东风。 高高的城墙下,冷风吹过亚瑟王银色的盔甲,也吹起他柔亮的金色头发。远方暗黑的山影也仿佛随着这阵风愈加斜长静默。他正静静凝望着前方,被朝阳染上孤独的浅红。缓缓地,他扬起手,准备指挥他的骑士们发动起最后的强攻。 “兰斯洛特,等攻破城门之后,林零就拜托你了。”在放下手之前,他不忘提醒了一下身旁的第一骑士。 “陛下,到时我会按计划前去营救林零,令你可以没有后顾之忧。” 兰斯洛特应道。 亚瑟不置可否地微抿了一下唇,正要指挥发动攻击,忽然听到身后的凯有些惊慌地大喊了一声:“陛下,看那里!那不是黑公爵吗?他怎么会在这里?” 亚瑟抬起头望向城墙,不觉也是微微一惊。 城墙上站着一位黑衣男子,在朝阳下倾泻出一种王者的尊贵与霸气,流光的黑色长发披到肩部,静止的瞬间爆发出一股华丽得震撼的美。 在那无懈可击的面容下隐隐透出些许阴鹫与骇人的丝丝杀气,盛开着一种极致妖娆的毒药般的美丽。

“亚瑟王,好久不见了。”杜阿格斯仿佛看出了亚瑟的惊讶,那薄如刀刃的唇角略略挑起,勾起了一个极淡的笑容。 “杜阿格斯,原来你才是幕后的操纵者。”亚瑟很快就从微讶中反应过来,猜测出了事情的大概。 “撒克逊人已经听命与罗马,亚瑟,如果你聪明的话,就应该乖乖接受罗马的统治,不要再做这些不必要的事情。”杜阿格斯的眼中流转着一抹阴冷的魅光。 亚瑟自信满满地笑起来:“不管是罗马人,还是撒克逊人,我都会把你们赶出英格兰的土地!杜阿格斯,侃侃眼前的形势吧,这座城你已经守不住了!” 杜阿格斯也笑了笑:“不过在这之前,也许你会想见到一位可爱的小姐。”说着,他朝着身后挥了挥手。 “不过,如果亚瑟陛下你不下令撤退的话,我想你恐怕再也见不到这位小姐了。” 伴随着他低柔如琴音却又无情的话语,城墙上忽然现出无数锋锐箭尖。一张张满张的弓,稳稳对准了被帕西法尔带出来的那位黑发少女的胸口。 在看到那个少女出现在城墙上的时候,亚瑟的脑中有一瞬间的空白,四周忽然变得一片沉寂,只余下冬雪落在地面上的簌簌声在他的耳边回响着。然后,他听到了身后数柄长剑出鞘的铮咛脆响,听到了自己的衣摆在大风中激荡的猎猎,听到了自己狂乱的心跳。 冬天的风带着料峭的寒冷,风里清冷的水汽刺在裸露在衣物外的皮肤上,激起细小的疙瘩,连寒毛都立起来。 林零打了一个冷战,用手遮挡住刺眼的阳光,从指缝里望下去。 亚瑟就站在队伍的最前面,他背光策马而立,表情沉浸在阴影中,双眼却比头盔上镶嵌的宝石光辉更明亮。 看到那头金发刺目的光芒灼伤自己酸痛的视线,她突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金色的阳光穿越薄雾投映出长而淡的华美影像,而他和她在这光华流转的世间仿佛能清楚地听见彼此急促而一致的呼吸。 “杜阿格斯,你还算是个真正的骑士吗?居然用这么为人不齿的手段!”凯已经在一旁气得大骂起来。 特里司安慰似地拍拍他的肩,眼带探究地望向沉默不语的亚瑟,目光一转,正好看到兰斯洛特一眨不眨地盯着城墙上方,嘴唇抿成一条直线,手里的剑被他握得紧紧的。 “亚瑟殿下,如果再不决定的话,我可是会真的伤害这位可爱的小姐哦。”杜阿格斯一边说着,一边示意帕西法尔将匕首贴紧了林零的咽喉。 “啧啧,帕西法尔,快点住手,小心伤到我的小林零!”高汶侯爵终于也按捺不住,扬扬手中的剑,指向帕西法尔道,“只要你保证手上的匕首不会伤害到她,我会将我所有财产的一半送给你!” 帕西法尔显然愣了一下,随后又没好气地回了一句:“我是爱钱,但也有我自己的原则。” 此时此刻,素来对这位变态大叔没好感的林零,心里却有些莫名的感动,抛开其他的不说,大叔真是够义气呢。不过,就大叔这动不动就扔一半家产的气势,到现在为止没有流浪街头也算是很难得了。 杜阿格斯的嘴角挽出一个邪恶冷酷的笑容,伸手拉起林零的头发,狠狠往自己的方向一拽:“亚瑟殿下,这么难决定吗?那就别怪我——” “杜阿格斯,”亚瑟忽然打断了他的话,“我答应你。” 林零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愣愣地看着那头比阳光还要灿烂的金光在眼前闪耀。 即使是虚幻的也好,即使是自己的幻觉也好,她这样想着,仰起头,酸涩的泪水流淌进嘴唇。 想要低低念他的名字,熟悉的字节卷在舌尖,带来满足而幸福的充实感。 那个初次见面的小正太,已经在游戏里不知不觉地长大了。她面前的这个少年已经彻底蜕变成男人的样子。 杜阿格斯像是意料之外,又像是意料之中地眯起狭长的银色眼眸:“那么陛下,为了表示你的诚意,请让你的骑士们先放下手上的武器,当然,也包括你自己的。”说完,他低下头,用一种只能让林零听到的声音轻声说道,“看来,他真的比我想象的更在乎你。可惜,只是这一点,他已经输了。” 林零看到了他眼中诡密的光芒闪烁,心里一惊,再仔细一看,更是大惊失色。 原来城墙的角落下不知何时出现了无数锋锐箭尖。一张张满张的弓,稳稳对准了在城下的骑士们。 林零大惊失色,心里暗叫糟糕,就知道这个黑公爵心狠手辣,一定不会那么轻易了事,原来他早就布置好了弓箭手,要趁这个时候偷袭亚瑟他们! 如果亚瑟他们放下武器的话,不就完全是手无寸铁了。 她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了在现实世界里看到的一段话:在亚瑟王的故事中,阿瓦隆象征来世与身后之地。亚瑟王因伤重不治后,他的同父异母的姐姐用小船将他的遗体运来并埋葬于此…… 亚瑟王因伤重不治后。 亚瑟王因伤重不治后。 这句话有如魔魅一般在她的眼前飞旋,令她有些站定不稳。 她深深地吸一口气,想要对亚瑟他们示警,但苦于嘴里塞了东西什么也喊不出来,只能不停地打眼色摇头。但因为距离太过遥远,她也不确认亚瑟是否看到了。 只是,这点小小的伎俩立刻被杜阿格斯给看穿了,他伸手将林零紧紧搂在自己的怀里,让她动弹不得,唇边还勾起一个颇为魅惑的笑容:“原来你这么不想离开我,那么就留在这里好了。” “杜阿格斯,我答应你的要求,你也要遵守你的承诺。”亚瑟脸色铁青地开口。 “这个当然,只要你们放下武器撤退,我就立刻将她完整无缺地还给你。”杜阿格斯不慌不忙地笑道。 亚瑟微微侧过了头,朝着他手下的骑士们吩咐道:“全都将武器放下。” 大家似乎一时僵在了那里,对于一名骑士来说,要他们放下形影不离的武器,就好像让他们和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分割一样不舍。 咣当! 一声清脆的响声在一片静默中尤其刺耳,大家寻声望去无不惊讶的发现第一个将剑放下的人居然是第一骑士——兰斯洛特!看到第一骑士都放下了剑,其余的人也纷纷解下了自己的武器。 林零的脑中一片混乱,在目光又一次接触到亚瑟的视线时,尽管相隔很远,但她却感觉他对她也使了一个眼色。 想办法摆脱那个男人! 这个时候,她真的万分感谢这个神奇的游戏世界,居然可以令她的近视完全消失,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一切。 为什么让她摆脱杜阿格斯的挟制? 在这么高的城墙上,即使摆脱了,她也逃离不了啊。 看到骑士们纷纷放下了手中的剑,杜阿格斯的瞳孔慢慢收紧,一丝阴冷的杀气悄悄地袭上眼眸,他缓缓伸出一只手,准备朝那些弓箭手们下达命令。 林零更是心急如焚,她不想被用来威胁亚瑟,她不想大家因为她而牺牲,不想成为他的累赘,她不想不想不想! 她烦躁不安的目光不经意间掠过了墙上飘扬的巨大旗帜,脑中突然灵光一现! 对了,虽然在黑公爵这里不能使用风魔法,可是如果拉着这么大的旗帜两角从这里跳下去的话,那不是和降落伞的功效差不多嘛,而且这旗帜的料子看上去还蛮不错的,如果试试的话,说不定可以成功呢? 只是,只是如果不成功的话…… 想到这里,她咬紧了嘴唇,像是安慰自己似的点点头,就算不成功,她也只是从游戏中消失罢了,如果可以保护他,如果可以保护自己的同伴,那么,那么它也会勇敢去面对。 即使前一秒还在犹豫不停,这一刻却已经下定了决心。 因为她是那样的喜欢他,喜欢这里的同伴,喜欢到可以比任何时候都勇敢。 她要保护他。 保护这个有“他”的世界。

已经没有时间了. 就在杜阿格斯的手要放下的一刹那,她用尽全部的力气,抬头往他的下巴撞去! 公爵大人似乎也没有料到她会使这么无赖的一招,猝不及防地被撞了一个趔趄,林零也顾不得被撞得眼前开始飞小鸟,趁着这个机会一个箭步窜到了城墙边,一手拽掉塞在嘴里的东西,冲着亚瑟那个方向大喊道:”别上当,他们有埋伏!” 杜阿格斯揉了揉被撞肿的下巴,眼中浮起了一层恼色,冷声对着帕西法尔道:”马上把她给我抓起来!” “别过来!” 林零挪到了那件大旗旁,不准别人再靠近. 杜阿格斯的眉梢挑出了几分促狭之色:”还不快点到我这里来,不然不小心掉下去的话就没得救了.” 林零握住那杆旗子,露出前所未有的认真神情:”我不会让你用我来威胁亚瑟的,我绝对绝对不会成为他的累赘!想要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其实很简单,只要我从这里消失就好了,那么任何人也都别想用我来威胁亚瑟!” 在朝阳的金光下,女孩那原本稚气的小脸,显示出了惊人的勇气,在杜阿格斯的心中,仿佛点燃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满满地,像有什么要涨出来,他感到心里有什么非常细腻的东西突变了. 时间与空气仿佛同时停滞了. 他的目光被对方的双眸牢牢吸引,那星空般碎光点点的漆黑里,仿佛有什么他从来未见过的东西在闪烁. 在某个刹那,他忽然有些嫉妒起亚瑟来. “帕西法尔,把她抓起来.” 杜阿格斯不置可否到勾了勾唇角,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片暗色的森林,被数不清的细线挂于树上的是曾经拥有着过去的灵魂的自己.有谁会愿意牺牲自己换取别人的幸福呢? 这个世上不会有这种人. 不会. “123,你别做傻事.”帕西法尔一边朝她走去,一边脱口说道.连他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回说出这句话. 林零有些惊讶地露出了一个笑容:”小帕,看,原来你在行恶的时候也会关心人,善与恶真的只有一线之隔,只要你坚持,一定可以跨过去,再也不用在善恶之间徘徊.” 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她忽然拽起了旗帜的两角,一个翻身便猛地从城墙上跳了下去. 在跳下去的瞬间,她仿佛听到了有熟悉的声音在喊自己的名字…… 风呼呼地从耳边掠过,她紧紧抓着旗角,遥遥晃晃地往下坠,感觉自己就像一只小鸟在半空中自由地飞翔,看着自己离那个人越来越近,心里却一点都不害怕,脑海里还莫名的回响了史密斯飞船乐队那支熟悉的乐曲…… AndIjustwannastaywithu. Inthismomentforever,foreverever. (此时此刻永远延续下去) …… 城墙上的撒克逊人无不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惊讶为什么这个女人从这么高的地方跳下去都没有摔死,为什么拽着这片旗帜就可以在空中飞. “果然是个好办法.”杜阿格斯轻轻地笑起来,瞳孔中浮着一抹妖冶的血红色,似乎竟一股无法形容的情绪隐藏起来,隐隐又流转着一抹深邃阴沉。 “她~她果然是个妖怪!” 一个声音忽然在他的身后响起,杜阿格斯一回头,正好看到卡米洛目光泛红地盯着飘在空中的林零,手中的长弓上已经利箭在弦,闪烁着幽光的箭尖正对准林零的胸口…… 杜阿格斯的脸色微微一变,一句住手还没出口,那利箭已经飞一般地冲着目标而去.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只见从亚瑟的那个方向也几乎在同时射出了一支箭,却是冲着卡米洛的箭而去. 只听当的一声,两支箭在空中相撞,居然碰溅出了火花,卡米洛的箭改变了方向,擦着林零的手臂而过,不偏不倚地撕裂了那面旗帜. 林零只觉得自己的手臂微痛,然后头顶上的旗子就哗的一声裂开,整个身体就像失去了平衡一样不停地往下坠. “笨女人,快用你的风系魔法!” 亚瑟又焦急又恼怒的声音传到她的耳内,令慌乱的她稍稍安心了一点,尽管知道在黑公爵这里用不了魔法,可是性命交关,说什么也要试试了! 她口里默默念着风系魔法的口诀,全神贯注地摈弃一切杂念. 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她的整个身子居然真的轻了起来,仿若一片羽毛般慢慢飘向了地面…… 她难以置信地抹一把头上的冷汗,想不到现在她居然能冲破杜阿格斯的黑魔法禁锢,难道是因为自己的等级提升了? 总之不管是什么原因,能得救就是万幸喽! 在她快要落在地面的时候,忽然从旁边的丛林里窜出了一头雄赳赳气昂昂的狮子,只见它甩甩尾巴,居然朝着林零纵身一跃扑了过去. “陛下,林零有危险,我们赶紧射死这只狮子!上帝,这只狮子怎么在哭?”凯惊愕地拿起了一副弓箭. “等一下!”亚瑟觉得这只狮子有点眼熟,在看到狮子那泪光飞溅的模样时,蓦地脱口而出一个名字,”阿花!” 狮子果然停了一下,像是感动般地朝亚瑟摆摆脑袋,又继续向前窜去. 林零也早就认出了这个伙伴,兴奋地直摇手,这一松懈,立刻就破了功,咣的一下摔了下来,幸好阿花来得及时,正好接住了她. 直到这个时候,亚瑟和他的骑士们才长舒了一口气. 杜阿格斯的眼中掠过了一丝不明所以的释然,面无表情地发号施令:”放箭!”他的话音刚落,就有数不清的长箭直飞亚瑟的大军. 亚瑟不慌不忙地扬起手中的王者之剑,朝阳下,剑身发散出了比阳光还要强烈的光线和强大的力量,敌人们射来的长箭都被挡在了这圈光晕之外,像折翅的飞鸟,纷纷凋落在地面上.就算偶有几支近了亚瑟的身边,因为有剑鞘的保护,所以也根本伤害不了亚瑟. 帕西法尔一眨不眨地望着那位被金色光芒笼罩的年轻国王,耳边忽然回响起小时候父亲曾经说过的话,骑士必须大义凛然,气势高扬地照亮整个战场,让那些即将堕落沦为魔鬼的灵魂重拾荣誉感和骄傲,再次成为一个堂堂正正的人,把自我的愤怒悲伤和痛苦放到一边,以大局为重,贯彻誓言,这才是真正的骑士. “公爵阁下,城堡内里也有对方的人冲上来了!” “什么?”杜阿格斯皱了眉,”他们怎么进来的?” “好,好象他们挖了一条地下通道,下面,下面快要顶不住了……” 就在这时,城堡的大门忽然从内部被人打了开来,领着十来名骑士冲了出来的,竟然是拉莫拉克和加瑞斯两兄弟! 林零的脑袋爬满了问号,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林零,接住!” 亚瑟忽然将一样东西扔给了她,她赶紧接住一看,不由一阵欣喜,原来是自己的那把月之弓. 原来,原来,亚瑟他一直替她保管着这样东西. “想成为和我并肩而行的人,就勇敢地再次拿起它.”亚瑟目光灼灼地看着她,隐隐带着几分喜悦. 林零握紧了手里的弓,重重点头. “勇敢的骑士们,想要活命就在对手杀死自己之前杀死他们!”亚瑟扬声喝令,率先策马冲了进去. 双方的骑士们就这样冲撞在一起,带着各自的理想,带着各自的情感还有那一切的命运. 正当林零打算从阿花身上下来换匹马时,阿花似乎有点不大乐意,直接带着她冲进了城堡里! “喂喂.阿花,快,快停下!”林零的额上直冒冷汗,天,她还没拽到要把一头狮子当坐骑呢! 阿花根本就不甩她,背着她东窜西闪,敌方的士兵们一看居然有人骑着头狮子,无不又惊又怕,纷纷让道. 林零在屁股被颠了N下之后,发现阿花的震慑力还真不是盖的,于是干脆将错就错,趁机取下弓箭,不失时机地射向敌人们.人家有狐假虎威,她暗合就是人假狮威! 一片混乱的战场上,黑发少女驾驭着雄师横冲直撞.她姿势优美的拉弓引箭,恍若神话中的女神降临,充满了灵动也力量所结合的美感. 流动的空气中隐约传来了士兵们吃痛的喊声和兵器相交的声音,箭矢破空之声时断时续,地面微微震动,战况越来越激烈. 城堡的上空好象有一团乌云遮住了阳光,刹那间阴暗下来,天空阴霾得让人喘不过气来,夹杂着冰冷的雪花,浓厚的血腥渐渐扩散,缓慢从容,慢慢将一切淹没. 时间与空气仿佛同时停滞, 杜阿格斯的目光被少女的身影牢牢吸引,那星空般碎光点点的银色里,一蓬火焰燃起,又被其主人生生压住了蔓延之势. “公爵阁下,这样下去的话我们就快坚持不住了.”帕西法尔在一旁提醒道. 杜阿格斯手回了目光,望向了自己的掌心,只见一朵朵雪花在他的掌心化为乌有,掌握不住的一种美,也因为这样而美. 他握紧了手,低沉的声音响起:“传我的命令,弃城撤退!”

本文由qg777唯一官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骑士幻想夜,并肩而战的人

关键词:

上一篇:铁骑幻想夜,劳工生活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