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唯一官网_钱柜qg777手机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qg777唯一官网 > 小说 > 一刀赌命,岁寒三友

原标题:一刀赌命,岁寒三友

浏览次数:72 时间:2019-12-09

哭声忽然停止。卓玉贞始起头.吃惊地看着傅红雪:“我不是卓玉贞?你为什么说我不是卓玉贞?”傅红雪没有回答她,却问了旬不该问的话“你已经有了几个月的身孕?”卓玉贞迟疑着,终于道:“七个月。”傅红雪道:“你已经有了七个月的身孕,可是你父亲直到今天才发现你的私情,他是个瞎子7”卓玉贞道“他不是瞎子,他也不是我亲生的父亲。”她的声音讯充满怀恨“他早就知道这件事,我认得秋水清,根本就是他安排的,因为秋水清是江湖中的大人物,是孔雀山庄的庄主,也是刘总镖头最佩服的人。”燕南飞插口道:“刘总镖头?振远镖局的刘振国7你父亲是振远的镖师?”卓玉贞道“他本来是的。”燕南飞道:“现在呢?”卓玉贞道“他的酒喝得太多,无论什么样的镖局,都不愿用一个醉汉做镖师的。”燕南飞道“刘振国将他解了聘?”卓玉贞点点头,道:“刘总镖师并不反对喝洒,可是喝了酒之后居然把同伴的镖师当做来劫镖的,还砍断了他的一只手,这就未免太过份了。”燕南飞道“他想利用你和秋水清的关系,重回摄远去?”卓玉贞道:“他想得要命,就算我是他亲生的亥儿,他也会这么做曲。”燕南飞道“只可惜秋水清不肯做这种事,刘振国也不是肯徇私的人。”卓玉贞道“所以秋水清虽然每个月都给他一百两银子买酒,他还是不满意,只要一喝醉,就要想法子来折磨我。”燕南飞道“直到今天早上你才觉得不能忍受T”卓玉贞勉强忍饺了泪.道:“我是个女人,名义上又是他的女儿,无论他怎样对我,我都可以忍受,但是今天早上……”燕南飞道:“今天早上他做了什么事?”卓玉贞道“他要把我肚予里的孩子打出来,他不要我生秋水清的孩子,因为……因为他已经知道孔雀山庆的四讯。”燕南飞动容道:“可是昨天晚上才发生的事,他中不该知道的。”卓玉贞道:“可是他的确知道了。”燕南飞沉下了脸,傅红雪的脸色更苍白。只有一种人才会这么快就得到消息。就算他昨天晚上没有到孔雀山庄去杀人,也一定是个把风的,燕南飞道“我若看见那么多人无辜掺死,回家质我也忍不住会想大醉场。”傅红雪沉默着,忽然问道:“你认得刘振国?他是个什么样的人?”燕南飞道“振远的局面很大,能做到振远的总镇头并不容易。”傅红雪道“他懂用人?”燕南飞道:“他用的都是好手,一流好手。”傅红雪的手握紧。卓玉贞道,“我义父的武功不弱,若不是酒害了他,他说不定也会做到总德头的。”傅红雪冷冷道“做总镖头难,杀人容易。”燕南飞道:“你认为他是凶手之一T”傅红雪道“不是凶手,也是帮凶”燕南飞道:“那么现在我们就该去找他。”傅红雪道:“上车时我就已经吩咐过,现在我们走的就是这条路。”他看着卓玉贞“所以我希望你说的全都都是真话。’卓玉贞直视着他,说谎的人绝不敢正视他助眼睛,也绝不会有这种坦然的表情。燕南飞看着他,再看看傅红雪,好像也有什么意思要说出来。他还没有开口,就听见一个人大声道:“现在我们绝不能回卓家明月心已醒了。她的血流得太多,身子太虚弱,这句话显然是她用尽了所有力气才说出来的。燕南飞让她躺得更舒服些才问“我们为什么不能回卓家去?”明月心喘息着道“因为现在那里定已是个陷断。”她急着要将心里的想法说出来,苍白的脸已势得发红“公孙屠绝不会就这么样放过我们I的,他当然想得到我们I要找卓东来,他们的人多,而且全都是好手,我又受了伤。”燕南飞不让她说下去“你的意思我明白,傅红雪…定也会明白明月心道:“你们不明白,我不是为了我自已,我也知道就凭你们两个人已足够对付他们.可是卓姑娘呢?你们要对付杨无忌的剑,要对付公孙屠的钩,还要对付萧四无的飞刀,哪里还有余力厢顾她?’傅红雪没有开口,也没有反应。明月必看着他,道:“这次你一定要听我的,现在就应该赶紧叫车子停下来。”傅红雪道“不必。”明月心道“你———你为什么不肯?☆傅红雪脸上还是全无表情,谈妖道“因为这条路并不是到卓家去的路。”明月心怔了征,道“不是?怎么会不是?”傅红雪道“因为我本来就是要他赶车出城的,他怎么敢走别的路?”明月心松了口气,道“原来你的想法也跟我一样。”博红雪冷冷道“我从不拿别人的生命冒险。”明月心道“可是你刚才—……”傅红雪道:“我刚才那样说,只不过是为了试探这位卓姑娘。”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马车忽然停下。赶车的转过头,陷着笑道“这里已经是城外了,傅大侠要往哪条路走T”傅红雪玲冷地看着他陷笑的脸,忽然问道“你练的是不是先天无极派的功夫T”赶车的笑容突然僵硬,道“小人根本没有练过功夫。”傅红雪不听他的,又问道“赵无极,赵无量兄弟,是你的父或叔?还是你的师长?”车夫吃惊地看着他就好像看见了鬼一样。他赶车的技术纯熟,直都坐在前面蹬车非但没有任何举动,而且很听话。他实在想不通这个脸色苍白的怪物,怎么会一眼就看破他的来历。傅红雪道“你的肤色光滑,肌理细密就好像用熟油浸出来,只有练过先天无极独门气功的人,才会这么样。”—这怪物好尖锐的眼力I车夫终于叹了口气,势笑道“在下赵平,赵无极正是家父。”傅红雪道“你是不是有个名字叫食指?”赵平勉强点丁点头他已看出在这怪物面前根本没有说谎的余地。傅红雪道证“以你的家世出身,竟会做这种见不得天日的事,我本该替先天无极清理门户的。”赵平变色道“可是我……”傅红雪不让他开口,冷拎道:“你若不是赵无极的独子,现在就已死在车轮下。”他坐在车厢里连动都没有动。只手上,最灵活的就是食指。—一个坐在车厢里不动助人,怎么能杀得了灵活如食指的赵赵平终于想通了,身子已准备掠起。傅红雪道“今天我不杀你,我只要你留下一只杀人的手1”赵平忽然大笑,通“抱歉得狠,我的手还有用,不能给你。”忽然问,刀光‘闪,血花四激。赵平身已掠起,忽然看见只血淋淋的手凭空落下。他还不知道这就是他日己的手。刀太快,他还没有感觉到痛苦。他甚至还在笑。等到这只手落在地上。他才发现自己助手已少了一只。笑声立刻变成了惨呼,他的人也重重跌下。刀光不见了,刀已人梢。傅红雪还是坐在那里,动也不动。赵平将断腕塞入衣襟,用只手扶着车挣扎着妨起来,盯着他。傅红雪赵平咬着牙道:“我不走,我要看看你的刀。”傅红雪道“刀不是给人看的。”赵平道:“伤砍断了我的手,你至少应该让我看看你的刀。”傅红雪凝视着他,忽然道6好,你看”刀光一闪,一根根断发面丝般飘散。这是赵平的头发。等到他看见这雨丝般的落发,刀光已不见了。刀已入鞘。他还是汲有看见这柄刀。他的脑却已因恐惧而扭曲,忽然一步步向后退,嘶声嚷呼道“你不是人,你是个恶鬼,惊用的也是把鬼刀……”漆黑的刀,漆黑购脖子。卓玉贞也在看着这柄刀,巴看了很久,眼睛里也有了恐惧。这柄刀仿佛已长在傅红雪手上,已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卓玉贞试探着问“你有没有放下过这把刀?”傅红雪道:“没有。”卓玉贞道“你能不能让我看看?”傅红雪道“不能。”卓玉贞道“你有没有让别人看过?”傅红雪道:“没有”卓玉贞道:“这真是把鬼刀?”傅红雪道“鬼不在刀上,在心里,只要心里有鬼的人,就避不开这把刀”人没有动,马车也没有动。燕南飞叹了口气,道:“看来我们现在已没有什么地方可去了1”傅红雪道“有。”燕南飞道“去哪里?”傅红雪道:“孔雀山庄。”燕南飞很意外:“又到孔雀山庄去,那里傅红雪道“还有个秘密地窖。”燕南飞立刻明白:“你要明月心躲到那里去养伤?”傅红雪道:“没有人想得到她会在那里,那里已是死地。”燕南飞道“这也是置之死地又后生?”傅红雪道:“是。”燕南飞道“我们还是坐这辆车去?”傅红雪道“车马都不会泄露秘密更中会出卖人。”燕南飞道“只行人才会出卖人所以你赶走了赵平。”傅红雪道“是。”燕南飞道“现在谁去赶车T”傅红雪道“你。”地室的石壁上虽然被炸开个大洞,别的地方依旧坚固完整。燕南飞道“现在这里唯一的出人道路,就是这个洞了。”傅红雪道“只能出,不能人。”燕南飞道“为什么?”傅红雪道“因为明月心还有孔雀钥。”燕南飞道:“她的孔雀领也有用T”傅红雪道:“有。”燕南飞道“只要她拿着孔雀翎守在这里,就没有人种得进来。”傅红雪道“绝没有。”燕南飞叹道;“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希望没有别的人来。”卓玉贞忍不住道“你们是不是要让她一个人留在这里?”傅红雪道“不是。”卓玉贞道“谁留下来陪她?”傅红雪道“你。”卓玉贞道“你们呢T你们要走:”傅红雪道“是。”卓玉贞道“到哪里去?”傅红雪道“去杀人”卓玉贞道“去杀那些杀人的人?”傅红雪点肯放过我,我也同样不能放过他”卓玉贞看着他手里的刀“杀人防人是不是心里都有鬼的?”傅红雪道:“是。”卓士贞道“他是不是一定躲不开你这把刀T”傅红雪道“定。”卓玉贞忽然跪下,泪也流下“求求你,把他那颗心带回来,我要用他的心祭我肚里孩子的父亲。”傅红雪凝视着她,忽然道“我可以做这种事.你却不能说这种卓玉贞道“为什么T”傅红雪道:“因为话里有杀气。”卓玉贞道“你怕我肚里的孩子染上杀气?”傅红雪点点头,道“有杀气的孩子,长大后难免杀人。”卓玉贞咬紧牙根,道“我希望他杀人,杀人总比被杀好。”傅红雪道“你志了一点”卓玉贞道“你说。”傅红雪道“杀人的人迟早总难免被杀的I”地室中阴森面黑暗,连桌椅都是百头,又硬又拎。明月心却坐得很舒服,因为傅红雪临走时已将车上所有的垫子都拿来了。华丽的马车,柔软的垫子,卓玉贞也分到个。傅红雪走,她就忍不住叹息,道6想不到他居然还是个这么细心的人”明月心道“他足个怪人,燕南飞也怪,但他们都是人,而且是男人,真正的男人。”卓玉贞道“他们好像对你都不错。z明月心道:“我对他们都不错。n卓玉贞道“可是你总得要有选择的,一个女人,总不能同时嫁给两个男人。”明月心勉强笑了笑,道“我已经选好了。”卓玉贞道“你选的是谁?”明月心道“是我自己。”她淡谈地接着道“一个女人虽不能同时嫁给两个男人,却可以两个都不嫁。”卓玉贞闭上了嘴,她当然也看得出明月心不愿再谈论这件事。明月心轻抚着手里的孔雀钥她的手比黄金还冷,她有心事。是不是卓玉贞说了那些话,才勾起了她的心事?过了很久,卓玉贞忽然又问道你手里拿着的真是孔雀翎?”明月心道:“不是真的。”卓玉贞道:“你能不能让我石看?”明月心道“不能。”卓玉贞忍不住问:“为什么?”明月心道;“因为孔雀钥虽然不是真的,但却也是件杀人的利器,也有杀气,我也不愿让你肚里的孩子染上乐气。”卓玉贞看着她.忽然笑了“你知道我为什么笑?”明月心道:“不知道。”卓玉贞道“我忽然发现你说话的口气,就好像跟傅红雪完全一摸样,所以。…/明月心道“所以怎么样?”卓玉贞义笑了笑,道“假如你非嫁不可,我想你一定会嫁给他的。”明月心笑了笑笑得很勉强“幸好我并不是非嫁不可。”卓玉贞垂下头“可是我却非嫁小可。”明月心道“为什么?”卓玉贞凄然道“因为我的孩子,我不能让他没有父亲。”明月心也忍不住要问“你想要谁做他的父亲?”卓玉贞道:“当然娶一个真正的男人,一个可以保护我们的男明月心又忍不住问“一个像傅红雪那样的男人?”卓玉贞居然不否认。明月心笑得更勉强“你知不知道他有多么无情?”卓玉贞幽幽地—笑,道“是有情是无情?又有谁能真的分得清Z”“我们还是坐这辆车夫?’“嗯。”“现在应该由谁来赶车了?”“你。”燕南飞终于沉不住气了:“为什么还是我?”傅红雪道:“因为我不会。”燕南飞征位:“为什么你说的话总是要让我一听就怔住?’傅红雪道“因为我说的是真活。”燕南飞只有跳上车,探鞭打马“你看,这并不是件困难的事,人人都会的,你为什么不学?”傅红雪道“既然人人都会,人人都可以为我赶车,我何必学……燕南飞征伎。“你说的确实都是真话。”他苦笑着摇头:”但我却希望你偶尔也说说谎话。”“为什么?”“因为真话听起来,好像总没有谎话那么叫人舒服。”马车前行走了很久,傅红雪直在沉思,忽然问道:“你认得那个陪杨无忌下棋的人?”燕南飞点点头,道“他叫顾棋,是公予羽手下的大将。”傅红雪道:“听说他门下有四大高手,就是以琴棋书画为名的……燕南飞道:“是五大高手,俞琴、顾棋、王书、吴画、萧剑。”傅红雪道“这五个人你都见过?”燕南飞道“只见过三个月,那时公子还没有找到俞琴和萧剑。”傅红雪凝视着他,道:“那时是什么时候?”燕南飞闭上了嘴。傅红雪却不放松,追问道:“是不是你跟公子羽常常见面的时候?”燕南飞还是闭着嘴。傅红雪道“他的秘密你都知道,他门下高手你都眼熟,你们以前当然常有来往。”燕南飞不否认,也不能否认。傅红雪道:“你们究竟有什么关系?”燕南飞冷冷道“别人向都说你措语如金,为什么我总觉得你是个多话的人?”傅红雪道“因为你不会说谎,又不敢说真活。”燕南飞道“现在我要说的是你,不是我。”傅红雪道:“我要说得却是你。”燕南飞道“我们能不能说说别的?直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你要到哪里去”傅红雪道:“你知道,要找猎人,当然要到他自己布下的陷阱那里去找。,燕南飞道:“是卓东来的家?”傅红雪道“以前是的。”燕南飞道:“现在已不是?”傅红雪道6死人没有家。”燕南飞道:“卓东来现在已是个死人?”搏红雪道:所以那地方现在已只不过是个陷阱。”燕南飞叹了一口气,道“我只希望那些猎人还留在那里没有傅红雪道:“他们应该还没有走,要做猎人,第一样要学会的就是忍耐。”卓东来果然已是个死人,连尸体都已冰冷。这并不意外,要想以杀人为业,第样应该学会的就是灭口伤只要参加他们一次行动随时都可能被他们杀了灭口在他们眼中看来,一个人的生命绝不会比一条好狗珍贵。卓东来已像是好狗般死在树下。傅红雪远远地看着目光中充满了悲伤和拎悯。生命本是可贵助,为什么偏偏有些人不知道多加珍借T他同情这个人,也许只因为臼已几乎也被毁在“酒”字上。酒的本身并不坏问题只在你自己。你自己若是愿意沉沦下去,不能自拔,那么世上也绝没有任何人能救你。燕南飞心里的感触显然没有这么深他还年轻还有满怀雄心壮所以他只想问“陷阱在这里,猎人呢?”傅红雪沉默着,还没有开口,屋角质忽然响起一声轻叱“看刀”一闪刀光如闪电,直向他背后打来,傅红雪没有闪避,没有动,动的是他的刀“盯”的一响,火星四激,一道刀光冲天面起,看来就像是已种破云层飞至天外。傅红雪的刀己入。燕南飞松了一口气,道“看来至少还有一个人汲有走I傅红雪淡淡道“我看得出他早已学会忍耐。’这两句话说完,刀光才落下,落下时已分成两点,流星般掉在地是一柄刀,飞刀刀锋相击,余力反激,竞已冲天飞起数丈。四寸长的飞刀,已断成了两截。有谁能想像这一刀飞出时的力量和速度?可是傅红雪反手挥刀,就将这一刀击落,百炼情钢的刀锋,竞被击断。屋角后有人在叹息“果然是天下无双的刀法,你果然没有说傅红雪缓缓转过身:“你为什么还不走?”他一转身,就看见了萧四无。萧四无是空着手走来的,冷冷道“萧公子的四无之中,并没有无耻三字,就算要定,也耍走得光阴磊落。”他的手里没有刀,就像是一个处女忽然变成赤棵,连手都不知道应该放在哪里才好。可是他没有逃。傅红雪看着他“你只有一把刀?”萧四无道“今天我要对付的是你,我只能带一把刀”傅红雪道“为什么?”萧四无道:“因为我知道第一刀就是最后一刀,所以我这一刀击出,必尽全力。”傅红雪道:“伤自己先将自己置之于死地,出手时才能全无顾萧四无道“正是如此。”他缓缓地接着道“何况我这一刀击出势在必中,若是不中,再多于百柄刀也是没用的。”傅红雪盯着他,忽然挥丁挥手,道:“你说得好,你走”萧四无道“你让我走?”傅红雪道“这次我也不杀你,只因为你说了两个字”萧四无道;“哪两个宇?”傅红雪道“看刀”飞刀出手.先发声示警,这绝不是卑鄙小人的行径。傅红雪道“我的刀只杀心里有鬼的人,你的刀上有鬼,心中却无鬼。”萧四无的手忽然握紧,眼睛里忽然露出种奇怪的表情,过了很久才缓缓道“我若不说这两个宇,你能不能破我那一刀T”傅红雪道“你已后悔?”萧四无道:“不是后悔不过想知道实情而已。”傅红雪又盯着他看了很久,冷冷道:“你若不说那两个字,现在你已是个死人”萧四无连一个字都不再说,掉头就走,并且走得很快,而且绝不回头。屋角后却有人在叹息“就算他不后悔,你却要后悔的。”一个人缓缓走出来,青衣白袜,正是顾棋。傅红雪道“我后悔T后梅什么?”顾棋道“后悔没有杀了他”傅红雪的手握紧。他本有两次机会杀了那个骄傲的年轻人,可是他全都放过了。顾棋道:“良机一失,永不再来,若要杀人,百无禁忌。”他笑了笑,接着道:“这砍你不杀他,下次只伯就要死在他手里。”傅红雪盯着他,忽然冷笑,道“你呢?这沈我该不该杀你?”顾棋道“这就要看了,看你是要杀我的中盘?还是要杀我的右角的那条大龙?看你拿的是自子?还是黑子?”傅红雪不懂,他不下棋。有闲暇的人才下棋,他有闲暇时只拔所以顾棋只好自己笑:“我的意思是说,你不能杀我的人,只能杀我的棋,因为我只会下棋,何况这局棋本是你们下的,你根本连我的棋都杀不了。”他微笑着从傅红雪面前走过去,他知道傅红雪绝不会出手,因为他完全没有戒备,任何人都可以杀了他,但傅红雪不是任何人,傅红雪就是傅红雪。燕南飞看着他走过去,忽然笑了笑,道“看来你这一着又没有走顾棋道;“可是今天我连输了三盘。”燕南飞道“输给杨无忌?”顾棋道:“只有他习能赢我。”燕南飞道“为什么?”顾棋道“因为他杀模也像杀人样百无禁忌,我却有心事。”燕南6道/什么心事T”顾棋道6我怕输棋。”只有怕输的人才会输不该输的棋,越怕越输越输越怕。只有心中充满畏惧的人才会杀中该杀的人—对正义畏惧,对真理的畏惧。夜已很深。顾棋走出门,忽又回头,道/我劝你们I也不必再留在这里……燕南飞道“这里已没有人?”顾棋道/没有活的,只有死的。”燕南飞通“公孙屠他们不在这里?”顾棋道“他们根本就没有来,因为他们急着要到别的地方去。”燕南飞道;“到哪里去?”顾棋道“你们刚才是从哪里来的,他什I就是到哪里去。”燕南飞还想再问,他已走出门,燕南飞追出去,人已不见了。只能听见他的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据说孔雀死的时候,明月也一定会陷着沉下去,沉入地下,沉人海底……。

《绝句*岁寒三友》 文/冰洁 (一)咏梅 玉骨凝脂冷傲香,含羞遮面雪中藏。 花开只为迎春意,怎晓其魂洁自芳。 (仄起首句押韵,平水韵*七阳) (二) 庭前数朵傲寒开,飞雪凝脂冷色皑。 三五亲朋邀满院,清香一缕伴风来。 (平起首句押韵,平水韵*十灰) (三)苍松 不惧严寒翠色青,独来独往任娉婷。 高风亮节铮铮骨,仙寿齐天撼昊庭。 (仄起首句押韵,下平九青) (四) 顶天立地傲苍穹,斗雪凝枝醉舞风。 万古常青浑不怕,文人墨客笔中丰。 (平起首句押韵,平水韵一东) (五)翠竹 闲来静赏尔从容,淡雅无华傲冷冬。 岁末还余青翠色,曾疑春至又相逢。 (平起首句押韵,平水韵二冬)

院子里的银杏树在风中蔌蔌作响,棋盘落于声幽雅如琴弦,修指甲的白衣少年脸上全无表情,下棋的人连头都没有始起。明月心忍不住道“我们并不是来看人下棋的。”公孙屠道“我知道你们是来找我的,我就是血洗孔雀山庄的人,你们并没有找错。”明月心的手握紧,指中已刺入肉里.道“他们三位呢?”公孙屠没有直接回答却先引见了那个修指甲的白衣少年。“这位就是洛阳萧家的四无公子。”他显得像是在示威“四无的意思,就是飞刀无敌杀人无算,翻脸无情。”“还有一无呢?”就就是不翻脸也无情。”公孙屠道“他还有个很长很奇怪的名号,叫做“上天入地寻小李,一心一意杀叶开。”昔年小李飞刀威镊天下,飞刀一出,例不虚发,他的光辉和伟大,至今无人能及。叶开得自他真传,谈笑江湖三十年,虽然没有妄杀过一个人,却也没有一个人敢轻犯他。明月心道“这位无心的公子不但有把握可以杀叶开,还要找小李探花比一比高低?”公孙屠道:“好像是的。”明月心也笑了“他的口气好大。”公孙屠道“口气大的人本领通常也不会小。”明月心道“好像是的。”公孙屠微笑道“其实不对?”明月心道“口气越大本领越小,江湖中岂非有很多人都是这样子的?”公孙屠的笑像是在挑拨,她的笑却完全是在挑战,这句话她本就是对着萧四无说的”这傲慢的少年却好像根本没有听见她在说什么,脑上还是全无表情。他手上的刀也动得很慢,每一个动作都极小心,好像生怕划破了自己的手。他的了干燥稳定,手指长而有力。傅红雪从未注意过别人的手,现在却注意他的,每一个动作都观察得很仔细。修指甲并不是件很有趣的事☆并不值得看。萧四无却仿拂被看得很不安,忽然冷冷道:“看人修指甲,就不如看人下棋。”公孙屠笑道“尤其下棋的这两位,都是当今天下的大国手。’明月心眨了眨眼.道“这位道长就是紫云观的大老板7”公孙屠好像又想挑拨,故意问道:“道观中哪有大老板7”明月心哭道“在道观里观主就是大老板,在妓院里老钨儿就是大老板,大老板这名称本就是各种人都可以用的。”白发人刚拈起一颗旗子,忽然抬头向她笑了笑,道“不错,我就是这里的大老板。”明月心媚然道“最近这里生意怎么样?”白发道:“;还过得去,无论什么时候,总有些愚夫愚妇来上香进油的,何况每年的春秋佳日,都正好是我们这行旺季的。”他说话的口气居然也好像真的是个大老板了。明月心笑得更愉快,道:“大老板本来是无趣的多,想不到你这位大老板竟如此有趣。”白发道人道“我本就是个百无禁忌的人。”他也笑得很愉快,明月心的笑却忽然变得有些勉强“百无禁忌T大老板你贵姓?”白发道人道我姓杨。’明月心道“杨无忌?”白发道人道“好像是的。”明月心忽然笑不出了。她知道这个人三十年前,杨无忌就已是和武当掌门、巴山道士齐名的“方外七大剑客”之一。她已知道江湖中用来形容这道人的四句话—第一旬是“百无禁忌”,最后一句也是。这四句话知道的人很不少。“百无禁忌,一笑杀人,若要杀人,百无禁忌。”据说这道人若是冷冰冰的对你,反而拿你当作个朋友,若是对你笑得很和气,通常就只有一种意思他要杀你据说他要杀人时,不但百无禁忌,六亲不认而且上天入地,也非杀了你不可。刚才他就笑了,现在还在笑,他准备什么时候出手?明月心盯着他,连一刹那都不敢放松。谁知杨无忌却又转过头,“叮”的响,手指拈着的棋子已落在棋盘上。这一颗子落下,他就拂袖扰乱了棋局,叹道“果然是一代国手,贫道认输了。”青衣白袜的中年人道/这一着只不过是被人分了心而已,怎么能算输?”杨无忌道“着下错,满盘皆输,怎么不算施?何况下棋正如学剑,本该心无二用,若是被人分了心,怎么能算高手。”公孙屠笑道:“幸好道长下棋时虽易被分心,出剑时却总是一心一意的。”杨无忌淡淡道“幸好如此,所以贫道至今还能偷生于人世。”青衣白袜的中年人却叹了口气道/不幸的是,我下棋时虽能一心意对剑时一颗心就变得乱如春草般。”明月心道;“你贵姓7”青衣人道“不能说.不能说。”明月心道6为什么不能说?”青衣人道“因为我本来就是个无名之辈,我只不过是个棋童而明月心道;“棋童谁的棋童?”燕南飞忽然笑了笑,道“棋童的主人,当然是公子。”青衣人好像刚看见他,立刻也笑了笑拱手道“原来是燕公子。”燕南飞迢“只可惜我不是你的公子。”青衣人微笑道/公子近来可曾着棋?”燕南飞道“逃命还来不及,哪有功夫着棋?”育衣人笑道“在下却是为了着棋,连命都不要了,又何必再去逃命?”燕南飞大笑,青衣人微笑,原来这两个人本来就认得的。棋童已如此,他的公子是个什么样的人?燕南飞又问道“你的公子近来可曾着棋T”青衣人道“不曾。”燕南飞微笑道“他不曾着模,想必不是为了逃命,他只要人的命。”育衣人大笑,燕南飞微笑他们I说的这个人是不是公子羽?燕南飞和公子羽本来也是朋友?青衣人拱了拱手,道:“公子再坐坐,在下台辞。”燕南飞道“你为何不再坐坐?”青衣人道“我是来着棋的,无棋可着,为何要留下?”燕南飞道“为着杀人”青衣人道“杀人?谁想杀人?”燕南飞道“我I”他忽然沉下脑,冷冷地看着公孙屠道“我要杀的人就是你。”公孙屠一点也不意外,却叹了口气,道“为什么人人都要乐我T”燕南飞道“因为你杀人杀得太多。”公孙屠淡淡道“要杀我的人也不少,我却还活着。”燕南飞道“你已活得太长丁,今日只怕已到了死期。”公孙屠悠然道:“今日本就是死期,却不知是谁的死期T”燕南飞冷笑,同时已亮出了衣下的剑,蔷薇剑这柄软剑平时居然能像腰带般藏在衣下,柔软的皮鞘也不知用什么硝红的,红得像是春天的蔷薇。看到这柄剑,公孙屠眼睛里也不禁露出尊敬之色:“我细道这柄剑,百炼千锤,可柔可刚果然是天下少有的利器”燕南飞道;“我也知道你的钩,你的钩呢?”公孙屠笑了笑,道“你几时见过用钩采花的?”燕南飞道“采花T”公孙屠道“蔷薇难道不是花?”青衣人忽然道“你若想果蔷薇,就不该忘了蔷薇有刺,不但会刺伤人的手,也会刺伤人的心。”公孙屠道“我己无心可伤。”青衣人道“但是伤还有手可伤。”公孙屠又笑了笑,悠然道:“他伤我的手,我就伤他的心。”青衣人道“用什么伤他的心T”公孙屠道:“用人。”青衣人道“什么人?”公孙屠道:“卓玉贞。”育衣人道:“他伤你,你就杀卓玉皮?”公孙屠点点头,道:“卓玉贞不能死,所以我也不能死,能死的只有他I”青衣人道:“这一战你岂非己立于不败之地2”公孙屠道:”本来就是的。”他微笑着,看着燕南飞:“所以现在称总该明白,今日究竟是谁的死期?”燕南飞道:“你的”他冷冷地接着道;“死人才不能杀人,我要让卓玉贞活着,更非杀了你不可”公孙屠叹了口气,道“看来你还是不太明白,只因为我刚才说了句话你没有听见。”青衣人道“我听见了。”公孙屠道“我说的是什么?”青衣人道:“你说只要你一见血,就要他立刻杀了卓玉贞。”公孙屠道“我是对谁说的?”青衣人道“我不认得那个人,只知道你叫他‘食指’I”公孙屑道“现在他的人呢?”青衣人道“带着卓玉负定了。”公孙屠道:“到哪里去了?”青衣人道“我不知道。”公孙屠道“谁知道?”青衣人道“好像没有人知道。”公孙屠道“本来就没有人知道”他又微笑着,看着燕南飞“现在你是不是已完全明白?”燕南飞点点头,居然还能不动声色。公孙屠道,“今日是谁的死期T”燕南飞道:“你的。”公孙屠摇头苦笑,道“看来这人不但真倔强,而且真蠢,居然到现在还不明白。”燕南飞道:“不明白的是你,因为你千算万算,还是忘了一点。”公孙屠道“哦?”燕南飞道:“你忘了我不能死,更不想死,何况,我若死了,卓玉贞还是救不回来,所以我为什么要让你杀我?为什么不杀你?”公孙居怔了怔,道“既然大家都不能死,你说应该怎么办?”燕南飞道“亮你的钩对我的剑,十招之内,我着不能胜你,我就送你一条命”公孙屠道“谁的命?”燕南飞道“我的。”公孙屠道“你若胜了我,我也得送你一条命7”燕南飞通:“当然。”公孙屠道“你要谁的命?卓玉贞的?”燕南电道“我要看着你将她恭恭敬敬地送到我面前。”公孙屠沉吟着,又去问那青衣人,道:“这句话是不是燕南飞亲口说的?”青衣人道“是。”公孙屠道“燕南飞是不是个守信用的人?”青衣人道“一诺干金,死而无悔。”公孙屠忽又笑了,大笑道“其实我说来说去,为的就是要等他说这句话。”他的笑声停顿时钩己任手。雪亮的钩,亮如鹰眼,利如鹰,份量虽沉重变化却轻巧.公孙居微笑道“你知不知道这柄钩的好处在哪里?”燕南飞道“你说。”公孙屠轻抚钩锋,道“这柄钩虽重,但是在斗室之中,也可以运用自如,却不知你的剑如何?”燕南飞道“我若被你逼出此室,也算输了。’公孙屠大笑,道“好你还不拔剑?”燕南飞道:“不必拔剑。”公孙屠道“不必?”燕南飞道:“剑在鞘中,也同样可以杀人又何必跋剑?拔出来后,反而未必能杀人。公孙屠道“为什么?”燕南飞道/因为这柄剑最可怕之处本不在剑锋,而在剑鞘。’公孙屠不懂“难道剑鞘比划还利?”燕南飞轻抚着鲜红的剑鞘,道“你知不知它是用什么染红的?”公孙屠不知道。燕南飞道“是用‘血蔷薇’的花汁。”公孙屠显然也不知道什么是血蔷薇,他根本从来也没有听说过。燕南飞道“血蔷薇就是用五种毒血灌溉成的蔷薇。”公孙屠道;“五种毒血?哪五毒?”燕南飞道“七寸阴蛇百节缴蛆,千年寒虹,赤火毒撅。”公孙屠道“还有种呢?”燕南飞冷冷道“还有一种就是那些不忠不义的叛徒贼子”公孙屠这砍居然没有笑出来。燕南飞道:“蔷薇剑要杀的就是这五毒,若是通见孝子忠臣义气男儿,这柄剑的威力根本就发挥不出。”公孙屠冷笑道“剑鞘的威力T”燕南飞不否认,道/若是遇见了五毒血蔷薇的花魂就会在剑上复活。”他盯着公孙屠,“你若是这五毒之一这时你就会嗅到一种神秘而奇异的香气,血蔷薇的花魂就会在不知不觉巾摄去你的魂魄。”公孙屠大笑,脸上每一条刀疤都笑得扭曲蠕动起来,就像是一条毒蛇。燕南飞道“你不信?”公孙屠道“你的剑上有花魂,我的钩上也有。”燕南飞道:“有什么?”公孙屠道:“厉鬼冤魂。”他的笑声嘶裂笑容狰狞“也不知有多少条死在这柄钩下的历鬼冤魂,都正在等着我为他们找个替死鬼,好让他们早早超生。”燕南飞道“我相信,我也可以想象到,他们最想找的就是你。”公孙屠道“你为何还不出手?”燕南飞道“我已出手”公孙屠笑容消失,脸上的毒蛇就像忽然同时被人捏住了七寸,立刻僵死6燕南飞的剑果然已开始在动☆他动得根慢,动作中带着种奇异的韵律,就仿佛蔷薇的花瓣在春风中开放,完全看不见一点可以致命的威力。公孙屠冷笑,钩已击出,他的出手快而准,多年来助无数次生死恶战,已使得他完全强绝了那些繁复花哨的招式,他每一招击出,都绝对有效。可是他的招式忽然就被卷入了蔷薇剑那种奇妙的韵律里,就好像锋利的贝壳被卷入海浪。潮退的时候,他所有的攻击都已消失了威力。然后他就嗅到了种神秘的香气,眼前忽然变得一片鲜红,除了这片鲜红的颜色外,别的都已看不见了,又像是忽然有一道红幕在他眼前远下”他的心弦震动,想用手里的钩去跳开这片红旗,去刺穿它,可是他反应已迟钝☆动作已缓慢,等到这片鲜红消失时,蔷薇剑已在他咽喉上”他忽然觉得喉咙发干,满嘴苦涩,而且很疲倦,疲倦得几乎要呕吐,“叮”的一响,他的钩已落在地上。杨无忌长长吐出口气,显然刚才也同样能感受到剑上那种神秘的压力。他学剑四十年,居然看不见燕南飞用的是什么剑法。青衣人也吐出口气,喃喃道:“这就是心剑?剑上真的有花魂复燕南飞道“还没有复活,只不过偶然苏醒了一次而已.”青衣人动容道“若是真的复活了呢?”燕南飞神情严肃,缓缓道“花魂复活,素愿得偿,我也就死而无撼了。’青衣人道:花魂复活时必有人死?”燕南飞道:“必死无疑。”育衣人道“什么人死?”燕南飞说:“至少有两个人,一个是我,还有一个是…。’他没有说下去,青衣人也没有催促他说下去。两个人脸上忽然同时露出种很奇怪的表情,忽然同时笑了。燕南飞笑得更愉快。蔷薇剑仍在公孙屠的咽喉上,他知道一定很快就能见到卓玉贞的。“套车,备马,先DQ人送卓姑娘上车,再送我们出去。”他们的条件公孙屠完全答应。明月心微笑着站起来,心里也不禁松了口气,这一次他们总算没有失败。萧四无还在修他的指中,他的手还是同样稳定,冷酷的眼睛里却已露出了焦躁之意。因为傅红雪还在盯着他,基至在燕南飞出手时,他的目光都没有移开过。除了这少年的一双手之外,世上好像再没有什么别脑事值得他去看一眼的。萧四无的手背已隐隐露出了青筋,仿佛已用出了很大的力量,才能使这双手保持稳定。他的动作还是很轻慢,甚至连姿势都没有改变,能做到达一点确实很不容易。傅红雪忽然道“你的手很稳.”萧四无淡谈道,“直都很稳。”傅红雪道:“你的出手一定也很快,而且刀脱手后,刀的本能还有变化。”萧四无道:“你看得出?”傅红雪点点头,道“我看得出你是用三根手指掷刀的,所以能夜刀锋上留下回旋之力,我也看得出你是用左手掷刀的,先走偏锋,再取标的。”萧四无道“你怎么能看得出?”傅红雪道:“你左手曲拇指、食指和中指特别有力。’萧四无笑容艰湿.冷冷道“好眼力。”傅红雪道:“好川”萧四无傲然道“本就是好刀”傅红雪道:“虽是好刀,却还是比不上时开。”萧四无的动作突然停顿。傅红雪也终于站起来,道“叶开的飞刀出手,当今天下最多只有一个人能破解。”萧四无手背的青筋更凸出,道;6我的刀呢?”傅红雪谈淡道“现在这屋子里过少已有三个人能破你的刀”萧四无道“你也是其中之一?”傅红雪道“当然是的。”他慢慢地转过身,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萧四无看着他走出去居然没有动,也没有再说一个宇。刀在手也在可是他的刀绝不轻易出手他在看着地上的脚印冷笑。脚印很深,是傅红雪留下来的j他走出这扇门时,全身的力量都已集中。因为他必须集中全部力量来防备萧四无的刀。可是萧四无的刀并未出手。傅红雪走出门,仰面向天,长长吐出口气,竟似觉得很失望。不但失望而且忧虑。他忽然发现这少年远比近年来他所遇见的任何人都可怕他本已看清了这少年的刀路本想激这少年出手。现在出手,他还能接得住,他有把握。谁知这少年的冷静,竞比他自己手中的刀更冷,更可怕。“他三年以后再出手,我是不是还有把握能接得住?”前面有马嘶传来,小院中还是很幽静,傅红雪忽然有种冲动,想回头去杀了这少年,但他没有四头。他漫慢地走了出去。前面走的是燕南飞和公孙屠。蔷薇剑还在公孙屠咽喉上,燕南飞面对着他,一步步向后退。公孙屠却不愿面对他,已闭上了眼,他就像是用竹杖在带着一个瞎子。可是这瞎子实在太危险,他绝不能有片刻放松。明月心是最后走出掸房的,正想加快脚步,赶上傅红雪。这时杨无忌忽然在她身旁出现,道:“你知不知道那道墙后面是什么?”明月心摇摇头。杨无忌笑了笑,道“你马上就会知道的。”看到这个人的笑.明月心手里已捏了把冷汗。杨无忌却往后退了两步,微笑着点头,就在这时,短墙后忽然出现了九个人。九个人十三种暗器,每种至少有三件,弓弦声和机簧声同时一响,三十几道寒光暴雨般打了过来。明月心的反应并不慢,弓弦一响,她的身法已展开。一片刀光闪电般飞过来,为她扫荡了大半暗器。她展动身形向左迟,剩下的暗器已没有一件能打到她。她正在暗中松了口气,一柄剑巳刺入了她的右肋,她几乎完全没有感觉到痛苦.剑锋冷而锐利,她只觉得忽然有阵寒意,只看见傅红雪苍白的脸上忽然露出种奇怪的表情,忽然伸手把她拉了过去。然后她就倒在傅红雪怀里。杨无忌用的是一柄松纹古剑,此刻剑已出鞘剑尖还夜滴着血。他凝视着剑尖的血,脸上忽然变得全无表情。一击必中他早算难了傅红雪会拔刀,早巳算准了明月心会往哪里闪避。他的剑早已在那里等着。这件事每一个细节都早已在他计算之中,他早算淮了这一击必甲短墙外的九个人己全都不见了,傅红雪并没有追,只是冷冷地盯着杨无忌。燕南飞也已停下来,握纫的手仿佛在发抖。杨无忌忽然道“你最好小心些,莫要伤了他,他若死了,卓玉贞也死了。”燕南飞咬紧牙,道:“你是身负重名的剑客,这里是你的道观,你竞在这里用如此卑鄙的手段暗算一个女人,你究竟是什么东西T”杨无忌谈淡道“我是杨无忌,我要杀她”青衣人远远地站在掸房门侧,叹息着道“若要杀人,百无禁忌,杨无忌果然是杨无忌”杨无忌道“此刻我著不杀她,良机错失,以后只伯就永无第二次傅红雪盯着他☆只手握着刀,一只手抱着晕过去的明月心。他可以感觉到明月心的身子在渐渐发冷。杨无忌道:“你们要替她报仇?”傅红雪没有再说一个宇,已开始往后退。燕南飞看着他怀里的明月心,再看着自己剑下的公孙屠。公孙屠还是闭着眼,一张刀疤交错的脸,看来就像是个面具。燕南飞忽然也开始往后退。杨无忌也不意外,谈谈通“马车已套好,卓玉贞已在车上等着,祝你们路顺风。”燕南飞忍不住道“你不怕我上李后杀了公孙居?”杨无忌道“我为什么要伯?公孙屠的死活路我有什么关系?”他忽然转身走向掸房,走到门口时又拉任那青衣人:“走,我们去下棋。”青衣人立刻点了点头,微笑道:“我中就是为了下棋来的。”车马果然已套好,一个身怀六甲的少妇,正坐在角落低头垂泪。傅红雪带着明月心上了车,蔷薇剑却仍在公孙屠的咽喉。燕南飞厉声道“睁开眼来看着我”公孙屠立刻睁开眼。燕南飞盯着他,恨恨道:“我本想杀了你的。”公孙屠道:但你却不会出手,因为你是诺千金的燕南飞。”燕南飞又狠狠地盯着他看了很久,忽然一脚踢在他的小肚子上。公孙屠的身子立刻虾米般弯下,鼻涕,冷汗,一起流了出来。燕南飞连看都不再看他一眼,转身面对着前面的车夫,道:“打马前行,片刻也不许停留,你若想玩花样时,最好莫忘记我的剑就在你背后。”车厢宽大,座位柔软,赶车的技术优良。这本是辆坐起来很令人愉快的马车,可是车厢里的人却没有—个是愉快的。傅红雪忽然道,“我中该杀了萧四无。”燕南飞道:“你并没有出手。”傅红雪道:“因为我有顾忌,所以“。””燕南飞道;“所以你慢了。”傅红雪漫慢地点了点头,道:“若要杀人,百无禁忌,良机错失,永不再来。”他说得很慢,每个宇都似已经过仔细咀嚼。燕南6沉默了很久,才叹息着道我杀公孙屠的机会只怕也已不多了。’傅红雪道“幸好明月心还没有死,卓姑娘也安全无恙。”坐在角落的卓玉贞已收住了泪,看着他,忽然道“你就是傅红傅红雪点点头。卓玉贞道“我没有见过你,可是我常听秋…。秋大哥说起你,他常说你是他唯可以信任的朋友,他还说…。/傅红雪道:“说什么?”卓玉贞黯然道“他再三关照我,万—我在他无法照顾时出了什么事,就要我去找你,所以他将你的容貌说得很仔细。”她又低下头,垂泪道“想不到的是,现在我还好好活着,他却已说到这里她已泣不成声,索性伏在座位上,放声痛哭起来。她是个美丽的女人,她的美丽属于清秀柔弱那一型的,本就最容易让人怜悯同情。明月心虽然聪明坚强若不是傅红雪及时为她止住了血,现在只怕已香消玉须。燕南飞看着她们,忍不住轻轻叹息“不管怎么样,我们总算已对秋庄主有了交待。”傅红雪道“没有交待1”燕南飞很意外“没有?”傅红雪目光刀锋般盯着他身旁的女人,冷冷道“这位始娘不是卓玉贞绝不是。”

本文由qg777唯一官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一刀赌命,岁寒三友

关键词:

上一篇:无往而不胜的童话

下一篇:天王斩鬼刀,明月何处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