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唯一官网_钱柜qg777手机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qg777唯一官网 > 小说 > 天王斩鬼刀,明月何处有

原标题:天王斩鬼刀,明月何处有

浏览次数:191 时间:2019-12-09

能一刀腰斩奔马的,应该是把什么样的刀?没有人看见。刀光是从道穷的树林飞出来的,马车又冲出二三十丈,从这里看过去,看不见人,更看不见刀学”中的“杜威”。燕南飞喘过一口气,立刻问道“你有没有看见那把刀?”傅红雪摇摇头,燕南飞道“但是你一定已知道那是把什么刀?”博红雪点点头。燕南飞叹了口气,道“看来公子羽的消息果然灵通得很,苗天王果然来了。”苗天王的刀,当然是天王斩鬼刀博红雪的手握紧,冷冷地道“来的人只怕还不少。”就在这时,道路两头都有两辆大板车并排驶了过来,将来去的道路都完全封锁,左面第一辆板车上,摆着张木几,两个人正盘膝坐在车上下棋,第二辆板车上,也坐着两个人,一个在修指甲,一个在喝酒,他们对目已做的事好像都很专心,谁也没有拍起头来往这边看一眼。傅红雪和燕南飞居然也好像没有看见他们。右面的第一辆板车上,坐着好几个女人,有老有少,有的在绣花。有的嗑瓜子,还有的在梳头,最老的一个,赫然竟是鬼外婆。第二辆一顿院五碗饭五百个和尚一顿要吃多少腕T要用多大的锅煮饭,才能让这些和尚吃得饱?燕南飞到过少林寺,特地去看过那口锅,他天生是个好奇的人。板车上的这口紫钢锅,看来竟不比少林寺的煮饭锅小。最奇怪的是,锅里居然还有两个人,圆圆的脸,肥头大耳额角上却有些刀疤毒蛇船接下来,从眉心直技到嘴角,使得他这张看来本该很和气的脸,突然变得说不出的诡异邪恶”板车走得并不快,铁梁上的烟锅轻轻摇荡,人坐在里面,就好像坐在摇篮里一样。乌云远去,太阳又升高了些,燕南飞的心却在往下沉。可是他定要勉强作出笑脸,喃喃道“想不到多情子居然没有来。”傅红雪冷冷道:“一击不中,全身而退,这本是他们星宿海的老规矩。”燕南飞笑得仿佛更愉快:“除了他之外,该来的好像全来了,不该来的也来了。”他看着锅里那股上有刀疤的胖予,微笑着又道“郝厨子,你怎么会来的T”胖子脸上购毒蛇在蠕动。他在笑,笑容却使得他的脸看来更狞恶诡秘:“我是来收尸的。”燕南飞道“收谁的尸7’郝厨子道:“什么尸都收,死马收进肚子,死人收进馆材。”板车全部停下来。下棋的还在下模,喝酒的还拿着杯子,梳头的也还在梳头。郝厨子笑道:“看来大家今天的口福不错,郝厨于做助五香马肉,并不是人人都能吃得到的。”燕南飞道“你的拿手菜好像不是五香马肉?”郝厨子道:“我的拿手菜材料不好找,还是将就些吃五香马肉的好。”这句话说完,他的人已钻出铜锅,下板车了,没有亲眼看见的人,实在很难相信这个足足有二百多厅的大胖予,动作居然还这么轻巧灵敏,他身上也有一把刀,菜刀。卓玉贞忍不住想问了:“这个郝厨子,真助是好厨子?”燕南飞道“假的。”卓玉贞道“为什么别人叫他厨子?”燕南飞道:“因为他喜欢炒菜,也因为他喜欢用莱刀。”卓玉贞道:“他的拿手菜是什么?”燕南飞道;“火爆人心,清炒人腰。”年轻的樵夫刚停止呕吐,只抬头看了一眼,就征住。他做梦也想不到这地方会忽然变得这么热闹。今天他只吃了两个干馒头,几根咸菜,本来以为早就全吐完了,再也没有什么可吐的,可是他冉多看两眼,立刻又忍不住吐了起来,吐得比刚才还厉害。郝厨子已拔出了他的菜刀,一刀砍在马身上,就连皮带肉砍下了一大块随手一抛,就抛人了那具大铜蜗里。他的右手操刀,左手抛肉,两只乎一上落,动作又轻巧,又熟练,一匹马眨眼间就被他剁成了一百三十多块,比别人的刀切豆腐还容易。马肉已经在锅里,五香料呢?郝厨子将刀上的血在鞋底上擦干净,就走回去打开那口棺材;棺材里装着的竟是各式各样的作料,油、盐、酱、醋、菌香、八角”…嚼要你能想得出来,棺材里都有。郝厨子喃喃通“这辆破板车正好作柴侥,等到马车烧光,肉也熟正在下棋的杨无忌忽然道:“我的那份不用太烂,我的牙齿好……郝厨子道“出家的道士也吃马肉?”杨无忌道“有时连人肉都吃,何况马肉。”郝厨子笑道“道士若是真想吃人肉,等等这里也会有材料的。”杨无忌道“我本来就在等,我一点也不着急。”郝厨子大笑,用眼角瞟着傅红雪,道:“人肉最补血,若是多吃点人肉,脸色也就不会发白了。”他大笑着,用一只手就将那近三百斤重的铜锅连铁架一起提了下来,又用车厢的碎木,在铜锅下生起一堆火。火焰闪动,烧得“劈啪劈啪”助响。孩子又哭了,卓玉贞只有悄悄地拉开衣襟,喂他们吃奶。手里拿着酒杯的公孙屠忽然吐出口气,道:“好白的皮肤。”郝厨于笑道“好嫩的肉。”正在嗑瓜子的鬼外婆却叹息了一声,道:“好可怜的孩子。”傅红雪只觉得胃在收缩,他握刀的手背上青筋凸出,仿佛已将拔燕南飞却按住了他的手,压低声音道:“现在不能动。”傅红雪当然也看出现在不能动。这些人虽然故做悠闲,其实却无异是个马蜂窝,只要一动,后果就不堪设想。可是不动又怎样呢7这么样耗下去,难道真的等他什I吃完了马肉,再吃人肉?燕南飞声音压得更低,忽又问道“你认不认得‘八个胆予八条命’杜十七?”傅红雪摇摇头。燕南飞道“这个人虽然不是大侠,却比我认得的那些大侠都有侠气,我已跟他约好了在前面城里的天香楼茶馆见面,只要能找到他,什么事都能解决的,我跟他交情很不错。”傅红雪道:“那是你的事。”燕南飞道:“我的事就是你的事。”傅红雪道“我不认得他。”燕南飞道/可是他认得你。”下棋的还在下棋,每个人都还在做他自己做的事,根本没有注意他们,就好像已将他们当作死人。”燕南飞又问道/你是不是很讲理的人?”傅红雪道“有时是的,有时不是。”燕南飞道;“现在是不是已到了不能不讲理的时候?”傅红雪道:“好像是的。”燕南飞再问:“卓玉贞和她的孩子能不能死?”傅红雪道“不能。”燕南飞叹了口气道,“只要你能记住这句话就好了,我们走吧……傅红雪道“走?怎么走T”藏南飞道:“你一听说‘小狗’两个宇,就把卓玉贞和孩子拖上那辆马车,藏到植树里去,别的事由我来负责I”他笑了笑又道“莫忘记我逃命的本事还是天下第一。”傅红雪闭上了嘴。他当然明白燕南飞的意思,他现在巳完全没有选择的余地,无论怎么样,他都绝不能让卓玉贞和孩子落人这些人手里。鬼外婆坐的那辆板车上,一共有五个女人,除了她之外,都很年轻而且都不难看。不难看的意思就是好看,最好看的一个正在梳头,长长的头发,又黑又亮。燕南飞忽然道:“听说苗天王大大小小共有七八十个老婆。”鬼外婆道是八十个,他喜欢整数。”燕南飞道:“听说他不管到哪里,至少还要带四五个老婆跟在身边,因为,他随时随地都可能用得着的。”鬼外婆道“他是个精力充沛的男子汉,他的老婆都有福气。”燕南飞道“你是不是其中之T”鬼外婆叹了口气,道:“我倒很想,只可惜他嫌我太老了。”燕南飞道:“谁说你老,我看你比那位梳头的老太太至少年轻十鬼外婆大笑梳头的女人脸色己变了,狠狠地盯着他。燕南飞又朝她笑了笑,道“其实你也不能算太老,除了鬼外婆外你还是最中轻的一个。”现在每个人都巳看出他是在故意找麻烦了,却还猜不透他究竟想于什么,本来故意不看他的人,现在也不禁多看他两眼。他果然又去找橱子:“除了剁肉切菜外,你这把菜刀还有什么用?”郝厨于避“还能杀人。”他脸上的毒蛇又开始蠕动:用一把上面镶满了珍珠的宝刀杀人,跟用菜刀杀人并没有什么不同c”燕南飞道:“有一点不同。”郝厨子道“哪一点?”燕南飞却不理他了,转过身,打开了棺材,喃南道:“想不到这里面居然还有葱姜,却不知道有辣椒没有呢?”郝厨子大声道“哪一点不同?”燕南飞还是不理他,道“哈,这里果然有辣椒,看来这口棺材简直就是个厨房。”郝厨予中来坐着的,现在却站起来“你为什么不说?究竟有哪点不同T”燕南飞终于回头微笑道“究竟有哪点不同,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红烧五香马肉里是应该摆点辣椒的。”他提着串辣椒,走到围锅旁又道“大概没有人不吃辣椒的,不吃辣椒的是小狗。”郝厨子已气得脸都白了,就在这时,突听一声马嘶一声轻叱。傅红雪已抱起卓玉贞,卓玉贞抱着孩子,两大两小四个人抢上板卓玉贞将孩子放进棺材,傅红雪挥鞭打马,燕南飞提起吊着铜钱的铁架。公孙屠掷杯而起,大喝一声“小心”两个中末说完,卓玉贞也已钻进棺材自己固起了盖子。燕南飞反手一抡,将一锅滚烫的马肉连锅带铁架一起抡了出去,“呼”的一声飞向对面的板车汤汁四溅,健马惊嘶板车倾倒,一块块滚烫的马肉捞着汤汁乱箭般飞出,只要沾着点,立刻就烫起一个水泡。板车上的人用衣袖蒙面,飞掠面起傅红雪右手握刀,左手挥鞭,已从两辆倾倒的板车间冲了出去I萧四无身子凌空,突然翻身,有臀上每一根肌肉都已贯注真力。飞刀就在他的右手上。杨无忌身于掠起时已反手抓住剑两。萧四无的刀已出乎。这一沈他完全没有发出一点声音,这一刀还是用出了全力,打。9还是傅红雪后背。板车虽已倾倒,让出的路并不宽,傅红雪必须全神驾驶马车,他背后也没有长眼睛,根本不知道这闪电般的刀光已打过来就算他知道,也不能回身闪避否则就算他避开了这一刀,也避不开前面路上的板车就在这刻不容缓的一瞬问,他的刀突然自肋下穿出,“叮”的一响,漆黑的刀进出火花,把四寸长的飞刀已被打落在板马:上。杨无忌的剑已出鞘玉女穿梭,凌空下击。博红雪肋下挟住刀鞘,反手拔刀,刀光一闪,迎上了剑光。刀剑并没有相击剑光的来势虽侠,刀更快,杨无忌的剑尖堪堪已刺在傅红雪的咽喉最多只差一寸,这寸就是致命的一寸,只听得一声掺呼,鲜血飞溅,漫天血雨中,凭空落下了一条手臂来,手里还紧紧握着剑—形式古雅的松纹铁剑杨无忌的人落下来时,正落在那滚烫的铜锅上。这就是他一生中最有希望杀死傅红雪的一次,这一次他的剑差不多已刺人傅红雪的咽喉里。只不过差了一寸。健马长嘶,板车已绝尘而去,一片鲜血般的剑光飞过来.隔断了通路傅红雪没有回头。他听见了燕南飞的咳嗽声,燕南飞为他断后的这一剑,想必也巳尽了全力。他不敢回头击看,他生怕自己一回头,就会留下来,和燕南飞另肩死战。只可惜有些人是不能死的I绝不能』冷夜,荒冢。一辆板车在乱坟堆中停下来,屋光如豆,荒凉的乱石岗上渺无人板车上的棺材里却忽然有个人坐了起来.长发披肩,眼如秋水。她就算是鬼,也一定是个美丽的女鬼,足以令荒斋中夜读的书生为她迷醉。她眼被流动,仿佛在寻找她找的并不是书生,而是一个握刀的傅红雪到哪里去了?为什么将她一个人留在这里?她眼睛里刚露出恐惧之色,傅红雪就已出现在她眼前。荒坟问有雾升起,从雾中看过去,夜色仿佛是苍白的,苍白如傅红雪的股。看见了这张苍白的脸,卓玉贞虽然松了口气,却还是很怀疑“我们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傅红雪不答反问“一粒白米,要藏在什么地方最安全?”卓玉贞想了想,道“藏在一大堆白米里。”傅红雪道,“一口棺材要藏在什么地方才最不引入注意?”卓玉贞终于明白她的意思,白米藏在米推里,棺材藏在乱坟间。但她却还是有点不明白“我们为什么不去找燕南飞的那个朋友杜十七?”傅红雪道“我们不能去。”卓玉贞道“你不信任他?”傅红雪道“燕南飞能信任的人,我也同样能信任。”卓玉贞道“你为什么不去?”傅红雪道“天香楼是个大茶馆,杜十七是个名人,我们若去找他,中出三个时辰,公孙屠他们就会知谨的”卓玉贞叹了口气,柔声道“想不到你做事比我还细心”傅红雪回避了她的眼波,从怀里拿出个油纸包“这是我在路上买的一只熏鸡,你用不着分给我,我已经吃过东西。”卓玉贞默默地接过来,刚打开油纸包,眼泪就滴在熏鸡上。傅红雪假装没有看见“我已经去看过,附近两三里之内都没有人烟,后面也没有人跟踪我们,你定要好好睡一觉,天亮时我要你去做一件事。”卓玉贞道“什么事?”傅红雪道“去打听杜十七晚上睡在哪里?我去找他的时候,绝不能让任何人见到。”卓玉贞道“我们还是要去找他?”傅红雪点点头,道“我的样子太引人注目,认得你的人本就不多,我还懂一点易容。”卓玉贞道“你放心,我也不是个弱不禁风的女人,我能够照顾自己的。”傅红雪道“你会不会骑马?”卓玉贞道“会一点。”傅红雪道“那么明天一早你就骑马去,到了有人的地方,立刻将这匹马放定,在路上拦辆车,回来的时候,可以买匹驴子。”北方民风刚健,女人骑驴子倒也不少。卓玉贞道:“我一定会特别小心的只不过该子们……”傅红雪道“孩子们交给我,你喂他们吃饱奶之后再走,所以你今天晚上定要好好的睡。”卓玉贞道“你呢T”傅红雪道“你用不着担心我,有时我走路时都可以睡觉的”卓玉贞看着他,眼波小充满了亲情,也充满了怜惜,仿佛有很多话要说。博红雷却已转过身,面对着夜色深沉的大地,现在就似已睡着正午。孩子们终于睡着了,卓玉贞已去了三个时辰。傅红雪坐在坟堆后的阴影里,痴痴地看着面前的一片荒坟,已很久没有动。他心里在想什么?埋葬夜这些荒坟里的是些什么样的人?那其中有多少无名的英雄?有多少寂寞的浪子?生前寂寞的人,死后是不是更寂寞?—他死了之后,有没有人埋葬他?埋葬在哪里7—这些问题有谁能答复?没有人1傅红雪长长地吐出口气,慢慢地站起来,就看见一山岗。瘦弱面疲倦的驴子,平凡而憔悴的妇人。傅红雪看着她,心里也不禁对自己的易容术觉得很满意。卓玉贞终于安全回来,没有人认出她,也没有人跟踪她。看到傅红雪和孩予,她的眼睛里就发出了光,就像是世上所有的贤妻良母一样,她先过去吻了孩子,又拿出个油纸包“这是我在镇上买的熏鸡和牛肉,你不必分给我,我已经吃过饭了。”傅红雪默默地接过来。她的指尖轻轻触及了他的手,他的手冰冷。如果一个人已在烈日下耽了两三个时辰,如果他的手还是冰冷的,他定有心事。卓玉贞看着他,柔声道“我知道你一定在为我担心,所以我一有了消息就赶回来了。”傅红雪道“你已打听出杜十七……”卓玉贞抢着道“谁也不知道杜十七晚上睡在哪里。就算有人知道,也没有人肯说。”杜十七无疑是个很喜欢朋友的人,他当然应该有很多朋友。卓玉贞道“可是我打听出另一件事。”傅红雪在听着。卓玉贞道“他的朋友虽然多,对头也不少,其中最厉害的一个叫胡昆,城里每个人都知道,胡昆已准备在下个月初一之前杀了杜十七,而且好像很有把握。”傅红雪道“今天好像已经是二十八了。”卓玉贞点点头,道:“所以我心里就在想,这两天杜十七的行踪,胡昆一定知道得比谁都清楚。”你若想打听一个人,去找他的朋友,还不如去找他的仇敌。傅红雪道“你去找过胡昆?”卓玉贞道“我没有。”她微笑着又道:“但是你可以去找他,可以光明堂皇的去找他,用不着怕公孙屠他们知道,他们知道了说不定反而更好。”她笑得温柔而甜蜜,就像是条又温柔又甜蜜的狐狸。傅红雪看着她,忽然明白了她的意思,眼睛里立刻露出了赞赏之卓玉贞道:城里最大的茶馆不是天香楼,是登仙楼。”傅红雪道“胡昆常常到那里去?”卓玉贞道“他每天都去,几乎从早到晚都在那里,因为登仙楼就是他开的1”天黑了之后,傅红雪就将卓玉贞和她的孩子们I留在那乱石山岗上。留在那阴森、荒凉、黑暗、恐怖的乱坟间,他怎么能放心的?也许就因为那里太荒凉.太黑暗,绝对没有人想得到他会将他们留在那里,所以他才放心。他是不是真的绝对放心T不是的可是他一定要为她们安排好很多事,让他们平平安安地活下去,他知道自己绝不能永远陪着她们的—世上没有任何个人能永远陪着另一个人。人与人之间无论相聚多久,最后的结局都是别离.—不是死别,就是生离。他忽然想到了明月心。他直在勉强控制着自已,不让白己去想她。可是在这无人的山坡上在这寂寞的静夜里,越是不该想的事,反而越容易想起来。所以他不全想起了明月心,还想起了燕南飞,想起了他们在离别时,明月心凝视着他的眼波,也想起了燕南飞那干涩的咳嗽声,和血红的剑。现在他们I的人在哪里?是在天涯?还是在烘炉里?傅红雪不知道他甚至不知道自已的人在哪里?是在洪炉里?还是在天涯?他紧紧握着他的刀。他只知道刀是从洪护里炼出来的他的人现在岂非也正如洪炉里的刀

死黑!死寂没有光,没有声音,都不可怕,真正可怕肋是没有希望。他们已完全陷入死亡的陷阱里。孩子们没有哭,孩子们I在吃奶,只有在他们的吮吸中,还跃动着生命的活力”可是他们的生命能维持多久呢?傅红雪又握紧了他的刀,可是现在这死亡的陷阱就连他的刀都巳无法突破他本该去安慰卓玉贞的,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的心太乱。生死之间,他一向看得很谈他放不下的是这两个孩子。虽然他并不是孩子们的亲生父亲,可是他们之间已有了种奇妙的联系,甚至比父子更亲密的联系。因为这两个孩子是他亲手迎接到人世来的,仿佛已成了他自己生命的延续。这种情感复杂而微妙,就因为人类有这种情感所以这世界才能存在。卓玉贞忽然道“我听明月心说过,你们以前好像也曾被关在这里。”傅红雪道“嗯。”卓玉贞道:“你以前既然有法子脱身,现在一定也能想出法子来的。”她眼睛甩发着光,充满了希望。傅红雪实在不忍让她的希望破灭,但却又不能不让她知道事实的真像。“上次我们脱身只因为那时候这里正好有件破壁的利器。”现在这里却已是空的,除了他们四个人之外,只有一具尸体。尸体已冰冷僵硬,他们险些早已或者必将变成这样子的。卓玉贞眼睛却还存在着线希望“我常听人说,你的刀就是天下无双的利器”傅红雪看着手里的刀,声音中充满痛恨“这是杀人的利器,不是救人的。”他痛恨的不是别人,而是他自己,只要能让孩予们活下去,他不惜做任何事。可是他偏偏无能为力。卓玉贞的希望终于完全破灭了,却勉强笑了笑,道“我们至少还有一个希望。”她在安慰博红雪“燕南飞要你在这里等,他一定会回来的。”傅红雪道,“他若要回来,早巳该回来,现在就算回来了,也一定会认为我们已不在这里。”卓玉贞闭上了嘴。她当然也知道博红雪说的是事实,燕南飞绝对想不到他们会在这里逗留这么久的,更想不到傅红雪会被人活活埋葬在这里。以傅红雪的耳目和反应。上面无论任何人只要有一点行动,都应该瞒不过他。又有谁能想得到那时他正在为孩子接生?又有谁能想得到这时会有孩子的啼哭?世上本就有很多事是任何人都无法预料购,真实的事有时甚至比神话还离奇。孩子们又开始哭了。傅红雪手心在躺着冷汗,他忽然想起他还可以为他们做一件事。件他本来宁死也不愿去做的事。可是现在他一定要去做。赵平也是个老江湖,老江湖的身上总是会带着些急救应变的东西。去剥夺一个死人的所有,这种事他本来一想起就会恶心。可是现在他却已经在做这种事。他找出了一个火折子,一卷长绳,一块驱蛇避邪的雄黄精,一瓶刀伤药,半截已经啃过了的人参,一串钥匙,一朵珠花,几个金镍于,几张银票和一封信。珍珠和黄金本是世人不择手段去夺取的珍宝,甚至不惜用自己的人格去交换,但是现在,却已变得毫无价值。这岂非也是种讽刺?生育后的虚弱,孩子们的奶汁。无论谁都知道卓玉贞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人参。傅红雪默默地拨出刀,削去了被啃过的部分这是他第一次为了件没有生命的东西拔刀,却已是卓玉贞第二次看见他的刀,他不在乎。他和卓玉贞之间的樊篱,已在生育的过程中被打破了。现在他们两人之间,也已有了种奇异的联系。卓玉贞也没有提起这件事,默默的接过人参,眼睛却盯在那朵珠花上。那是朵牡丹,每一颗珍珠都毫无理疵。柔润的光泽,精巧的镶工,在黑暗中看来更显得非凡和美丽。她眼睛里又发出了光。她毕竟是个女人。珠宝的魅力,本就是任何女人都不能抵抗的。傅红雪迟疑着,终于送给了她。也许他本不该这么做,可是此时此刻,他又何苦不让她多享有一点乐趣?一点欣喜?卓玉贞笑了,笑得就像是个孩子。啼哭中的孩子忽然已睡着。傅红雪道;“你也该睡了”卓玉贞道“我睡不着。”傅红雪道;“只要闭上眼睛,自然就会睡着的。”他看得出她已很疲倦她失血太多,经过太多苦难惊吓。她的眼睛终于合起,忽然就已沉入了宁静而甜蜜的黑暗里。傅红雪静静地看着他们,沉睡中的母亲和婴儿们.这中该是一幅多么幸福,又多么美丽的图画,可是现任…。’他咬了叹牙,决心不让自己流泪。现在他一定要找出每样可以帮助他们I脱身的东西,他虽然有双能够在暗中视物的眼睛,但是他也太疲倦。他闪亮了火折子,第一眼看见的,却是那信封上的八个字。“面呈燕南飞吾弟。羽。”公子羽?这封信难道是公于羽托赵平交给燕南飞的T吾弟?他们之问究竟是什么关系?傅红雪抑制了自己的好奇,折起这封信,收藏在怀里。赵平没有机会将这封信交出来,他希望自己还有机会能再见燕南飞。可是他自已也知道,这希望实在渺茫得很。对傅红雪来说,除了这封信和人参外,从赵平身上找到的东西根本全无价值。因为他忽略了一点像赵平这种男人身上,本不该带着珠花的,等他想到达一点时,已经太迟。母亲和孩子们都仍在沉睡,黑暗中忽然响起阵奇异的声音。傅红雪又亮起火折子,就看见几条蛇从石柜中窜出来,窜向左角的阴暗处。他们受不了这雄黄的气味。地窖里已没有通风处,空气渐渐沉浊,雄黄的气昧显得分外强烈。傅红雪立刻又发现了一件可怕的事—也许还用不着等到饥渴难耐时,他们就已窒息而死。尤其是孩子。孩子们还没有适应环境的能力。就在这时,他又发现了另一件事,件令人兴奋的事。几条蛇一窜入那阴暗的角落里,就不见了。那里一定有出路。角落里的石壁上果然有道裂隙,也不如道是早巳存在的,还是被地上一次震裂的?虽然他不是蛇,虽然他不知道这面石壁外在地上?还是在地下?可是只要有一点机会,他就绝不能错过。他拔出了他的刀卓玉贞醒来时傅红雪已在石壁上挖掘了很久,石壁上的裂隙已渐渐大了,甚至连最胖的老鼠,都已可出入。只可惜他们不是老鼠。孩子们醒了又哭.哭了又睡。卓玉贞解下外衣,铺在地上,悄悄地放下沉睡中的孩子,挣扎着悄悄站起。傅红雪在喘息身上的衣衫已湿透,睡着了的人也许还不觉得,可是他的体力消耗太多,空☆气的沉浊几平已令他无法忍受。他必须立刻脱身,他使用力,忽然间,“崩”的响,刀锋上已被崩出个缺口,这柄刀已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甚至也已是他生命中的一部分。可是他的手没有停。卓玉贞咬下一口人参,默默地递过去。傅红雪摇头“孩子们要吃奶,你比我更需要体力。”卓玉贞凄然道“可是你若倒了下去,还有谁能活?”傅红雪咬了咬牙,刀锋上又崩出个缺口。卓玉贞的眼泪流了下来。这本是天下无双的利器,足以令风云变色,群雄丧胆,可是现在却比不上一把铁锹有用。这是多么残酷多么悲哀的事这种感觉博红雪自己当然也能体会到,他几乎已真的要倒了下卓玉贞的手忽然悄悄伸过来手里满捧着一掌甘泉。博红雪刚开口,甘泉就己流入他嘴里,种无法描述的甘美芬劳直沁入他的心。这是她的奶什。傅红雪本已发誓不再流泪的,可是此时此刻热泪还是忍不住要夺眶而出。就在这时,石壁的裂晾中忽然有样东西伸了进来,赫然竟是一把刨。鲜红的剑1剑上缚着条衣襟,上面有十个字,是用血写出来的:“我还没有死,你也死不得1”孩子们又哭了.洪亮的啼声,象征着活跃的生命四阳光满天。孩子们终于看见了阳光。傅红雪只希望世上所有生于黑暗中的孩子,都能活在阳光下。“我本来已走了.我已走了三次。”“可是你又回来三次。“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回来,我中来以为我们绝不会在里面的。”燕南飞大笑:“因为我本来做梦也想不到傅红雪也有被人被活埋的一天。”他的笑并没有丝毫恶意,他真的是满心欢榆“最后一次我中来又准备走了。”“你为什么没有走?”“因为我忽然听见了一声奇怪的声音,就好像有人在吃蚕豆一样。”’那是刀口崩做的声音。”“是谁的刀?”“我的。”燕南飞的眉挑起,嘴张大,吃惊地看着傅红雪,甚至比听见大地缺了个口还吃惊。傅红雪却笑了笑道“我的刀只不过是把很普通的刀。”燕南飞道“你的手呢?”傅红雷道“我的手还在。’藏南飞道:“只要你的手还在,缺了口的刀也一样可以杀人。”傅红雪笑容忽然消失“人呢?”燕南飞叹了口气,苦笑道“人还在,只可惜我不知道他们在哪里?”远处有车马,却没有人。傅红雪道,“你是坐车来的:”洪亮的啼声,象征着活跃的生命四阳光满天。孩子们终于看见了阳光。傅红雪只希望世上所有生于黑暗中的孩子,都能活在阳光下。“我本来已走了.我已走了三次。”“可是你又回来三次。“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回来,我中来以为我们绝不会在里面的。”燕南飞大笑:“因为我本来做梦也想不到傅红雪也有被人被活埋的一天。”他的笑并没有丝毫恶意,他真的是满心欢榆“最后一次我中来又准备走了。”“你为什么没有走?”“因为我忽然听见了一声奇怪的声音,就好像有人在吃蚕豆一样。”’那是刀口崩做的声音。”“是谁的刀?”“我的。”燕南飞的眉挑起,嘴张大,吃惊地看着傅红雪,甚至比听见大地缺了个口还吃惊。傅红雪却笑了笑道“我的刀只不过是把很普通的刀。”燕南飞道“你的手呢?”傅红雷道“我的手还在。’藏南飞道:“只要你的手还在,缺了口的刀也一样可以杀人。”傅红雪笑容忽然消失“人呢?”燕南飞叹了口气,苦笑道“人还在,只可惜我不知道他们在哪里?”远处有车马,却没有人。傅红雪道,“你是坐车来的:”燕南飞笑了笑,道“三次都是坐车来的,我讨厌走路,能坐车的时候,我绝不走路。”傅红雪看着他,道:“只因为讨厌走路,不是因为你的腿?”燕南飞也在看着他,忽然叹了口气,道“为什么我一点事都瞒不过你?”孩子是用傅红雪的外衣包着的,燕南飞一直抑制着自己的惊奇,没有问这件事。因为傅红雪也一直没有提起。他知道傅红雪的脾气,这个人若是不愿提起一件事,你最好就装作不知道。卓玉贞却已带着笑向他招呼:“燕叔叔,你为什么不来看看我们的孩子?”燕南飞实在有点沉不住气了,忍不住问:“你们的孩子?’卓玉贞用眼角膘着傅红雪,道:“他难道没有告诉你7”燕南飞道“告诉我什么?”卓玉贞嫣然笑道:“这两个孩子一个姓秋,一个姓傅,男孩子继承秋家的血脉,叫秋小清,女孩子先生出来,叫傅小红。”她眼睛里充满了骄傲和满足“这是我跟他商量好的,我们已经她红着脸,低下头。燕南飞看着她,再看看傅红雪脸上的表情比刚刚听见刀缺口时更吃惊。傅红雪却已转过头,将孩子的衣包拉紧,道;“你们为什么不先上车夫。”卓玉贞已在车厢中坐下燕南飞和傅红雪才慢馒地走过去。他们一直都没有开口,过了很久.博红雪忽然问:“你想不到?’燕南飞勉强笑了笑,道“世上本就有很多令人想不到的事。’傅红雪道;“你反对?”燕南飞道:6我知道你一定有苦衷,也许…。/傅红雪打断了他的话道“如果时光能倒流我还是会这么样做,该子们不能没有父亲,总有一个人要做他们父亲的。n燕南飞笑容已开朗,道“除了你我实在也想不出还有谁能做他们的父亲。”他走路很慢,定路的姿势竞似已和傅红雪变得差不多,而且还在不停地咳嗽。傅红雪忽然停下来,盯着他,道“你受了几处伤?”燕南飞道;“不多。”傅红雪忽然出手,拉开了他的衣襟,坚实的胸膛上,赫然有两条指痕。紫色的指痕,就好像是用颧料画上去的。傅红雪瞳孔立刻收缩,道;“这是天绝地灭大紫阳手?”燕南飞道“嗯。”傅红雪道:“你腿上中的是透骨钉还是搜魂针?”燕南飞苦笑道“若是搜魂针,现在我哪里还站得住T”傅红雪道“西方星宿海有人来了T”燕南飞道“只来了一个”傅红雪道“来的是多情子?还是无情子?燕南飞叹了口气,道“多情子的手下也一样不留情的。’傅红雪道:“透骨钉还在你腿上?”燕南飞道:“现在我腿上只有一个洞。”他的手从怀里伸出来,掌心已多了件寒光闪闪的暗器。若将天下所有的暗器选出十种可怕的来,透骨钉无疑是其中之燕南飞忽笑又了笑道“幸好我的运气还不错,他打出了十三枚透骨钉,我只挨了一枚☆而且还没有打在我关节上,所以我跑得还比他们快一点,否则多情子不杀我,杨无忌也要了我的命。”他笑得居然还很愉快“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杀人的本事我虽不如你,逃命的本事我却绝对是天下第一。”傅红雪的手也在怀里,等他说完了才拿出来,指尖接着一封信:“坐上车再看。”“谁进车T”燕南飞笑了,我记得你以前好像不会赶车的。”傅红雪道;“现在我会了。”燕南飞道“你几时学会的?”傅红雪凝视着他忽然反问;“你以前就会逃命T”燕南飞想了想,摇了摇头。傅红雪道“你几时学会逃命的?”燕南飞道“到了非逃命不可的时候。”傅红雪又闭上嘴,他相信藏南飞已明白他的意思—一个人到了非去做那件事不可的时候,就一定会做的。信写得很长,居然有三张纸,还没有上车,燕南飞就已开始看了。他—向性子急。傅红雪却很沉得佐气,没有问他信上写的是什么。看来那仿佛是封很有趣的信☆因为燕南飞眼睛里带着笑意。一种充满了讥调的笑意。他忽然道:“看来公子羽真是个好人,对我真是关心得要命。,傅红雪道“哦7”燕南飞笑道“他劝我快快离开你,因为你现在已变成一种好像瘟疫一样的东西,无论谁沾着你都会倒霉。”他大笑,又道:“他甚至还列了一张表。”傅红雪道“一张表?”燕南飞道“表上将要杀我们的人都列了出来.要杀你的人比想杀我的人还多一个。”傅红雪待冷道:“—个不算多。”藏南飞道:“有时不算多,有时也不算少,只看这个人是谁了……他笑容很不愉快严格说来,要杀你的这个人根本不能算一个傅红雪道:“算什么T”燕南飞道:“至少也该算十个人。”傅红雪通“是不是星宿海的无情子?”燕南飞道“跟这个人比起来,无情子最多边只能算是个刚学会杀人的孩子。”傅红雪道:“这个人是谁?”燕南飞上了车,关上车门,好像生怕自已会跌下来:“这个人也是用刀的,用的是把很特别的刀。”傅红雪道“什么刀?”燕南飞又将车门拉紧了些,然后才一宇字道“天王斩鬼刀”车厢很宽敞。卓玉贞将女孩子放在膝上,手里抱着男孩子,眼睛却盯着藏南飞,终于忍不住问“天王斩鬼刀究竟是把什么样的刀?”燕南飞勉强笑了笑,道“老实说,那狠本不能算一把刀。”卓玉贞道:“算十把T”燕南飞没有直接回答,却反问道:“你看过萧四无的刀T”卓玉贞想了想,点点头“我见过他的人,他总是用一把刀修指甲。”燕南飞道“至少要五百把那样的刀,才能打出一把天王新鬼刀1”卓玉贞吸了口气“五百把刀?”燕南飞又问道“你知道他一刀杀死过几个人?”卓玉贞道“两个?三个?五个?”燕南飞叹了口气,道“他一刀杀过二十七个人,每个人的头都被他砍成了两半。”卓玉贞脸色变了,将怀里随孩子抱得更紧了些,眼晴看着窗外,勉强笑道:“你是不是故意吓我?”燕南飞苦笑道“你若是看见那把刀,就知道我是不是在吓你他忽然摇头:“可是你当然不会看见的,老天保佑,千万不要让你看见才好。”卓玉贞没有再问,因为她己看见了样很奇怪的事“你看,那里有个轮子。”车轮子并不奇怪,可是这车轮子怎么会自已往前面滚的?燕南飞忍不住伸头过去看了一眼,脸色也变了:“这车轮是我们车上的/一句话未说完,车厢已开始倾斜,斜斜地往道路冲了出去。卓玉负又大叫“你看,那里怎么会有半匹马?”半匹马?世界上怎么会有半匹马?”更吓人的是,这半匹马居然也在往前面跑,用两条腿跑。忽然间,一片血雨乱箭似的激飞而出。这半匹马又跑出去七八步才倒下,肝肠内脏一条条拖在地上。燕南飞大喝“小心”喝声未了,马车就凌空翻了出去,就好像自己在翻蹬斗一样。燕南飞扑过去,抱住了卓玉贞和孩子,飞起脚踢开车门。一只手从外面伸进来,只听博红雪的声音道“拉住。”两只手心一提,傅红雪拉住燕南飞,燕南飞抱住卓玉贞和孩子叱咤一声,大人和孩子都己飞出。接着就是“轰”的一响,车厢已撞在道旁的棵大树上。撞得粉碎。正午。天气明朗,阳光艳丽。新鲜的阳光正照在大道上,却忽然有一片乌云掩来,挡住了日色,就仿佛连太阳都不忍看见这条大路上刚才发生的事。车厢已粉碎。拉车的马已变成两半,后面的一半还套在车上,前面的一半却倒在路中央。刚才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卓玉贞紧紧抱着孩予,不让孩子哭出来,虽然她也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她实在太害怕,怕得连疼痛已感觉不到。虽然她全身的骨头都几乎跌散,可是恐惧却已使她完全麻木,然后她就忍不住开始呕吐。一个年轻的樵夫站在道旁的树林里,也在不停地呕吐。刚才他正准备走上这条大路,又退下来,因为他看见一辆马车正往这里奔过来。赶车的脸色苍白,好像恨不得一下子就将这辆马车赶出八百里路去。“这人莫非急着赶去奔丧”年轻气盛的樵夫正准备骂他两句,还没有骂出口,就看见刀光一闪。事实上他根本分不清楚究竟是刀光?还是厉电T他只看见—道光从对面的树林飞出来,落在拉车的马背上。这匹生龙活虎般的奔马,忽然问切分开了前面的半居然和后面半分开了。前面的半匹马竞用两条腿奔出来。以后又发生了什么事,这樵夫根本没有看见,他简直不能相信这是真的事。他希望这只不过是个梦,噩梦。但是他已经在呕吐。

夜色更深,大地一片黑暗。因为今夜没有明月。今夜的明月是不是已经死了?燕南飞打马狂奔傅红雪动也不动地坐在他身旁。华丽的马车,沉重的车厢。“我们T为什么一定要坐车?”“因为我们有车”“马已累了,一匹倦马,载不动两个人,却可以拉车1“因为车有轮?”“不错。”“我们也有腿,为什么不能自已走?”“因为我们也累了,我们的力气要留下来。”“留下来杀人?”“只要有人可杀,只要有可杀的人。”孔雀已死了。孔雀山庄已不再是孔雀山庄。黑夜中还有几点星光淡淡的星光照在这片废墟上,更显得凄源。已往返奔波数百里的马,终于倒下。地窖中没有人,什么都没有,所有能搬走的东西都被搬走[火光跳动,因为燕南飞拿着火折子的手在抖。—-据说孔雀死的时候,明月也会陷着沉下去。燕南飞用力咬着牙“他们怎么会知道的?怎么知道人在这里?”傅红雪握刀的手没有科,脸上的肌肉卸在跳动,苍白的脸已发红,红得奇怪,红得可怕。燕南飞道“我们来的时候,后面绝没有人跟踪,是谁—。/傅红雪忽然大吼“出去”燕南飞怔住:“你叫我出去?”傅红雪没有再说话,他的嘴角已抽紧。燕南飞吃惊地看着他,一步步问后退,还没有退出去,傅红雪已倒下,就像是忽然有条看不见的鞭子抽在他身上。他一例下去,就开始抽缩。那条看不见的鞭子仿佛还在继续鞭打,不停地鞭打。傅红雪整个的人都已因痛苦而痉挛扭曲喉咙里发出低吼,就像是野兽临死前的吼声:“我错了,我错了……”他—只手在地上抓,又像是一个快淹死的人想去抓一条根本不存在的浮木。地上也铺着石块,他的指甲碎裂,他的手已开始流血。他另…只手还是在紧紧握着他的刀。刀还是刀刀无情所以永桓。燕南飞知道他绝不愿让任何人看见他此刻的痛苦和他的痼疾。可是燕南飞没有退出去因为他也知道,刀虽然还是刀,傅红雪却已不再是傅红雪。现在无论谁走进来都可以一刀杀了他。——老天为什么要如此折磨他?为什么要这样的人有这种病?燕南飞勉强控制着,不让眼泪流下。火折子灭了,因为他不忍再看。他的手却已握住衣下的剑柄。石臂上那个洞在黑暗中看来,就像是神话中那独眼恶兽的眼睛。他发誓,现在无论谁想从这里闯进来,他都要这个人立刻死在他剑下1他有把握。没有人从这里进来,黑暗中却忽然有火光亮起I火光是从哪里来的?燕南飞霍然回头,才发现那扇有十二道锁的铁门,巳无声无息地开了一线。火光从门外照进来,门大开,出现了五个人。两个人高举着火把,站在门口另外三个人己大步走了进来。第一个人右腕缠着白布用一极缎带吊在脖子上,左手倒提着一柄孤形剑眼睛里却充满了仇恨和怨毒。他身旁的一个道袍玄冠,步履稳重,显得胸有成竹。最后一个人满脸刀痕交错,嘴角虽带着笑意,看来却更阴鸳残酷。燕南飞心沉了下去,胃里却有一股苦水翻上来,又酸又苦。他应该想得到的,别人打不开门上的十三道锁,公孙屠却能打得开,石壁上那个洞,并不是这里唯一可以出入的门户。他们都没有想到,他们都太有把握所以他们就犯了个这致命的错误。公孙屠忽然伸出只手,摊开手掌,掌心金光闪闪,赫然正是孔雀翎。孔雀翎已到了他手里,明月心呢?燕南飞勉强忍耐着,不让自己呕吐。公孙屠笑道“你们不该让她用这种暗器去对付墙上一个洞的,我们是人,不是老鼠,既不会打洞,也不会钻洞。”他笑得十分榆抉“着不是她全心全意要对付这个洞,我们要进来只怕还不容易。”燕南飞忍不住长长叹息“我错了。”公孙屠道“你的确错了,你本该杀了我的”杨无忌淡淡道所好以你以后一定要记住我的话若要杀人,就应该百无禁忌。”公孙屠道:“你不该提醒他的,若是他还有第二次机会,我岂非死杨无忌道:“他还有没有第二次机会T”公孙屠道“没有。”杨无忌摇摇头,悠然道“现在他唯一能杀的人,就是他自己。”杨无忌道“他至少还可以杀傅红雪。”公孙屠道:“傅红雪是赵平的,他连动都不能动。”燕南飞看着他们,只觉得他们的声音仿佛已变得很遥远I他本该集中全都精神力量,来对付他们的。他应该知道这已是他的生死关头,他们绝不会放过他,他也不能退缩。就算有路可遏,也绝不能退。可是他却忽然觉得很疲倦。这是不是因为他自已心里巳承认自已不是这两人的敌手?明月已消沉,不败的刀神已倒下,他还能有什么希望:公孙屠正在问赵平“你这只手是被谁砍断的?”赵平道“傅红雪。”公孙屠道:“你想不想报复7”赵乎道:“想……”公孙屠道“你准备怎么样对付他?’赵平道:“我有法子。”公孙屠道“你现在为什么还不出手T你难道看不出这是你最好的机会。”杨无忌道,“良机一失,永不再来,筹傅红雪清醒时,就巳太迟公孙屠道“现在你也用不着担心燕南飞。赵平忍不住问“为什么?”公孙屠道因为只要他一动,傅红雪立刻就会变成只孔雀……赵平道/孔雀?”公孙屠道“这一筒孔雀翎无论插在谁身上,那个人都会变成只孔雀,死孔雀。”赵平笑了,“可是我倒不希望他死得太快。”公孙屠也笑了“我也不希望。”赵平忽然放下手里的弧形剑冲出去,一把抓起傅红雪的头发,抬起膝盖,猛撞他下腭,接着又反手一举切在他后颈上。傅红雪助头再垂下时,他的脚已踢出,脚将博红雪踢得飞了出去,撞上石壁。他的人也跟着冲过去,用右肘低住傅红雪的咽喉,厉声道“睁开眼来看看我是谁”傅红雪额上青筋一根根凸起,非但不能抵挡,也已不能呼吸。赵乎冷笑道“你砍断了我这只手,我就要用这只手扼断你的脖子。’燕南飞领土青筋也已一根根凸起,仿佛也已不能呼吸。公孙屠狞笑道:“你为什么不去救你的朋友?难道你就站在这里看着他死T”燕南飞不能动。他知道他若是动了傅红雪只有死得更快。可是他也不能不动。赵平正在用另一只手猛掴傅红雪的脸,好像并不想立刻就要他的命。但这种侮辱岂非比死更难受燕南飞握紧了衣下的剑柄,满头汗落如雨,忽然道“你们就算能杀了他,也未必能杀我。”公孙屠道“你想怎么样?”燕南飞道:“我要你们放了他。’公孙屠道“你呢?”燕南飞道“我情愿死’公孙屠大笑“我们不但要你死,也不能让他活着。”杨无忌冷冷道“若要杀人,百无禁忌。”公孙屠笑声停止,厉叱道“赵平,杀了他,现在就杀了他”赵中咬了咬牙,手肘用力。就在这时忽然有刀光一闪是傅红雪的刀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刀他们都以为这一战已十拿九稳因为他们都忘了一件事。傅红雪手里还是紧紧握着他的刀。也就决这时,燕南飞忽然探手,鲜红的剑光血雨般洒出,卷住了公孙屠,杨无忌的剑也已出鞘。他拔剑的动作纯熟巧妙,他的出手膝确有效,一剑刺出,正是燕南飞必死之处。燕南飞这一剑就算能杀了公孙屠,他自已也必将死在杨无忌剑他只有先回剑自救。公孙屠的人立刻自血雨般的剑光中脱出,凌空翻身,掠出了门。杨无忌长剑一式,身随剑走,也跟着掠出。燕南飞当然绝不肯放过他,正想追出去突听声惊呼,一声厉喝“接住”一条人影从门外飞扑过来,被头散发,满脸血污,赫然竟是卓玉贞,幸好燕南飞的剑虽快,眼睛更快,一剑刚刺出,立刻悬崖勒马,及时收了回来。卓玉贞惨呼着扑例在他身上,只听“当”的声。铁门已合起门外立刻传来“叮、叮、盯”连串轻响,十三道锁已全部锁上除了公孙屠外,天下已绝没有第二个人能打开这道门了。燕南飞跺了跺脚,不理会已倒在地上的卓玉贞,转身从壁上的洞里窜了出去。“你照顾卓姑娘,我去将公孙屠的头颅提回来见你1”傅红雪的刀既然已出,他还有什么顾虑?现在他一心只想杀人I杀那个杀人的人刀尖还在滴着血。赵平已例在刀下,卓玉贞就倒在他身旁只要擒起头,就可以看见从刀尖滴落的血。一滴滴血落在石地上,再溅开,散成片蒙蒙的血雾。傅红雪动也不动地站在那里,看着鲜血从刀尖滴落。这次他的刀居然还没有入鞘。卓玉贞挣扎着坐起来,眼睛一直盯着他的刀。她实在想看看这把刀究竟有什么神奇的地方?这把刀杀人时,就好像已被无上诸神祝福过,又好像已被地下诸魔沮咒过这把刀上一定有很多神奇的符咒。她失望了。狭长的刀身略带弯曲,锐利的刀锋今太深的血槽,除了那漆黑的刀柄外,这柄刀看来和别的刀并没有什么不同。卓玉贞轻轻吐出口气,道;“不管怎么样,我总算看见了你的刀,我是不是应该感激这个死在你刀下的人?”她说得很轻很慢,仿佛是在自言自语,其实当然不是的。她只不过想让傅红雪明白,她要做的事,总是能做到。可是这句话一说出来,她立刻就知道自己说错了,因为她已看见了傅红雪的眼睛。这双服睛在一瞬间之前还显得很疲倦,很悲伤,现在忽然就变得比刀锋更锐利冷酷。卓玉贞的身子不由自主在向后退缩,嗫嚅着问:“我说错了什傅红雪盯着她,就像是野豹在盯着它的猎物,随时都准备扑起。但是等到他脸上的红晕消褪时他只不过叹息了一声,道“我们都错了,我比你错得更可怕,为什么要怪你7”卓玉贞试探着问/你也错了?”傅红雪道“你说错了话,我杀错了人。”卓玉贞看着地上的尸体:“你不该杀他的?他中来岂非正想杀你7”傅红雪道:“他若真的想杀我,现在地上这尸体就应该是我。”他垂下头,眼睛里又充满悔恨悲伤。卓玉贞道:“他不杀你,是不是因为报答你上次不杀他的恩情?”傅红雪摇头。那绝不是报答,你无论砍断了谁一只手,那个人唯一“报答”你的方法,就是砍断你一只手。—也许那只不过是种莫名其妙的感激,感激你让他知道了一些以前他从未想到的事,感激你还为他保留了一点人格和自尊。傅红雪了解他的心情却说不出。有些复杂而微妙的情感本就是任何人都说不出的。刀尖的血巳滴干了。博红雪忽然道“这是第次,也是最后一次。”卓玉贞道:“我知道,这是你第一次杀错人,也是最后欧。”博红雪冷玲道:“你又错了,杀人的人,随时都可能杀错人的。”卓玉贞道“那么你是说—”搏红雪道:“这是你第一次看见我的刀,也是最后一次。”他的刀终于入鞘。卓玉贞鼓起勇气,笑着道:“这把刀并不好看,这不过是把很普通的刀。”傅红雪已不想再说下去,刚转过身,苍白的脸忽又拙紧“你怎么能看得见这把刀的?”卓玉贞道“刀就在我面前,我又不是瞎子怎么会看不见T”她说得有理,可是她忘记了一件事。这里根本就没有灯光。搏红雪五岁时就开始练眼力,黑暗闯热的密室,闪烁不定的香头日复日,年复一年。他苦练丁十中,才能看得见暗室中的蚊蚁,现在也能看见卓玉贞的脸,就因为他练过所以他知道这绝不是件很容易的事。卓玉贞怎么能看得见这把刀的?傅红雪的手又握紧刀炳。卓玉贞忽然笑了笑,道:“也许你还没有想到,有些人天生就是夜眼。”傅红雪道“你就是?”卓玉贞道:“我不但是夜眼,还能看穿别人的心事。”她的笑容很黯淡:“现在你心里一定又在想,我是不是真的卓王贞,你当然不会认为我是个妖怪,但却很可能是公孙屠他们派来的奸细,说不定是个很有名的女杀星,甚至连明月心都很可能是被我出卖的,因为没有别的人知道我们在这里。”傅红雪不能否认。卓玉贞看着他,眼睛里又有了泪光“你为什么总是不相信我?为什么?”傅红雪沉默着,过了很久才缓缓道“也许你不该这么聪明的。”卓玉贞的男人,怎么会找一个苯女人替他生孩子?”傅红雪闭上了嘴。卓玉负却不肯停止:“我生育来的孩子,也一定是聪明的,所以我绝不能让他一生下就没有父亲,我不能让他终生痛苦恼恨.”傅红雪的肠在拙搐。他了解她的意思,没有人比他更了解.他也是个一生下来就没有父亲的孩子。一个没有父亲的聪明孩子本身就是个悲剧。等他长大后,一定还会替别人造成许多悲剧。因为他心里的仇恨远比爱多得多。博红雪终于叹了口气,道“你可以替你的孩子找个父亲。”卓玉贞道“我已经找到了一个”傅红雪道“谁?’卓玉贞道“你。”地室中更黑暗,在黑暗中听来,卓玉贞的声音仿佛很遥远“只有你才配做我孩子的父亲,只有你才能保护这该子长大成人,除了你之外,绝没有别人。”傅红雪木立夜黑暗里,只觉得全身每一根肌肉都在逐渐僵硬。卓玉贞却又做了件更令他吃惊的事。她忽然抓起了赵平的弧形剑“你若不答应,我不如现在就让这孩子死在肚里。”傅红雪失声道“现在?”卓玉贞道6就是现在,因为我感觉到他快要来了。”她虽然在尽力忍耐着,她的脸却已因痛苦而扭曲变形。女人生育的痛苦,本就是人类最不能忍受的几种痛苦之一。傅红雪更吃惊.道;“可是你说过你只有七个月的”中玉贞笑了笑.道“孩子本来就是不听话的,何况还在肚里的孩子,他要来的时候,谁也没法子阻止。”她的笑容虽痛苦,却又充满了一种无法描述的母爱和温柔。她轻轻地接着道“这也许只因为他急着想看看这世界,也许是因为我刚才被那些人震动了服气的原故所以一……”她没有说下去,阵痛使得她整个人都开始痉挛扭曲。可是她手里还是紧紧握着那柄弧形剑,就正如傅红雪刚才一直都在提着他的刀‘样。她显然已下了决心。傅红雪道:“我……我可以做他的义父。”他似已用出所有力气才能说出这几个宇,连声音都已嘶哑。卓五贞道“义父不能代替父亲,绝不能。”傅红雪道:“你要我怎么样?”卓玉贞道“我要你要我做妻子,我的孩子才是你合法的子女。”阵痛又来了,她咬着牙,勉强笑道:“你若不答应,我绝不怪你只求你把我们的尸体葬在孔雀山庄的坟地里。”难道这就是她最后一句话?傅红雪如果不肯答应,她立刻就死I傅红雪已怔住。他遭遇过最可怕的敌人,最凶险的危机。但是他从未遭遇过这样的难题。秋水清可以说是因为他才死的卓玉贞可以说是秋水清的妻子。现在秋水清的尸骨未寒,他怎么能答应?怎么能做这种事?可是从另一面看,既然秋水清是因为他而死的,孔雀山庄四百年的基业已固他而毁于一夕,现在秋家只剩下达一点骨血他无论怎么样牺牲,都应该保护她,让她顺利生产,保护她的孩子长大成人。他又怎么能不答应?你若遇见这种事,你说你应该怎么办?阵痛的间隔已渐短,痛苦更剧烈,弧形的锋刃,已划破了她的衣服。傅红雪终于作了痛苦的决定:“我答应I’“答应做我的丈夫2”“是的。”四这决定是否正确?没有人能判断,他自已也不能,只是此时此刻,他已没有别的选择。你若是他,你是否也会这么样做?喘息、呻吟、呐喊…。忽然间全部停止,变得死一般静寂。然后就有声洪亮的经儿啼声,划破了静寂,为大地带来了新的生机。傅红雪的手上染着血,但却是生命的血I这次他用自己一双手带来的,是生.不是死生命在跃动。他看着自己的手.只觉得心里也在奇妙地跃动着。赵平的尸体还倒在那里,是死在他刀下的,在那一瞬间,他就已夺去了一个人的生命。可是现在又有新的生命诞生了更生动,更活跃的生命。刚才的痛苦和悲伤,巳在望儿的第一声啼哭里被驱散。刚才那些罪恶的血腥,已被这新生的血种洗干净。在这短短的片刻时间里,他送走了一条生命,又迎接了一条生前。这种奇妙的经验,带给他一种无比鲜明强烈的刺激.他的生命无疑也巴变得更生动活跃。因为他已经过了血的洗礼,就像是一只已经过火的洗札的凤凰,已获得了第二次新生。这种经验虽痛苦,却是生命的成长过程中,最珍贵,最不能缺少的。因为这就是人生旧的死亡,新的诞生人生本就是这样子的。直到这一刻傅红雪才真正对生命有了种新i的认识,正确的认识倾听着怀抱中生命的跃动,他忽然感觉到种前历未有的宁静和欢愉。他终于知道自己这决定是正确的,世上绝没有任何事能比生命的诞生更重耍。一个人活着的真正意义,岂非就在于创造宇宙间继起的生命卓玉贞正在用虚弱的声音问“是男的T还是女的?”傅红雪道“是男的,也是女的”他的声音出奇的欢愉“恭喜你,你生了一对双胞胎。”卓玉贞满足地叹了口气,疲倦的脸上露出充满幸福的笑容,道:“我也该恭喜你,莫忘记你是他们的父亲。”她想伸手去拖她的孩子,可是她还太虚弱,连手都抬不起就在这时,只听“轰隆隆”一声大震,就像是泰山崩塌,千百斤石块倒了下去,打在这地下秘室上,碎石急箭般从石壁上的大洞外射然后这唯一出入的道路,就又被堵死。傅红雪几乎忍不住要放声狂呼。新的生命刚诞生,难道他又要迎接一次死亡7

本文由qg777唯一官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天王斩鬼刀,明月何处有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