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唯一官网_钱柜qg777手机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qg777唯一官网 > 小说 > 伟大的放弃,母亲的双翼

原标题:伟大的放弃,母亲的双翼

浏览次数:77 时间:2020-01-18

这是一个真实的现代故事,湖南安化县高明村寡妇罗英的儿子在大连上大学,因出车祸身亡。

在日本滋贺县草津市,离幼儿园不远的地方,有一个不起眼的章鱼烧小摊。工具和原料,全数放在一辆面包车上。这让人不由得怀疑,是不是三无流动小摊,警察一来方便收拾细软跑路?更可怕的是,摊主大叔看起来很凶,尽管摊子摆在小学和幼儿园中间,小朋友看见了不但不敢买,反而害怕地加快了脚步。

前几天回了趟老家。上飞机前的最后一刻,我给母亲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今天回家,她问什么时候到,我说两个小时以后,她按捺住心中狂喜,马上安排弟弟去机场接我,在挂电话前她没忘抓紧机会问了一句“想吃什么”,我想了想,说:“煎豆腐吧。”

湘儿是寡妇罗瑛这辈子最大的骄傲……

直到有一天,媒体曝光了大叔的“别有用心”。这位大叔本名叫水野晃男,他的章鱼烧只卖给小朋友,年纪越小价格越便宜:高中生100日元、初中生50日元、小学生10日元。6毛钱的章鱼烧什么概念?要知道在日本,一份8颗的章鱼烧,均价800日元。6毛钱就等于白送!

回到家里,母亲已经做好菜等着了。煎豆腐,辣椒炒田螺,炖土鸡。

在罗瑛去料理儿子后事时,正是这位母亲的放弃,让一个悲剧有了昂扬的走向,才有了让人感动,让人钦佩,有了出人意料的后来。

所以许多家长,听说孩子要6毛零用钱去买章鱼烧,都以为孩子被骗了。赶着过去讨说法,却看见了这一幕:每个小朋友付款时,都把钱握在拳头里,整个手探进一个写着“拳骨箱”的箱子里,然后放开。不管是多少钱的硬币,都不会发出任何声响,因为箱底铺了厚毛巾。怕低年级的小朋友看不懂,还温柔地标了平假名。

第二天,母亲早上五点就起床,给侄女做了早饭,送她上了学,去菜市场买了鸭子回来。把我叫醒,给我煮了一碗馄饨做早餐。

1

也就是说,如果有家境不好,肚子又太饿的小朋友,他就可以握起空空的拳头,换来一份免费的章鱼烧,谁也不会知道。这是在用游戏的乐趣,保护着孩子小小的自尊,热气腾腾的章鱼烧,也是大叔热气腾腾的爱心。

母亲马不停蹄地开始杀鸭子,拔鸭毛。鸭毛特别难以除净,她在厨房弄了一上午才弄干净,把昨天剩下的宝贝辣椒切了,炒出一大盘“血鸭”来。炒完以后她自己尝了一下,连连顿脚,说味道不好。我也尝了一块,只是感觉米酒放得稍微多了一点点,味道总体还行。她嘀咕着,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平时也是这么炒的,有时候味道就特别好,有时候就一般。最后,在她的殷切注目下,我把鸭肉和辣椒全都吃光了,又吃了两大碗米饭,以实力为她的厨艺点赞。

两年前,乡亲们在村口敲锣打鼓地给湘儿送行,嘱咐她:“好好读书,将来接你妈去城里享福。你妈一个人把你拉扯大,不容易。”

这下没有人恶意揣测大叔了:虽然长得凶,大叔的内心,却是个温暖的天使啊!小朋友们更喜欢他,叫他“拳骨大叔”。不过神秘的拳骨章鱼烧摊,只会在每周四下午的3∶30到5∶30出现。因为拳骨大叔的本职,并不是卖章鱼烧,而是栗东市道路休息站的站长。

吃完这顿,正坐在椅子上捧腹呻吟,她马上又开始问我下一顿想吃什么了。我想来想去说大白菜煮红薯粉条吧。晚上母亲便给我做了粉条,只是买不到好吃的白菜,又怕粉条太淡,所以用排骨汤来下的粉条。我订了离开的机票,准备过两天就走了,母亲掐表似的算好了我还能在家吃几顿饭,要精心安排把我想吃的爱吃的都嵌在这几顿饭里,尽量满足我的口腹之欲。

两年后,乡亲们在村口含着眼泪给湘儿的母亲罗瑛送行,告诉她:“一定不能放过那个撞湘儿的司机,他把你们这个家都给毁了!”

幼年的水野晃男,过早地失去了生父。本是家庭主妇的妈妈,不得不打零工补贴家用,母子俩辛酸地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贫穷生活。那时候,小小的水野,常常看着同学们吃章鱼烧,把柴鱼花咬得吱吱作响,充满了幸福感。

自从回到家以后,我们便一直在讨论吃的问题。我这十几年都在外面,勤的时候一两年回去一次,懒的时候三四年,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人生所有事情都自己做主,她从来插不上嘴。况且如今她已年老,身体又不济,对于我的生活早已无力参与。她的双翼已经逐渐萎缩,管辖范围只剩了我回到家里的那几顿饭,她的拳拳爱意、万千挂念都只能煮进饭里。因此,这几顿饭对她来说就变得无比重要。

乡亲和亲戚有要陪罗瑛去大连的,可是,她想了半天,还是拒绝了。她怕人一多,她的心就乱了。

可是口袋空空的他,虽然饿着肚子,却买不起好吃的章鱼烧,只能可怜地缩到墙角,啃一个干巴巴的饭团。那时候的水野就想,如果10日元就能买得起章鱼烧,该有多好啊!后来,水野靠着努力奋斗,让自己和妈妈都过上了好的生活。但是看到那些烧烤摊边,眼巴巴望着却买不起的小朋友,他的心里还是一阵刺痛,仿佛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

对于我来说,这几顿饭同样重要。我这人格局很小,又恋旧,常常想念家里的那口吃的,有时想得抓心挠肝。我有时经常做一个假想,如果我回到老家生活,家里的饭菜吃久了大概也会经常想念在外面吃过的一些好吃的,这两种想念,到底哪一种会更强烈、更难以忍受?不过,这个假想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我这一辈子大概就只能漂在异乡,活在对家乡吃食的想念中了。

从湖南安化县高明村到安化县城,然后从安化县城到长沙,再从长沙到大连,将近三千公里的路途,罗瑛坐了两天一夜的车。本来,大连方面让她坐飞机,可是一听价钱,她觉得还是能省就省吧。

有一次,水野偶然发现,有人开了一家“儿童食堂”,贫困家庭的小朋友,可以免费在这里吃饭。水野的心被深深触动了,他想,如果自己也能开这样的食堂,就能让家境不如意的小朋友,童年多一点点安慰。于是他灵机一动,租借了一辆面包车做移动场地,申请了“食品卫生许可证”,开个爱心章鱼烧摊点,似乎不难做到。

为着这同一个目标,我跟母亲勠力同心,最大限度地配合,她精心地做,我努力地吃,每天吃足三顿,每顿都吃到腰圆肚滚。

沿着儿子韩湘上学的路,最远只去过镇上集市的罗大妈东问西打听,总算上对了车。

刚开始很少有小朋友光顾,但是光顾过的小朋友,都惊喜地把这个“秘密”告诉了好友。这下,小客人源源不断了。

虽然我已尽了最大努力,到最后她依然有点遗憾,因为我还要去大连,并不是直接回云南,所以不方便从家里带些吃的走。每次回到家里,走的时候她总要给我捎上一堆吃的,这小城别无长物,好在吃的总是此地独一份的,不管多寒酸也不会失礼。

坐在座位上,汗还没擦干,罗瑛的眼泪就掉下来—不出来不知道,世界这么大。她的湘儿从那个穷乡僻壤走出去,真是太不容易了。

水野和小朋友们约法两章:第一,如果要在放学路上吃,必须先回家告诉爸爸妈妈;第二,虽然拳骨大叔的章魚小丸子不卖给大人,但是你们也可以分享给自己爱的大人吃哦。于是许多家长,也吃到了这份爱心章鱼烧。一份小小的食物,也让孩子学会了感恩。

走的那天在高铁站看到一个中年男人,腋下夹着一只小包,左右手各拎着一只红色塑料袋,透过半透明的塑料袋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還套着一只白色塑料袋,在白色塑料袋里面整整齐齐码着六只饭盒,两只手加起来就是十二只饭盒。安检的小姑娘笑着问:“带这么多东安鸡啊?”男人自豪地笑着说:“当然啊,难得回来一趟嘛!”饭盒里装的是饭店做好的本地名菜“东安鸡”,街头巷尾到处有售,我前两天也买过一盒回家吃,一盒就是一整只小仔鸡,卖40~45元不等。车站里拎着这样饭盒的人不在少数,只不过就数那个男人拎得最多,他过了安检,把饭盒小心翼翼地放在候车室的椅子上,心满意足地长舒一口气,大概是想着到了长沙还可以开怀大嚼好多顿,那份快乐连我都能感同身受。

到了大连火车站,湘儿的老师、同学,还有公交集团的领导以及那个肇事司机小付都来接她。公交集团和校方都国罗瑛安排了宾馆,可是罗瑛却要求去司机小付家看看,让其他人先回。

水野就像个无名的英雄,用一己单薄之力,为身边饥饿的孩子,送去了一点点帮助。这样的人存在,让人觉得这个世界好温柔。

我虽然没带任何东西,但是在临走前对母亲说,不用带了,都装进肚子,长成肉带在身上了。她也笑着接受了这份心意。

对于罗瑛的要求,大家唯一能做的就是满足。公交集团领导对小付说,不管人家怎么闹,你都受着。人家唯一的儿子没了,怎么闹都不为过。

罗瑛去了小付的家。五十平方米不到的房子,住着一家五口—小付的父母和小付一家三口,孩子刚上幼儿园。就在小付的媳妇不知道该跟罗瑛说什么好时,罗瑛说:“你们城里人住的地方也太挤巴了。”

罗瑞的话让小付媳妇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她借机诉苦:“从结婚就和老人在一起过。都是普通工人,哪买得起房子?一平方米一万多的房价,不吃不喝两辈子也买不起。”罗瑛惊呆了:“一万一平方米,就这跟鸽子笼似的楼房?”

小付媳妇说:“可不是,小付一个月工资两千不到,一个月只休三天,没白没黑地跑,跑的公里数多就多赚点,跑的公里数少就少赚点。从干上公交司机就从来没有睡到自然醒的时候,生生落下一个神经衰弱的毛病。这些年,他也没跟家人过过一个团圆的节日。现在可好,又出了这么大的事故……”小付媳妇干脆放声大哭起来。

本文由qg777唯一官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伟大的放弃,母亲的双翼

关键词:

上一篇:建议收入课本,官场短篇

下一篇:食蜜千层蛋糕,罗布泊里的守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