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唯一官网_钱柜qg777手机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qg777唯一官网 > 小说 > 拾馒头的父亲,令人感动的匿名信

原标题:拾馒头的父亲,令人感动的匿名信

浏览次数:89 时间:2020-03-17

内容来源:@如意 ,图文综合自网络

拾 馒 头 的 父 亲

内容来源: 夏友梅 张鸿昌, 图文综合自网络

16岁那年,我考上了全县城最好的高中。听人说,考上这所学校就等于一只脚迈进了大学。父亲欣喜不已,千叮咛万嘱咐,希望我将来能考上大学,将来坐办公室就不用下地种田了。

分割线

恰巧这时我家在县城的一个亲戚要搬到省城去住,他们想让我父亲去帮忙照看一下房子,还给父亲建议说在县城养猪是条致富路子,因为县城人多,消费水平也高,肯定比农村卖的价钱好。父亲欣然答应,一来这确实是个好法子,二来在县城还可顺便照顾一下我。

祁县二中教导主任罗顺根突然收到一封匿名信,信上揭发了这样一件事:一年级班的杨浩,当初入学考试时,逼他姐姐杨洁代考数学。匿名信以严厉的口气要求学校迅速处理这次作弊事件,否则,他将决不罢休。署名是一个知情者。

一天,父亲开口跟我要钱了。最初的借口是身体不太好,要去医院做个全身检查,我便给他寄了钱。

等我在高中读了一个学期后,父亲在县城也垒好了猪圈,买来了猪崽。我平时在学校住宿,星期六的时候就去父亲那儿过夜,帮父亲照料一下小猪,好让父亲腾出时间回家去推饲料。

罗顺根看完信,不觉倒吸了一口凉气:杨浩上学期末还被评为三好学生,这样一个学生,入学考试时还要由人代考?简直不可思议!罗顺根将信将疑,他将信塞进抽屉,准备看看动静再说。

没想到时间不长,他又来了电话,说想买个电动三轮车。我犹豫了一下,他好像听出我的迟疑,说:你给我出一半,我自己出一半,把家里羊卖了。

猪渐渐长得大起来,家里的饲料早已吃了个精光,亲戚送给我们家的饲料也日趋减少。买饲料吧,又拿不出钱来,父亲整日显得忧心忡忡。

岂料没过几天,匿名信又来了。这一回,写信人又详细叙述了事情的具体经过,最后以威胁口气说:一个星期内你们再不处理,我将向县有关部门写信举报。

我的心就软下来。这些年,他一直养羊,四五只,养大了去卖,当做日常的花销。母亲去世后,我想把他接到城里,他执意不来。在县城的弟弟也打算接他一起过,他也不肯,说习惯了乡下,习惯了村里的人。

我也愁在眉上急在心里,但也一筹莫展。有天我去食堂打饭时,发现许多同学常常扔馒头,倒饭菜,我突然想到,把这些东西拾起来喂猪不是挺好吗。

无法说服父亲,也只能由他。但是平常给他钱他总不肯要,说生活简单,开销也小,花不到什么钱。可是现在我如数把钱汇过去,心里却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我回去跟父亲一说,父亲高兴得直拍大腿,说真是个好主意,第二天他就去拾馒头剩饭。

罗顺根觉得事态不同寻常,第二天傍晚,就将杨浩叫到教导处,罗顺根神情严肃地从抽屉里拿出两封匿名信,摊在杨浩面前:说说这是怎么回事?杨浩神色紧张,眼睛骨碌碌转动,手也不知放哪儿才好。罗顺根又加重语气,说:事情我们都知道了,你姐姐在哪儿读书?这事我们要严肃处理。

我为自己给父亲解决了一个难题而窃喜不已,却未发现这给我带来了无尽的烦恼。父亲那黑乎乎的头巾,脏兮兮的衣服,粗糙的手立时成为许多同学取笑的对象。他们把诸如丐帮帮主、黑橡胶等侮辱性的绰号都加在了父亲头上。

杨浩顿时大惊失色:罗老师,我姐姐退学了,在家里,这事和她无关的,是我叫她代考了数学

分割线

我是一个山村里走出来的孩子,我不怕条件艰苦,不怕跌倒疼痛,却害怕别人的歧视。好在同学们都还不知道那是我的父亲,我也尽量躲避着父亲,每到他来时,我就离得远远的。

ldquo;你姐姐答应了?

这样过了3个月,我决定带女儿回家去看看他。

但我内心害怕被别人识破和歧视的恐惧却日复一日地剧增。终于有天我对父亲说:爹,你就别去了,甭叫人家都知道了,会嘲笑我

ldquo;她不敢不答应,因为我是男孩,我妈一直希望我能进城读书;而且,我姐姐,不是我的亲姐姐,她是我后父带来的,和我一样大

门锁着,隔壁的三叔说他去放羊了。我牵着女儿去坡上,远远看见小小的羊群,近了才看见他:坐在一棵树下打瞌睡,旁边铺着块塑料布,上面放着吃了一半的饼儿、一小袋咸菜,还有一壶水心里一酸,喊了声爸。

父亲脸上的喜悦一下子消失了。在漆黑的夜里,只有父亲的烟锅一红一红的,良久父亲才说:我去还是去吧!不和你打招呼就是了。这些日子,正是猪长膘的时候,不能断了粮的。

他激灵一下睁开眼睛,半天才反应过来:丫头,你怎么回来也不先说一声。

我的泪就落下来。对不起了父亲,我是真心爱你的,可你偏偏是在学校里拾馒头,我怕被别人看不起呀!

ldquo;那你后父呢?

女儿抢着说:妈说要给你个惊喜。他的确很高兴,顾不得跟我多说什么,拉着女儿去见识他的宝贝羊们。

接下来的日子,父亲继续拾他的馒头,我默默地读书,相安无事。我常常看见父亲对着张贴成绩的布告栏发呆,好在我的成绩名列前茅,可以宽慰父亲的,我想。

ldquo;两年前,他上山砍柴,被毒蛇咬了一口,死了

8只,小小的一群。他乐呵呵地说:再过一段时间就卖,可以卖好多钱呢,现在羊又涨价了。

1996年的冬天,我期末考的成绩排在了年级前三名,而且还发表了许多文章,一下子名声鹊起。班里要开家长会,老师说,让你父亲来一趟。

原来是这样!一个年仅十四岁的小男孩,竟敢仗着自己是母亲的亲生儿子,逼姐代考,这是祁县二中这所重点中学的招生史上从未有过的丑闻!罗顺根厌恶地瞪了杨浩一眼,说:你先回去,等候处理。

我的心一下子就凉了,我不知别人知道那拾馒头人就是我父亲时会怎样嘲笑我。伴着满天风雪回到家,我对父亲说:爹,你就别去了,我对老师说你有病

为了扶正祛邪,第二天,罗顺根就到了祁东罗汉岭脚下的杨家村,他要去看看那个可怜的小姑娘,把事情了解清楚;另外,有可能的话,他要为不幸的杨洁出口怨气,争得原该属于她的上学权利。

分割线

父亲的脸色很难看,但终究没说什么。

回到家,院子里有些杂乱,角落里,放着他骑了很多年的脚蹬三轮车。

第二天,我挟着风雪冲到了学校,坐在了教室。家长会开始了,鼓掌声和欢笑声不断,我却一直焉焉呆呆,心里冰凉得厉害。父亲啊,你为何偏偏是一个农民,偏偏在我们学校拾馒头呢!

罗顺根到了杨家村,找到了杨家,开门的是一个瘦弱的小女孩,衣衫破旧,但很整洁,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透出掩饰不住的温顺、早熟和灵秀。罗顺根介绍了自己的身份,杨洁见老师上门,显得很开心,忙请他进屋:罗老师,你坐会儿,我妈不在,我去烧点儿开水。 杨洁说着,转身到屋外抱柴禾去了。

ldquo;爸,你买的电动车呢?我随口问。他有些慌张:我还没买呢,人家说下月电动车降价。

我无心听老师和家长的谈话,随意将目光投向窗外。天哪!父亲,我拾馒头的父亲正站在教室外面一丝不苟地聆听老师和家长们的谈话,他的黑棉袄上落满了厚厚的积雪。

罗顺根坐下后环视屋内,只见除了两只大缸、一个旧柜和几件农具,几乎一无所有。不一会儿,杨洁吃力地抱着一捆柴禾进来,小脸汗涔涔的,她笑着问:罗老师,我弟弟在学校里好吗?

我收拾院子的时候,听见他给弟弟打电话:你姐回来了,你们晚上也回来吃饭吧。又小声叮嘱一句,多买点儿好吃的。

我的眼泪就哗哗地流了下来。我冲出教室,将父亲拉进来,对老师说:这是我爹。掌声一下子如潮雷动

ldquo;唔,好罗顺根掩饰道,你妈妈呢?杨洁答道:去庙里烧香了。

我想说什么,但又住了口。那些年,心里始终介意父母的偏心。因为年少的嫉妒,我对弟弟刻意疏远了,后来赌气般地考上了一所好大学,终于扬眉吐气地离开了家。

回去的路上,父亲仍挑着他捡来的两桶馒头和饭菜。父亲说:你其实没必要自卑,别人的歧视都是暂时的,男子汉,只要努力,别人有的,咱们自己也会有。

以后,同学们再也没有取笑过父亲,而且都自觉地将剩饭菜倒进父亲的大铁桶里。

罗顺根细心观察,丝毫看不出杨洁神态中有什么不自然的地方,联想起刚才进门时她那欢快的心情,越发疑窦难解:咦,她好像心里没有什么委屈和痛苦呀,按理,一个被逼失学的孩子,是不可能如此心平气和的,难道她原本就不想读书?

分割线

1997年的金秋九月,父亲送我来省城读大学。我们乡下人的打扮在绚丽缤纷的校园里显得那么扎眼,但我却心静如水,没有一丝怕被人嘲笑的忧虑。我明白,在这个世界上,歧视总是难免的,关键是自己要看得起自己。正如父亲说的那样:别人的歧视都是暂时的,男子汉,只要努力,别人有的,咱们自己也会有。

ldquo;罗老师,你喝茶。

本文由qg777唯一官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拾馒头的父亲,令人感动的匿名信

关键词:

上一篇:经典故事,一个震撼世界的真实故事

下一篇:我只是揭开谜底的人,经典微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