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唯一官网_钱柜qg777手机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qg777唯一官网 > 小说 > 奇特的拍卖,一杯雅卡玛如斯酒

原标题:奇特的拍卖,一杯雅卡玛如斯酒

浏览次数:57 时间:2020-05-07

最简单的慈善

引导语:一个诚实的人,一个勤俭持家的男人,同时是一个具有创意的人。

引导语:善有善报。

一个小男孩儿得了肾病,已经严重到了需要换肾的地步了。可是,孩子的家里很贫穷,孩子的父母经过多方努力也无法筹措够这一笔巨额的治疗费。后来,孩子的事情被一个电影明星知道了。电影明星决定帮助他们,他开始呼吁他全世界的影迷帮助孩子筹款,帮助孩子寻找合适的肾源。

普舍梅克巴施蒂希去世了。他的名字若被说出来,恐怕没有几个人听过。斯特拉施尼采火葬场里,前来告别的,只有稀稀拉拉几位死者生前的工友。幸亏巴施蒂希的五个孩子赫然端坐于第一排,才使得告别大厅不至于显得那么冷清。

在霍斯顿小城的伊斯贝尔街,有个叫黛娜的洗衣店。店主人亨利太太是位72岁的老人,她的丈夫亨利先生刚刚撒手西去,只剩下她孤零零一个人守着一屋子的寂寞。

三年后,小男孩的手术终于可以进行了。电影明星为此格外的高兴。

三年前,我对死者郑重承诺,只要他一日在世,我便会守口如瓶。然而不承想,我信守的承诺这么快就被解除了。

生意早已停歇,但黛娜洗衣店的招牌还一直高高悬挂着。洗衣店位于寸土寸金的地段,老人却一直不肯把店铺出售或租赁出去。一场大病初愈之后,亨利太太似乎认识到自己来日不多,终于贴出了委托拍卖行拍卖房产的广告。让人不解的是:同房产捆绑在一起拍卖的还有一块普通的怀表,老人却把它的底价定得比房价还要高许多。广告上还特别声明:谁能说对这块怀表的来历,将无偿赠送房子的产权。

可是,很快,电影明星就又收到了孩子的父母发给他的电子邮件。信里,孩子的父母告诉他,手术后,孩子出现了排斥反应,如果两天内不解决,孩子就没救了。孩子的父母再次乞求他想想办法,救一救孩子。看完电子邮件后,他心情沉重,心事重重,又心急如焚。

我跟巴施蒂希相遇,纯属偶然。

这则具有诱惑力的广告,吸引了许多想撞大运的人。拍卖预展大厅人满为患,电话也一直响个不停,但没有一个人能说对这块怀表的来历。

那时,他正在茫茫的戈壁沙漠深处拍摄电影。飞扬的黄沙,炙热难耐的天气,如同他此刻的心情。遥远的距离,不便的交通和通讯,让他心生许多的无奈。

那是1965年春日的一个傍晚,我去西里西亚大街的淋浴房洗澡。那时候我还没有自己的公寓,所以每星期至少有一次要去那个地方洗浴,耗资仅一克朗。我刚刚脱下外套,一个五十岁开外的男人身穿雨衣闯了进来。

亨利太太守在电话边,神色凝重,她多么希望在辞世前了却自己最后的心愿。

在脑海里有失望一闪而过之后,他又重新振作起来。那一刻,他心中唯一的信念是,做我力所能及的事情。

这显然是一位老主顾,因为他用不着张口,淋浴房的老板娘便立即请求我让这位先生先洗,并且说他很快就完事,不会耽误我的时间。淋浴房老板娘的这种处事方式令我不悦。尤其是那位男子,没等我答应,便穿着雨衣径自进了淋浴房。这着实让我恼怒。然而我注意到,淋浴房的老板娘一直冲我不停地眨眼睛,表情夸张。她还把我拉到一边,一脸宽容的微笑,像是在面对某个孩童的愚蠢行为。她对我解释说,没有必要在意,因为进淋浴房的那位先生是个行为诡异的人。

原来,那块怀表对于她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五十多年前,亨利太太刚和亨利先生结婚不久,就用自己的名字黛娜为名开了一家洗衣店,生意一直很好。一天傍晚,她正想关门回家的时候,进来一位年轻人。就在几天前,在洗衣店门口她曾和这位年轻人打过照面。那天年轻人经过店外看到她后十分吃惊,仿佛是有什么隐情。当时天正下着小雨,亨利太太于是主动请他进店避雨,并得知这个年轻人叫罗伯特,是个失业青年。看他一副贫困潦倒的样子,临走时亨利太太给了他10块钱,还把自己的伞拿给他遮雨。这天罗伯特是特地来还伞的,还留下一件衣服,说请她洗一下,三天后来取。罗伯特走后,她习惯性地检查衣服,看看顾客有没有粗心大意遗忘在口袋里的东西。她的手突然碰到了一个金属物品,拿出来一看是只怀表,再一摸兜里还有一封信。她好奇地打开表壳,一下子愣住了,吃惊地张大了嘴:表壳内夹着一张漂亮的女孩照片,那个笑靥如花的女孩分明就是年轻时的自己啊!她失声喊了一声:史密斯!眼泪便刷地流了下来。

千里之外,交通不便,他不能亲临现场,何况手术还需要合适的肾源,一时难以解决。这时,他又能做些什么呢?(好文章摘抄 )

的确如此。不消一会儿工夫,浴室门砰地打开,那个男人走了出来,湿淋淋的头发打成绺,水从雨衣上往下滴落。他疾步走出门,往东拐去,身后留下一路水渍。

史密斯是亨利太太的初恋情人,1950年她和史密斯订了婚,那怀表就是他们的定情物。不久后,朝鲜战争爆发,史密斯作为英国皇家陆军的一名上尉连长被派往朝鲜参战。尽管她每天不停地为史密斯祈祷,但不幸的消息还是传来了,史密斯所在的连全部阵亡。但她怎么也不相信这个残酷的事实,因为史密斯答应过她一定会活着回来娶她的。抱着最后一线希望,她苦捱到1953年战争结束,可是从遣返的战俘中始终没有看到史密斯的影子。大病一场后,她听从了家人的安排,匆匆嫁给了亨利,在一条小街上开了间洗衣店安身立命。

很快,在短促的思考过后,他开始行动起来。

他就是普舍梅克巴施蒂希。在那一刻,我还一头雾水,但直觉告诉我,这个半路冒出来的怪人,肯定能成为周日随笔栏目绝好的题材。我马上套上衣服,冲出门紧随他而去。

她从没想过,上帝会如此地眷顾她,让她又看到了她和史密斯当年的定情之物。片刻的惊讶之后,她又疑窦丛生:那罗伯特又是谁?他怎么会有这块怀表?是有意送还,还是冥冥之中的巧合?带着疑惑,她忙不迭地打开那封信。然而她失望极了,那封信与怀表毫无关联,是一个叫韦博的人向罗伯特求助的信。信上说,韦博得了重病,急需一笔钱救命,希望罗伯特能看在朋友一场的份上寄去1000英镑

他以最快的速度登陆自己的网站。在十指一阵忙碌击打键盘之后,他以第一时间将这个不幸的消息在互联网上发布出去。他在自己网站里呼吁,甚至是乞求他全世界的影迷。他说,从现在开始,请求大家和我一起为孩子念六次大明咒,为孩子祈福,会念的就一起念,如果不会念的就一起为孩子祈祷祝福吧。

街上已暮色四起,但一路深深浅浅的湿脚印明确地给我引路。与众不同的是,巴施蒂希健步如飞,有时几乎在小跑,好像要奔赴一个重要的约会,或者急着赶火车。突然,他身子一闪,消失在苏佩塔尔酒吧里。我以几秒的时差紧跟上他,于是我看见他穿堂而过,走到了酒吧的尽头,停下脚步,朝酒吧里的客人四下打量一番,随即又回到酒吧的吧台前。

亨利太太小心地把怀表收藏好,只等罗伯特来取衣服时问个明白。可是3天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罗伯特像雾气一样从她眼前蒸发掉了。

那一刻起,他不知道究竟会是什么结果。那一刻,他能做的仅此而已。

吧台里的女招待,仿佛知道他会返回来似的,已经为他倒好了一杯雅卡玛如斯酒。巴施蒂希并没有跟她搭话,而是端起酒杯慢慢呷了一口。当女招待去后面的房间给其他客人送葡萄酒时,巴施蒂希起身离开了酒吧。我当即提醒女招待,说那个人还没有付账呢。可我发现,我的提醒纯属多余,因为女招待表情漠然地甩出一句话:我知道,您犯不着操心。

她想起那个重病中急需救助的韦博,心里不安起来。罗伯特一去不返,她作为这件事的知情人,觉得如果对一个患有重病的人求助坐视不管是一种罪过。于是她按照信上的地址给韦博寄去1000英镑,这是她婚前的全部财产。同时还寄去一封信,说明事情原委,并告诉韦博如果看到罗伯特务必请他到洗衣店来取走他的东西。

奇迹还是发生了。在惶恐的煎熬中等待,好消息从远方传来。两天后,一个死者将肾捐给了孩子。小男孩最终得救了。

我赶紧夺门而出,继续跟踪巴施蒂希。我三步并作两步,因为我已经领教过他的疾步如飞。可是巴施蒂希却驻足在咖啡馆门前,点燃了一根烟,我差一点撞到他的身上。我佯装往街对面跑去。

可是,不管是寄出的钱还是信都杳无音信。但是她还是不放弃,辗转千里去乡下寻找韦博,可听到的消息却让她大为惊讶。村里人说,韦博是个孤儿,整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谁也不知道他的行踪,而且也没听说他得了重病她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甚至怀疑自己中了别人的圈套。幸好,那怀表还在,给了她一丝希望和莫大的慰藉。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我目送他步履悠闲地朝葡萄园街的酒吧走去,在十字路口往左转,不紧不慢地踏进街心公园。他这种闲庭信步式的速度,给我的跟踪增加了难度,让我难以做到从容不迫,不显山不露水。况且,此时的公园里空无一人,我不得已在公园的长凳上坐了下来。巴施蒂希走到喷泉边,停下脚步,踩灭了烟头,然后他环顾四周,出人意料地纵身一跃,越过了喷泉前的围栏。

几年过去了,解谜的人依旧没有出现。忽然有一天,她收到一张2000英镑的汇款单,从此,她每年都会不定期地收到这样的汇款。汇款人和地址都在不停地变换,让你无处查寻下落。那些汇款成了亨利太太最大的心病,她不知该如何处置,她只有守着这个洗衣店,幻想着有一天那个叫罗伯特的人从天而降,来为她解开一切疑团。就这样几十年过去了,眼看自己的身体日趋衰落,她终于决定通过这一奇特的拍卖方式,让幕后的隐身人现身,让那些钱和怀表有个最后的着落。

本文由qg777唯一官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奇特的拍卖,一杯雅卡玛如斯酒

关键词:

上一篇:有一种土豆叫,无声的尊重

下一篇:小巷深处那盏灯,尘世写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