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唯一官网_钱柜qg777手机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qg777唯一官网 > 小说 > 袖珍小说

原标题:袖珍小说

浏览次数:94 时间:2019-10-24

海又退潮了,其实我根本无心欣赏这美丽壮观的景色。想想自己才二十岁就要离开这美丽的世界了能不伤心落泪吗?
  一个挎篮的老太太弯着腰仔仔细细得捡什么东西。海风吹乱了她的银发,可她没理一下仍深一脚浅一脚的在捡。一不小心她摔在沙滩上,篮里的东西撒了一地,奇怪清一色的紫贝壳。老太太似乎摔得挺重,他起了几次都没爬起来。这与我有啥关系,反正我要死了,要是阎王爷能放过我的命别说做一件好事就是一百件一万件我也愿意,可阎王没这么好心呀,我这个将死的凡人又何必多管闲事呢。我站起身向回走去。我讨厌有人和我在一起。
  蓝蓝的天上白云飘,我们的家园真美好。远处飘来优美动听的歌声。这蓝天白云大海沙滩,也许再过几个月或是几天我再也看不到了。老天太不公平,天下这么多的人为何偏偏让我得上这病。想着泪又落下来。
  “大姐姐,你哭啥?”一个扎马辫的小女孩仰头问我。“我病了”我没还气的道。“是肚疼病吗?”小女孩仍仰着头瞅我。讨厌,连个小女孩也晓得我的了癌症看我的笑话。这个世界太不尽人意了离它而去也该没什么眷恋的。“是,又咋样?你也不一定不得”我硬硬的诅咒道。
  “真的吗?大姐姐,那你快去捡紫贝壳呀,只要你捡到一千颗紫贝壳你的肚疼病就会好的。真的不骗你。小女孩苍白的脸上渗出密密麻麻的汗水。”真的大姐姐不骗你的我外婆告诉我的“小女孩脸色越来越苍白,汗大把大把的落下来。她一手拄着肚子一手拿出篮里的紫贝壳。你怎么了?我发现小女孩和我发病时一样的症状。”“紫贝壳呀紫贝壳你快快显灵别再叫我肚子疼”小女孩叨念了一会疼痛或许有些好转“可惜现在紫贝壳很难找到了,要不然我的病早好了,外婆就不会那么伤心了。现在我就差五个紫贝壳。等我找齐一千颗,我的病就好了。然后我再帮你找好不好大姐姐?”
  幼稚的不可救药就凭几颗破贝壳能治好病,糊弄傻子呢,如果几个烂贝壳真能治病,世上干吗还有那么多人死去。再说紫贝壳也不是那么难找吗,先前那个老太太不是寻了一大提篮吗?我心里嘟囔着。大姐姐不骗你我外婆从不说谎说的。小女孩在我身后大声的告诉我。去做你的好梦吧,我这才知道离小女孩已经好远了。
  再到海滩上去是我第二次手术后。那天我又坐在那块礁石望海。“姑娘”一位白发老太太来到我面前。记忆中我似乎见过她只是头发没这么白。“姑娘这是我外孙女让我交给你的。”她吃力的放下肩上的口袋,什么东西?我掏出来清一色的紫贝壳。
  我忽然想起了什么忙问“奶奶那小女孩呢?”死了,两个月前就死了,只捡了九百九十五个紫贝壳九百九十五个呀,老人泪流下来,“老天不公呀,不叫俺老婆子去,偏偏让我十岁的外孙女得了这病,没钱治啊,我骗她说只要捡到一千颗紫贝壳她的病就会好的,我是怕呀,所以就赶到她之前……谁想……”老人泣不成声。“姑娘,俺外孙女让俺告诉你她帮不了你捡紫贝壳了,还说这九百九十五颗全交给你,只要你再捡到五颗你的病就会好的。等了你两个月总算完成她的最后一个愿望了。”老人步伐蹒跚得走了,夕阳把她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落日的余晖洒在紫贝壳上是那么的晶莹漂亮,我发现那些紫贝壳在阳光的照射下慢慢聚起变成了一个扎马辫的小女孩,她缓缓地向我走来。

建昌县药王庙镇,有一个钱老财,人送外号“两头尖”。这个家伙,可谓是:头顶长疮,脚跟儿流脓——坏道底儿啦。凡给他干活的人没有一个人能讨回工钱来。他挖空心思琢磨你,五花六花算计你,直至把你的工钱算计光方肯罢休。
  钱老财有个嗜好,专爱听些离奇古怪的故事。他有个表弟,常年在外跑买卖,听多见识广,装一肚子的故事。钱老财记性好把听到的故事全记在脑袋里了,从而,成了他刁难长工的资本。
  这一年,钱老财请狼纪沟姓郝的先生到他家教书。郝先生在当地很有名气,钱老财答应一年给他一千五百两银子,这在当时来讲,比一般教书先生的报酬要高出好几倍。很有诱惑力,但钱老财有个附加条件:“为了我儿子的前途,我宁愿多出钱特意把你请来。不过,咱得先小人后君子,丑话说到前面,俗话说“私凭文书官凭印,”咱得立个字据。一年我要考你三次,答对了工钱照发,答不上,一次扣你五百两银子”。郝先生一听心想:我教了一辈子书,《四书》、《五经》都背个滚瓜乱熟,要说金钱我不如你,论才华我还怕你不成,就答应了。
  考试时间定在每年的“五月节”、“八月节”、“腊月的二十三”。
  很快到了五月节,钱老财备上一桌酒席,请来几个乡绅来做证人。席间,钱财主问道:“先生,你一定读过《三国演义》吧?”郝先生一听心里话了,你也太小瞧人了,但在人家屋檐下不好不低头。答道:“读过。”钱财主又问:“你知道周瑜他妈姓啥吗?”郝先生一听急得直摇脑袋,《三国志》、《三国演义》我都看过,根本就没有介绍周瑜他妈的呀?眼见着小汗,从太阳穴上“刷的”!流了下来。见郝先生半天没回答上来,钱老财就说:“没办法,我只有照章办事了。”当着众人的面扣去了五百两银子。
  光阴如梭,眨眼间八月节到了。
  钱老财又备了一桌酒席,又把那些乡绅请来。席间钱老财又问:“郝先生学过天文吗?”郝先生答道:“学过。”钱老财又问:“先生,你知道南天门离咱药王庙有多远吗?”郝先生又给问住了,没办法又被扣去了五百两银子。
  郝先生哑巴吃黄连——有口难分诉。为了养家糊口忍个肚子疼吧,书还得教下去。
  一晃腊月二十三到了。
  钱老财同样又备了一桌酒席,还是请来那些乡绅。席间,突然外面刮起一阵大风,刮得树枝哗哗作响。这时钱老财母狗眼睛一转,突然发问说:“郝先生外面什么响?”郝先生毫无准备的顺口回答说:“树响”。钱财主又问:“树为什么响?”郝先生回答道:“风刮的”。钱财住又问:“不刮风,树为什么不响?”郝先生瞠目结舌,好半天没回答上来。见此,钱财主皮笑肉不笑地说:“对不起了郝先生!按约定还得扣你五百两银子。”
  就这样,郝先生一年下来白忙活了,窝火又憋气回到家后就病倒了。
  这事不知咋传到了同村的侠士尹郎耳朵里,于是,来到了郝先生家中,安慰他说:“别上火,这钱我帮你要,保险让他如数给吐出来。”郝先生一听心有余悸地说:“老弟,你的心意我领了,你千万别去招惹他,咱惹不起”。“不怕!你就在家等着数钱吧”。
  尹郎,属江湖人性格。哪里肯听郝先生劝告,第二天就去找钱老财去了。
  一见面,尹郎开门见山地说:“郝先生是我表兄。我是来替他来讨工钱的。”
  钱老财一副盛气凌人的架势,说:“我和郝先生是按约定办事的,有什么不妥吗?”尹郎说:“东家,听说你出题把他给难住了?我替他答行不行?”钱老财说:“你不能替他答。”引狼笑了笑说:“请问东家,你们的约定有不让替答这一款吗?”这下子把个钱老财还真给问住了,但他转念一想,我出的题都是偏题、怪题我就不信你尹郎能答得上。想到这里,信心百倍的答应了:“那好吧!”
  他又备下一桌酒席,仍然请来那几个乡绅作证。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后,钱老财来个先声夺人。说:“请问尹先生,读过《三国》吗?“”读过“请问:周瑜的母亲姓啥?”尹郎一听,心里不禁好笑,张口回答:“《三国》上说,既生瑜何生亮?因此我说,周瑜的母亲姓‘季’,诸葛亮的母亲姓‘何’。”钱财主一听,脑袋当时就耷拉下去,只好认输。
  接着问第二个题:“南天门离药王庙有多远?”尹郎一听,一时也愣住了,不过,尹郎毕竟聪明绝顶。只见他眼睛眨了几眨,就想出了答案,反问道:“请问东家,你出门儿骑马一天走多少里地?”钱老财回答说:“能走一百五十里。”尹郎又问:“灶王爷出门儿是骑马还是坐轿、?”钱老财回答:“骑马”。尹郎说:“灶王爷腊月二十三上天,正月初一回来,往返八天的时。假如他利用一天的时间向玉帝汇报世间琐事,剩下四天时间,因为一去是上坡路,得走四天,但,灶王爷骑的是宝马良驹,上坡,一天也能走一百五十里地,四天共六百里地,这就是药王庙到南天门的里程。”尹郎说得头头是道儿,没有一点儿纰漏,钱老财只好又认输。
  见尹郎把他提出的问题都回答上了,钱老财的自信心受到了强烈冲击,但,他还想要做最后一次挣扎。说:“那天,外面刮大风,我问郝先生是树响还是风响?他说是树响。为什么是树响?他说是风刮的。”听到这里,尹郎气不打一处来,扑上去,照着钱老财的猪腰子脸,猛地抽了一个大嘴巴,只听啪!的一声,顿时脸蛋子现出五个大手指印子。尹郎从小酷爱武功,内力深厚,你想,这一巴掌下去还能轻了?,钱老财捂着腮帮子,哪还敢再扎刺儿,他一边擦鼻血,一边拿眼睛瞄尹郎。尹郎暗笑着问道:“这是什么响?”“是我脸蛋子响?”“你脸蛋子为什么响?”钱财主回答说:“你打的。”尹郎接着说:“本来郝先生已经答对了,你却偏鸡蛋里挑骨头,什么东西!”
  钱财主明知道自己吃了哑巴亏,但现在,也只有咬碎牙往肚子里咽了,尹郎是谁呀!他惹得起?只好乖乖地把郝先生的工钱一个子儿不少的给结了。                              

  太阳老高,老高了。
  融融才起床,对着镜子一瞧,小脸绯红绯红的,因为,昨晚做了个甜甜的梦。
  玉儿,起得好早,好早。是那个“淘气”的“随身听”,把他闹醒,歌声里都是他的风景。
  “……”
  黄昏时,她(他)们相逢了。
  "牵一牵手吧?”
  “再往前走一段路程。”
  “这里的山水真美呀!”
  “是大自然真情地留露!”
  “喜欢那首歌吗?”
  “那是我的小qq。”
  “你的声音像哈密瓜。”
  “我在学淘宝,只是一股小旋风……”
  ……
  古柳、明月、清风、倩影。
  融融,融融……         

本文由qg777唯一官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袖珍小说

关键词:

上一篇:樱子归来,孩子就像一张白纸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