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唯一官网_钱柜qg777手机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qg777唯一官网 > 宗教 > 湖北广德寺举行放生法会,文殊院举行2016年度第

原标题:湖北广德寺举行放生法会,文殊院举行2016年度第

浏览次数:138 时间:2019-11-30

1。全秉薰生平

文殊院举行2016年度第2次皈依法会

放生—湖北广德寺举行放生法会

全秉薰,字曙宇,號精神哲學士、玄牝道人,朝鮮哲宗9年(1857年)生於平安南道三登縣,1927年歿於北京。全秉薰年靑時專心於理學而一擧成名,36歲時(1892年)初任義禁府都事,官至正3品通政大夫、陽德郡守、富寧郡守、中樞院議官等。他在家鄕的時候寫了作爲一種經世書的《東岡野說》(今逸傳),被人矚目,而走上仕途後爲了革除弊政著《百選美芹》(1898) 、〈萬言疎〉等,熱情地致力於學問和治世。不過,20世紀初日本實施侵略朝鮮,1905年強迫朝鮮王朝〔大韓帝國〕簽訂《乙巳條約》,這在韓國掀起了聲勢浩大的抗日運動,一批有民族氣節的文武官員接連上疏請求誅殺賣國賊,不少志士甚至自絶身亡,以示反日決意,廣大士人和百姓更是組織義兵,反抗日本的侵略。但曆史的車輪沉重碾過,1907年高宗皇帝被逼退位,大韓帝國已經名存實亡,被日本吞並只是時間問題了。那時,全秉薰當了咸鏡北道富寧郡守,雖在遠離漢城的邊疆地方,滿懷喪國之痛,尤其是作爲與他關係最密切的政治顧問的趙秉世(1827~1905,歷任左議政)反對《乙巳條約》而自絶,更深深地感受著痛苦與悲傷,終於決心流亡中國。

法会现场

法会现场

1907年10月,全秉薰在50歲時走上流亡之路,先渡海往日本,路過東京,其大僚輩疑甚,謂以禦船途仁川,據《皇城新聞》報道,那時日本軍部大臣和侍從武官長等爲全秉薰屢次設過晚宴。從此加見,日本官方一邊爲籠絡全秉薰使用了各種花招,又一邊監視他而慫慂回韓國。不過,全秉薰固辭而特警告曰,扶弱保亡之功名,不爲勝於殘滅之惡名乎?,之後轉身就渡海去上海,在船上吟詩抒懷,云心運乾坤外,名留宇宙間。 他經上海到了金陵(今南京),寓居友人家,在那裏遇見了淸陸軍第九鎭統制使徐紹楨(1861~1936)而深交,又由於徐紹楨的介紹認識了兩廣總督張人駿(1846~1927)。當時張人駿年紀大而地位高,但十分尊重和款待全秉薰,也讓更多縉紳名流與他交往。全秉薰不過是個流亡人士,却是個博得當地人的尊敬的傑出人物,張人駿曾說 :

法会现场

法会现场

張公人駿(號安圃,前淸翰林,兩廣總督)曰,層霞傾蓋,粹然有玉貌高世之風。何如靖節肥遯? 學承鄒魯,深造以道。禮治刑措之議,恒懷周官之文明。

法会现场

佛教在线湖北讯 2016年3月5日,湖北省襄阳市,一群善男信女在广德寺高僧的带领下举行佛教放生法会。

徐紹楨更加尊重和激賞全秉薰,描寫他的風貌 :

佛教在线四川讯“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惊蛰之后,文殊院迎来了春节后最盛大的一次皈依法会,约有900名来自全国各地的信众参与此次法会。不同的年龄层次、不同的职业背景,是三宝的佛光加被让大家欢聚在一起,共同掀开生命中崭新的一页,共同拥有一个尊贵的身份——“佛弟子”。

徐公紹楨[號固卿,陸軍上將]曰,先生秉宇宙淸明正直之氣以生。遭時不偶,功勳政績,雖不獲大著,而所陳多關大計。有古名臣風,出遊多交中日之賢士大夫。卓哉! 爲箕封古國之魯靈光矣。著述宏富,道德文章,五洲宗仰,不獨珠江譽滿,嶺雲增色已也。

在这里,被问到最多的问题便是“你为何皈依?”对于佛教,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理解。每个人对佛教都有不同的诉求。有的人希望通过皈依而获得信仰的力量,改变生活的质量。有的人希望通过学佛修身养性、智慧觉悟,在嘈杂浮躁的生活里找到心灵安宁的归处。

全秉薰在金陵時已經贏得了朝野的支持,甚至曾經考慮到建立〈中韓大同學會〉而未成, 但其眞正的哲學思想還沒成熟。過不了多久,他就要學道煉丹,去廣東入羅浮山潛心硏究和修煉,大體情況如下 :

佛教徒应有的快乐

余素業儒,五十無成,未見道凝之驗,而梗漂東粵,硏究《周易參同契》,不能自解,遂入羅浮山,遇眞師古空蟾先生。 懇求以聞玄牝之指眞,則蓋云,聖人亦有所不能者,此等也。然亦不能釋疑,遂竭鈍精於道藏(二千餘卷),而躬自實驗者十載,始焉(周年)神凝玄關,而次第道成之證驗不差,然後乃自箴曰道凝,辰表。甘露曠世,家視宇內慈雲長空。烏乎! 此是分貺宇內社會同胞之質天願力也。

虽然大家皈依的原因各不相同,但是皈依的发心却很重要,它决定着你修习的方向。照证法师解读皈依仪轨中的“回向”。所谓“回向”是将自己所修的功德,不愿自己独享,而将之“回”转归“向”与法界众生同享,以拓开自己的心胸,并且使功德有明确的方向而不致散失。

全秉薰在羅浮山從道士古空蟾接受了煉丹術,就是玄關秘訣打坐法。他起初對此不能釋疑,但潛心硏究道藏,又躬行實踐,逐漸神凝玄關而次第道成之證驗不差,終於到了道凝的境界。羅浮山以東晉葛洪結廬煉丹處而出名,在其南麓有一座至今已有一千六百八十多年歷史的沖虛古觀。在這裏留下了全秉薰住過的痕跡,就有一顆石頭上刻着丹以祈壽世五個字,又明顯看到孔子後四十一庚戌冬,韓人全秉薰題的題刻。這裏的庚戌冬應當是1910年冬天,其與全秉薰對當時情況的陳述吻合,可以推定他在沖虛觀遇到了古空蟾而煉丹。2011年晚秋,國際道敎論壇在南嶽衡山召開,筆者也參加了這場論壇,順便去廣州羅浮山對道敎遺跡進行實地考察,而在其最後一天纔發現了這一刻石,想起那日情景,猶自讓人感慨萬千。因爲到目前爲止,關於羅浮山全秉薰刻石,學界幾乎沒有報告,而直待由筆者被發現了,對全秉薰在這裏的修道煉丹,方有真憑實據,其多少有點僥幸。 然而,令人惋惜的是,該刻石已廢置年,而在當地幾乎沒有人知道關於它的故事,刻石旁邊有個揭示牌,甚至以全秉薰誤筆金秉薰,又把他介紹了一個朝鮮族人,對此應要糾正錯誤。

“把所修的功德回向给所有有情众生,希望他们都有机会听闻佛法;回向给爱我们的人、我们爱的人、曾伤害过我们的人以及被我们伤害过的人;回向给所有促成今天善缘使我们皈依的人。这种分享的喜悦,是佛教徒应有的快乐。”

不管怎樣,全秉薰在1910年前後潛心修煉於羅浮山,這是一個對可考證的曆史事實。但他的內丹修煉過了十年纔被完成,而在其中間曾發生辛亥革命,尤其是中國南方被卷入革命的旋渦,於是大約在1913年全秉薰移居北京。之後,他一直留在北京,建立一個被稱爲精神哲學社的社團,一邊繼續煉丹修身,又一邊培養晚輩。在這時候,他提寫有關內丹哲學的著述,有《道眞粹言》(1919年)和《精神哲學通篇》(1920年),其中前者今已失傳,只傳下來後者。據傳,全秉薰從北京白雲觀借閱道藏二千餘(或云三千)卷,其中選取精華充分加以運用,而成《道眞粹言》十卷。之後不久,他有陽神出體的體會和領悟,又把《道眞粹言》簡縮《精神哲學通篇》六卷,而將他的思想更進一步發展為一套完整的哲學體系,稱之精神哲學。他那思想活動在當時中韓知識界引起了很大的反響和關注,在《精神哲學通篇》〈略附諸家評言序〉中可見康有爲、嚴復、王樹柟等名士的讚詞,尤其是康有爲爲此書寫題詞,又對全秉薰稱讚當今政治之惡,物質之粗,得尊論之精微,眞空穀足音也,敬仰不已。 嚴復也稱誦精神哲學爲不朽之盛業,如下 :

拜佛是为放下

嚴公復(號又陵,前淸翰林大學校長)曰先生入羅浮,得至真至秘之傳,不知有筆述否? 此真此學,將昌之會,竊願一觀其說也。此乃不朽之盛業,西人近亦日講衛生,然至於增益壽命,終亦無術。先生宜就此時,先著爲書,千秋絶學,以此而興,不可失也。此爲先生實驗之學,尤爲可貴也。弟爲有綠得遇傳眞之師,願承大敎,何如?

拜佛是最为大众熟知的佛门礼仪。礼佛拜佛,寓意在躬身和跪拜之时放下傲慢,放下贪嗔痴,以恭敬之心,去接近佛菩萨圆满觉悟之心。

全秉薰不僅受到了知識界的關注,許多高官名人都給他加以稱誦,其中也有北洋政府的一些總統。例如,袁世凱、黎元洪、徐世昌等都很尊敬全秉薰,尤其是徐世昌曾以其門人自居。至1925年,韓人金平植和李東初把人們對全秉薰的評論整理成〈諸家評言集〉,在此載了中韓縉紳名流72人的極力稱讚,又贊嘆說東韓開闢以後四千餘載,得華人之極端贊揚者,何曾有是哉![]當時人甚至將全秉薰尊崇爲包括黃種羲、王船山、顧炎武等在內的明淸28聖哲之一。在那時,歷任國務總理的張紹曾(1879?1928)也謹遵全秉薰的教誨,談到其師門羅將相,名載華史的情況,如此 :

皈依是开始

同門前總理張紹曾曰: 先生闡揚兼聖大道,門羅將相,名載華史,屢陳禮治政策,朝野欽敬,創明精神哲學環球傳誦。我師之門輩,出將相之才也。黃郛公以總揆攝行大總統職權,人以爲同門之慶事。又曰師爲世界之一分子。

皈依法会由文殊院堂主宏琳法师主法。“皈依就是回家”,宏琳法师一句话点出皈依的真意,“皈依就是令我们本具的智慧慢慢显发,转烦恼、痛苦的人生为清净、喜悦的人生。”

全秉薰這樣贏得了中國朝野的讚譽,可惜終生不免孤寡的流亡處境,長夜漫漫,身軀在華地不複回國了,但他的愛國和愛民族的衷情却是不朽的。他在流亡生活中,借重一些友人,例如在南方的時候由兩廣總督張人駿得到每月100元的資助,到了北京以後又由其門人張紹曾(前國務總理)得到每月50元的贊助,以維持生計。但全秉薰儉以養廉,從不亂花一分錢,備而不用,至1920年春大荒旱時,給家鄕(朝鮮平南)的貧民送一筆巨款,以撫恤一百餘戶饑民。 他充滿了愛民族、愛祖國的情感,一有機會就宣揚韓國的歷史、文化和思想,有時幇助大韓民國臨時政府的事情,諸如此類的例子有不少。

“余常谓,欲得佛法实益,须向恭敬中求。有一分恭敬,则消一分罪业,增一分福慧。有十分恭敬,则消十分罪业,增十分福慧。若无恭敬而致亵慢,则罪业愈增,而福慧愈减矣。”宏琳法师借印光法师法语,提醒大家皈依以后对三宝要有恭敬心,即对佛像、佛法经典、出家人、要有恭敬心;更进一步,要对所有人都有恭敬心。有了恭敬心就能在佛法大海里自在遨游。皈依后要进一步了解和学习佛法,常诵佛教经典、多多参与寺院各种法会活动,做一名“爱学习”的佛教徒。

據他的哲學思想來看,這幷不是有封閉性的民族主義思惟的表現,而是從敬天愛人的性靈中湧出來的,甚至是與他的世界大一統思想前後貫注的。但日本帝國以爲全秉薰是一個對國權被奪憤慨而流亡中國,幷有排日思想而渴望朝鮮獨立的人,因此他被套上了不逞鮮人的枷鎖,一直受到監視與窺探,在日帝強占下的朝鮮總督府,以及日本外務省和陸軍、海軍的許多秘密檔案中可見其蹤影。全秉薰在1927年9月14日享年七十歲離世,他生前終於回不到了闊別二十年的祖國,死了以後纔被返歸故裏,埋在朝鮮平安南道平原郡順安面北倉理。

2。精神哲學的創造

全秉薰從精神哲學、心理哲學、道德哲學、政治哲學的四個方面來組織他的哲學體系,尤其是以精神哲學爲整個哲學結構的骨幹。因此,他把自己寫的書叫做《精神哲學通篇》,又建立被稱爲精神哲學社的社團,在這裏培養晚輩又出書。這樣,精神哲學是全秉薰建立有自己特色哲學思想的精髓,幷是引導人們走向心理哲學、道德哲學和政治哲學的理論基礎。20世紀初,西洋文明踩着開化的波浪湧了進來到東方,其中有引進西方哲學的高潮,全秉薰受到其影響而建立他的哲學體系。他以爲學者應要貫通東方和西方的種種學術,說將欲合致以成圓德,則必也幷取儒、道、佛、哲,新舊科學,而鎔治一爐。然後,可以爲體天通聖,萬世可宗而無弊矣。[] 這樣,他向往學貫東西,但還是較重視東方哲學,尤其是以中韓仙道內丹思想爲中心融會貫通古今東西。

精神既是古老的槪念又是很新的槪念。它從先秦時代早就有了,但確切地說,今人所謂精神是把西門翻譯漢文的,其相當於英文spirit或mind、德文geist、佛文esprit。這個詞與哲學(philosophy)、科學(science)、意識(consciousness)、宇宙論(cosmology)、形而上學(metaphysics)、觀念(idea)、理想(Ideal)、價値(value)、自由(freedom)等等一樣,就在亞洲近代化潮流中,日人學者把西門翻譯成漢文而成,當然在某種意義上西方哲學的影響滲透進來。全秉薰把這一套詞十分活用到他的哲學,尤其是精神與哲學都是來自西方哲學的槪念,道德哲學、心理哲學、政治哲學亦然。這樣的符號,象徵着全秉薰哲學的時間坐標和空間座標,就像人文的扶手,一頭連着過去,另一端引導人們走向未來;一頭連着東方,另一端引導人們走向西方。換而言之,全秉薰基於傳統而探索未來,在這過程中,上述一套槪念,作爲通往西方哲學的門戶,幷架起東西方交流的橋梁。全秉薰說:

精神,原天也。近世所稱哲學名義,乃原理知識之學,而爲歐西之最高學術,或謂以形而上學,或謂以太極科學也。然此與吾儒窮理盡性之學,同一眞理,而所見只有詳略焉耳。道佛則雖云同源,而道法只是精神上學也。

本文由qg777唯一官网发布于宗教,转载请注明出处:湖北广德寺举行放生法会,文殊院举行2016年度第

关键词:

上一篇:道家的養生之道,五台山黛螺顶隆重举行二月二

下一篇:没有了